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34章 思想交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4章 思想交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些是正常的工作,我们不说,公安局也会去做的。他们是专业班子,办法比我们多得多,用不着我们替他们操那么多心。”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说。

    我说:“我内心忐忑不安,很为两个矿老板的结局担忧啊。”

    我不想把话说穿,其实,我很担心矿老板被暗算。说严重一点,是被灭口。因为,凭我的直觉感觉到,矿老板知道的太多了。矿老板们的存在,让很多“大人物们”寝食难安啊。

    “担忧什么啊?是我们自找的,是我们自己把问题弄复杂了。”

    “怎么弄复杂了啊?”我有些大惑不解。

    “现在,官员、国企老总们养"qing ren",包二奶比比皆是,几乎成了一种风气,何况民营企业老板呢?何苦苛求他们呢?”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有些陌生地望着赵书记。

    “我说句不该说的,违反原则的话。焦作斌、黎西煌两个矿老板包"qing ren"、养二奶又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经过了好多任县委书记都没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好吗?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好吗?何苦要动他们呢?何苦要跟他们较真呢?”

    “按你这么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是闹着玩的啊?是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放到书柜里摆样子的啊?”

    “你要这么较真,我就没办法了。”

    “不是我要较真,是他们确实做的太过分,太张扬,太高调了。”我说。

    “常书记啊,无论他们怎么过分、张扬、高调,无论他们有几个"qing ren",几个二奶,几个老婆,可他们的女人们、孩子们相安无事,并没有扯皮拉筋,并没有上访告状,并没有影响什么安定团结、社会和谐稳定啊。”

    我有些无语了。

    “你看,他们关了那么长时间,他们的家人来上访了吗?来扯皮了吗?来放肆横行,无理取闹了吗?没有吧。这充分说明,他们和他们的亲戚朋友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嘛。还是很理解、支持、配合我们的工作的嘛。”赵书记说。

    我极力压住火气,尽量平静地望着赵书记,继续听他把话说完。

    “我们这是一堆屎不臭,挑起来臭啊。我们何苦要这样呢?”赵书记说。

    “你接着说下去啊。”我说。

    “好,我接着说。尊重法律,以重婚罪的名义把矿老板抓进去就算了,重婚罪最多判两年,我们可以跟矿老板和矿老板的亲戚朋友做做工作,熬个一年半载就出来了。”赵书记说。

    “重婚罪也判了,牢也坐了,也堵了众人的嘴了,罪名也减轻了,将来也没有人再说三道四,拿重婚罪做文章了,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赵书记说。

    见赵书记欲言又止,我说:“你接着说啊,我听着呢。”

    赵书记说:“本来就这样,到此为止就很好了,大家都说的过去,都相安无事。可我们还是不依不饶,还要组织力量,联合办案,对矿老板过去的所作所为,进行全面的刑事调查。这是把矿老板往死里整的节凑,他们不跑等死啊?”

    赵书记说的话,让我明显感觉到,关在看守所里面的矿老板们,对外面的情况一清二楚。

    我暂时还没有心情和时间,弄清是谁跟矿老板在通风报信,在出谋划策。

    我说:“你觉得矿老板跑得了吗?他们跑过了初一,跑得过十五吗?现在大数据这么厉害,技术又这么先进,科学又这么发达,他们能跑得掉吗?他们迟早会被抓回来的。”

    “我不知道矿老板能不能跑得了,但史远方、古汉科不是一走了之,毫无音讯吗?”

    “史远方、古汉科也好,焦作斌、黎西煌也好,你觉得他们的日子好过吗?如果史远方、古汉科他们还活着,也是过的东躲西藏,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日子。”我说。

    “亲属不能相见,朋友不能联系,步史远方、古汉科后尘的焦作斌、黎西煌也一样,你觉得过这种日子有意思吗?”我说。

    “我不知道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有意思还是没意思,但出去无论过什么日子,也比现在在看守所里,将来在监狱里过日子强啊。”赵书记说。

    我问:“你去过红庙乡吗?”

    “汤吉祥、居如意在的时候,我去过。穆千秋在的时候,我也去过。”

    “在汤吉祥、居如意在位的时候,你对红庙乡是什么印象?什么感觉?”

    “我的印象和感觉可能跟你的印象和感觉不一样,可能感觉比你好。”赵书记说。

    “你说吧,什么印象?什么感觉?”我说。

    “我的印象是,整个红庙乡是一片开山取矿,运输车辆来回奔忙的生气勃勃的印象,是矿工们在紧张忙碌的印象,是经济繁荣发展的印象,是汤吉祥、居如意能干事创业的印象。”

    “那感觉呢?”

    “感觉老百姓安居乐业,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脱贫致富奔小康指日可待。”赵书记说。

    “你可是我们县屈指可数,有重要影响力的领导干部啊,说话要打心里过啊。”我说。

    “这是我说的真心话,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话又说回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没有做到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并重,这也是汤吉祥、居如意最大的硬伤。”赵书记说。

    “不过,什么事情都要一分为二,都要有辩证的观念,都要实事求是。我觉得,汤吉祥、居如意的成绩是主要的,缺点和不足是次要的。”赵书记说,

    “发展经济嘛,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牺牲环境也是我们必须付出,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啊。我们县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赵书记说。

    我说:“你不知道吗?我们国家已经发出了建设美丽中国的号召,将绿色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我们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你总该知道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道理吧。”

    “这个大道理,我当然知道啊。”

    我说:“你知道这个大道理就好,我们说具体的,我对红庙乡的印象和感觉,跟你的印象和感觉,笼统说看法不一样。我第一次去红庙乡,给我的感觉是山河破碎,满目疮痍。好端端的绿水青山之地,变成了环境污染之乡。不瞒你说,我当时看了很心痛啊。”

    “有什么办法呢?经济要发展,群众生活水平要提高,我们只能开采那些矿产啊。”赵书记说。

    我说:“你知道吗?我到一号矿场旁边的村庄去看了一下,发现全部笼罩在矿尘中,微风吹过,矿尘四处飘飞。矿场的粉尘污染、噪音污染、水污染等种种污染历历在目,触目惊心。村民们望着我不停地痛哭,不是几个人哭,而是很多人哭,哭声一片。哭得很惨,让我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早听说过,常书记有诗人情怀,悲天怜人啊。”

    我说:“我当时看不下去,说不下去,声音哽咽,跟村民们一样,泪水不停地流。”

    我说:“我当时擦干眼泪对村民们说,‘父老乡亲们,请您们像我一样擦干眼泪,坚强地抬起头来吧。我先向您们说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们马上让矿场停工。第二件事,就是马上派出医生,对你们每一个人免费进行身体检查,有病治病,没病防病。”

    我说:“我当时对村民们说,金山银山,不如秀水青山。请您们监督我们,支持我们,我们一定把秀水青山重新还给您们……。”

    我说:“你是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我不瞒你。我跟你说真话,交实底。抓捕焦作斌、黎西煌两个矿老板,是我要求的。”

    “这我知道,如果你不同意,谁有这个胆子抓他们?”赵书记说。

    我说:“你也参与决策了,我们马上撤换了红庙乡的党政负责人汤吉祥、居如意,请穆千秋同志去红庙乡担任党委书记兼乡长。”

    我说:“穆千秋同志的工作思路很明确,就是干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首先切断污染源,先关停所有的污染项目。第二件事,就是像六峰山镇一样,坚决杜绝所有的污染项目上马,不能走边治理边污染的老路。”

    我说:“第三件事,就是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精神,尽快排除异议,尽快启动红庙联合体的建设工作。如果把红庙联合体的建设工作搞上去,红庙乡脱贫致富就可以指日可待了。”

    我说:“你可能已经听说了,以后,常委会还要专门通报。我们的红庙联合体包括六个部分,红庙、红庙庙会仿古建筑群、红庙联通道路、红庙湖的综合治理、红庙湖养生公寓、红庙湖度假村,在十八个月内,无论你信不信,即便我们脱了一层皮,我们也要高质量地完工。”

    我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又保护了环境,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还复兴了传统文化?你扪心自问,凭良心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比矿老板们那么做要好的多?我们是不是可以走出一条不牺牲环境而发展经济的新路子?”

    赵书记望着我,默默无言。

    我说:“我再跟你说,焦作斌还找过我。”

    “我知道。”

    “焦作斌跟你说的?”

    “是的。”

    我说:“我不管焦作斌跟你说什么,我还是要告诉你,我跟焦作斌对话的情况。”

    “请常书记说吧。”赵书记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