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35章 再说矿老板(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5章 再说矿老板(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说:“县环保局关停了矿老板焦作斌的矿场,焦作斌找了很多说话很有分量的人来打招呼,说情,环保局长胡同方就是不给面子,就是不同意矿场重新开工,恢复生产。胡同方的想法很明确,撤了他的职,也比蹲监狱强。”

    “胡同方这个人脾气有点犟,不懂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有点不听招呼。”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说。

    我说:“我来了几个月了,还没有跟你好好聊个天。今天,我就跟你好好聊聊吧。”

    “是要好好聊一聊。”赵书记说。

    我说:“我听说,焦作斌就是我们月光县的矿老大,红黑两道都吃得开。多年以来,他违规开山采矿,积累了大量的个人财富。他用这些个人财富,拉拢腐蚀了不少的干部。你觉得有这样的事吗?”

    “道听途说而已。”

    “这些干部,又为他开绿灯,让他继续累积财富。累积财富后,又腐蚀拉拢利诱更多、更大的干部,就像当年厦门远华案的赖昌星一样,焦作斌跟自己织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关系网,保护网。是这样的吗?有这样的事吗?”

    “应该是谣传吧。”赵书记有些不自然地说。

    我说:“我听说,在我们县,焦作斌就像原来的周怀南一样,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咳嗽一下,月光县就要抖一抖。你觉得,是这样的吗?”

    “没那么夸张吧,月光县毕竟还是在**的领导之下,怎么可能任凭他摆布呢?”赵书记说。

    我说:“事实已经证明,焦作斌过着纸醉金迷,挥金如土的生活。除了原配夫人外,外面有很多女人跟他生了孩子,经常有年轻漂亮的女人围绕着他,过着‘帝王般’的生活。这你不能否认吧?”

    “这是民营企业家的通病啊。焦作斌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焦作斌的这种生活,都是以我们老百姓的汗水,以我们老百姓的血泪,以我们县的环境污染为代价的啊!”

    “发展经济和环境污染,是一个两难选择啊。”赵书记说。

    我说:“我跟你说说焦作斌初次到我办公室来的印象吧。”

    “你说说看,是什么印象?”赵书记说。

    我说:“焦作斌大摇大摆地进来,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旁若无人地抽起了雪茄。烟雾缭绕中,两个手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生怕我看不见似地显摆着。”

    我说:“这让我想起了一些电影电视中的黑老大的形象,焦作斌的这种表现,就是电影电视里面黑老大的现实版,活脱脱的一个暴发户,一个土财主的形象。”

    “这就是焦作斌给你的第一印象啊?”

    “当然。”我说:“我见的有钱人多呢,有几个臭钱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没有理他,只顾自己埋头看文件。我要耐心地等他自我表演完毕后,不得不主动向我开口。”

    “焦作斌向你开口了吗?”赵书记问,

    “当然开口了,是他主动上门来找我的,他不开口怎么办?”

    “焦作斌是怎么开口的呢?”

    “可能觉得我没理他,可能觉得丢失了自己‘大哥大’的形象,可能觉得有损自己的身份,可能是走到哪都有‘大人物’满脸堆笑、热情相迎,可能是习惯了众人如众星捧月似的良好感觉,可能是他觉得自己没趣,可能……。”

    我说:“总之是,对于我的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焦作斌可能有些不习惯,不适应。屁股来回在沙发上移动,露出了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焦作斌也有窘相啊。”

    我说:“焦作斌终于忍不住了,主动问我,知不知道,矿场停工一天损失多少钱?”

    “你是怎么回答的呢?”赵书记问。

    我说:“我当时平静地坐着,不紧不慢地问焦作斌,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焦作斌怎么说?”

    “焦作斌说,要不要我告诉你,我一天损失多少钱?你关停我的矿场到现在损失多少钱?”

    “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冷冷地对焦作斌说,你来找我干什么?如果你只是来告诉我你的损失情况,那你就走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办。没时间听你的损失情况,也不想听你的损失情况,你也没有义务告诉我你的损失情况。”

    “那焦作斌怎么说?”

    我说:“焦老板似乎软了下来,有些求饶似的说,‘常书记,你让我矿场重新开工吧。’”

    我说:“为什么啊?国家法律是儿戏啊,你说要开工就开工啊?”

    “焦作斌说,他找了一圈人,说只有我说开工,他们才能开工。”

    “焦作斌找了一圈人?”赵书记问。

    “是,包括你。”我直言不讳地说。

    “这个焦作斌,就喜欢信口开河。”

    我说:“我们关停一号矿场的当天,焦作斌就跟当时的红庙乡党委书记汤吉祥打了电话,让汤吉祥马上去矿场,不要关停焦作斌的矿场。”

    “汤吉祥去一号矿场了吗?”赵书记问。

    “去了啊。”

    “汤吉祥没说什么啊?”

    “他什么都没说,见到我后,一声不吭。”

    “这是怕你啊。”赵书记说。

    我说:“在我办公室里,我漫不经心地问焦作斌,汤吉祥好歹是一名乡党委书记,他凭什么听你的啊,你叫他去,他就去?”

    “焦作斌怎么回答?”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他不听我的,听谁的?他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我要他到哪他就得到哪,我要他咬谁他就得咬谁。”

    我说:“这就是焦作斌毫不隐晦,毫无顾忌地对我说的原话。信不信由你。”

    我说:“焦作斌说,汤吉祥是个废物,是头蠢猪。一点问题都解决不了。”

    我对焦作斌说:“不能让你重新开工,你怎么办呢?关停一天损失很大啊。”

    “损失肯定很大,焦作斌怎么说?”

    我说:“是啊,每天这么大的损失,焦作斌心疼啊。他问了一下,关停矿场是县环保局开的单子。他就找了环保局局长胡同方。胡同方说,只要有一个领导同意不关停,就马上撤销关停的单子。绝不耽误焦作斌一分钟时间。”

    我说:“于是,焦作斌就找了他说的一圈人,包括市县说话都很有分量的领导,名单我就不一一说了。谁知道,胡同方软硬不吃。谁要他撤销关停矿场的单子,他就让谁写条子。空口无凭,立此为证。结果,领导们都不愿意写条子。焦作斌矿场重新开工的事,就黄了。”

    我说:“焦作斌用尽了办法,毫无结果后,万不得已,找到我这里来了。”

    我说:“焦作斌对我说,胡同方这个犟东西,得罪了这么多人,肯定没好果子吃。”

    我说:“不知道谁跟焦作斌参谋了什么,说找谁都没有用,只有找县委书记有用。所以,焦作斌就来找我了。”

    我说:“焦作斌要我跟胡同方发个话,或者,打个电话,让胡同方这个犟东西,不要继续关停他的矿场。”

    “你发话了,打电话了吗?”赵书记问。

    “没有,那么多有影响力的领导打电话,有的还当面说,都不管用,我说的话能管用吗?”我说。

    “那你是怎么回复焦作斌的呢?”赵书记问。

    “很简单啊,我对焦作斌说,你可以继续找上面的大领导啊,大领导官大权大,谁不听可以撤谁的职啊,换一个听话的局长不就行了?”

    “你这是把烟筒给焦作斌钻啊。”

    “不完全是,焦作斌有能力找到大干部,大领导,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我说。

    “那焦作斌怎么办?”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算了,算了。找来找去,还是要找我,空耗油没有什么意思。”我说。

    我说:“你不找人,每天那么大的损失谁负责啊?”

    我说:“焦作斌说,他谁也不找了,就找我。”

    我说:“你找我有什么用呢?焦作斌说,胡同方那个犟东西听我的。我说,胡同方也听那些领导们的啊。焦作斌说,领导们都不写条子啊。”

    我说:“我问焦作斌,领导们为什么不写条子?焦作斌说,还不是怕把‘把柄’落在别人手上啊。”

    我说:“他们那些老资格、老领导开口,胡同方都要写条子,我这个新来的,说不定还不如他们呢。你找我有什么用呢?”

    我说:“焦作斌问我找谁有用?我说,找胡局长啊,单子是他开的啊,他可以开,也可以撤啊。谁家的孩子谁家抱,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你有点‘作弄’人啊。”赵书记说。

    “没有,焦作斌说,胡同方就是要凭条子才能撤啊,不给条子,他就是不撤啊。”

    “那怎么办呢?”赵书记问。

    我说:“那你就自己撤啊,你好脚好手的,撤一个停工的封条就那么难吗?”

    “焦作斌怎么做?他敢撤封条吗?”赵书记问。

    “焦作斌不敢撤,我问他为什么不敢?”

    “焦作斌怎么说?”赵书记问。

    “焦作斌说,怕被罚。我说,你还知道怕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唉,焦作斌这个人啊。”赵书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焦作斌这个人怎么了?你叹气干什么啊?”我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