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31章 书记不能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1章 书记不能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让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把常务副县长钱一兵请到办公室。

    钱县长说:“常书记啊,我们红庙乡和六峰山镇的乡镇干部和群众很感谢你啊,请了那么多大人物来,现场拍板解决问题,大手笔投入。这让我们想都不敢想啊,这样下去,我们月光县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啊。”

    我说:“哪里话,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提到道路建设,我们两个乡镇的道路建设还得不到这么快的改善呢。”

    “还是要感谢叶主任,将了金主任一军啊。”钱县长说。

    我说:“我们月光县这么穷,要实现弯道超车,跨越发展,不依靠上面支持不行啊。”

    “是啊,是啊。”

    “如果红庙联合体搞起来,道教六峰山搞起来,加上柳树湖度假村,再加上克思曼先生的泉水系列开发,我们月光县就更有盼头了。”

    “是啊。”

    “红庙联合体是我们的重点工程,你要抓紧督办。我们即便敖红了眼,脱了一层皮,也要坚持毫不动摇地把红庙联合体搞上去。”

    “好。你也要早一点到德国去啊,争取把那个克思曼先生请回来啊。”

    我说:“我也想早点去啊,马上到年底了,再不去更走不开了。可是,现在还不行啊。红庙联合体的动工仪式,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都还没搞呢,等把这两个仪式搞完后,我就出发。”

    我说:“我们县需要实体经济做后盾,做支撑。我们县矿业公司,既是央企,又是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如果可思曼先生的系列泉水项目搞成功,我们县就有外资企业了。”

    我说:“可思曼先生的企业,是有国际视野和背景的大企业。除了自身的严格管理和精益求精外,还特别注意保护环境,顺应自然,融于自然。我非常渴望能成功,我非常希望这样的实体企业能在我县落户。”

    我说:“当我的前任县委书记告诉我项目告吹的时候,是泪水横流,他很不甘心啊。”

    “是啊,我当时也有同感,现在想起来,也很痛心。”钱县长说。

    我说:“无论别人说月光县怎么样,我们县还是有些积极变化的,还是在不断前行中的。”

    我说:“除了这最新的红庙联合体,道教六峰山外。随着新凌河大桥、市民休闲广场、海水花园公寓的完工,我们县县城的面貌,将有很大的改观。那个让人看上去,贫穷落后、土里土气的县城将一去不复返了。”

    我说:“我们会不懈努力,我们会不断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群众的生活水平将会不断提高,精神面貌也会不断向好,焕然一新。”

    “常书记在给我们勾画美好蓝图啊,我也期盼着群众的日子越过越好啊。越是期盼群众的日子越过越好,我们就越来越担心一个问题,一个关键的问题。”钱县长说。

    “什么问题啊?这么关键?”我问。

    “担心你啊。”

    “我有什么问题吗?”

    “月光县要越来越好,群众的日子要越来越好,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不能走。虽然人不是万能的,但对我们还贫穷虚弱的月光县来说,如果你像以前的县委书记那样,不明不白突然调走,我们月光县就像一个刚刚重整旗鼓的登山者,还没登多远,就会戛然止步,很快下坠。”钱县长说。

    “没那么夸张吧。”

    “这是真的啊,不仅我担心,我们的一些干部群众都很担心啊。说不定他们都在为你默默祈祷了,祈祷你不要离开月光县。”

    “我们月光县不是有你,有谷春光、邱玉香吗?不是还要很多正直的人吗?这都是月光县的健康力量,是月光县走向美好未来的基石啊。”我说。

    “那不一样,月光县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带头雁、领头羊啊。”钱县长说。

    我说:“我记得刚来月光县的时候,原来的审计局局长边西林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审计面临着很多干扰,他们的审计人员,也面临着很多危险,有人还威胁他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很坦率地对边局长说:“在中国,一个县委书记的命运不可能由县委书记本人来决定,所以,我不能回答您,我能呆多久。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毫不隐瞒地告诉您,我想尽可能地在月光县多呆一些时间,我要竭尽全力,为我苦难的月光县百姓撑起一片绿荫;我要鞠躬尽瘁,为我苦难的月光县百姓打造一片晴朗的天空。”

    我还对边局长说:“我还要为我们省里派出来的干部争口气,不能屁股没坐热,就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滚蛋;我还要为我自己、家庭、亲朋好友争口气,不能这么无能,连一个小小的月光县都治理不好。为了这些,即使我受诬陷下台,不得好死也再所不惜。”

    我说:“听了我的一席话后,边局长才挺起腰杆,坚持审计下去。”

    我说:“我再实话告诉你,把边局长提拔到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的岗位上去,是我的主意。提拔边西林当组织部部长,谁也没想到,连边西林自己都没想到。”

    “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啊,事前你一点也没透露。”

    “你说的对,我非常小心谨慎,生怕提前传出去后,有人在幕后搓反绳,弄砸了锅。”我说。

    “我听说,考核边西林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同的声音啊。”钱县长说。

    我说:“是有不同的声音,在诸葛瑾部长提供的供市委组织部谈话、征求意见、了解情况的干部名单中,刘书记,桂部长就发现了不对劲。当时,时间很紧,我也只是做了个别调整。我估计,诸葛瑾部长提供的干部名单中,会出现一些杂音。”

    我说:“好在他们不知道安排边西林干什么,以为就是一个县政协副主席,反对的声音没有那么强烈,幕后活动的力度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更为重要的是,有市委的坚强领导,总览全局。所以,边西林能够顺利到位。”

    我说:“你可能不知道,调离诸葛瑾,任用边西林,可以用‘生死时速’来形容。我迫切需要边西林来代表组织部提出免去红庙乡汤吉祥、居如意的党政负责人职务,任命穆千秋的红庙乡党政负责人的职务。红庙乡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得抓紧派人去治理啊。”

    “我记得,当时我也很着急,不断建议你。当时你跟我暗示过。可惜,我当时还没明白过来。”

    我说:“任用边西林,有多种考虑。但主要的考虑有两条。一条是借边西林的一双慧眼用。他多年担任审计局局长,审计过许多单位的账务,谁是什么人,心中比我有数的多,我需要他协助我把好干部任免关,免得我看走了眼,贻害了月光县。”

    我说:“第二条是,我们班子成员里,需要一些健康力量。防备我像前几任一样,若恼了‘权贵’,被人‘撵走’后,给月光县带来的冲击。”

    “你想的真周到啊。”钱县长说。

    我说:“我们火气有点背,刚初步落地了红庙联合体和道教六峰山的项目,省里的人还没走,我们县就出事了,有些人硬是不让我们高兴啊。”

    “是啊,矿老板的突然脱逃,这是明显的向我们示威,跟我们反抗啊。把人从看守严密的看守所里弄出去,这说明他们还有很大的力量啊。在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的同时,这也是我为什么又一次担心你调走的原因。如果你突然调走,我们月光县肯定是多灾多难啊。”钱县长说。

    我说:“很明显,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活动。你放心,我不仅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时间,而且还会给他们雷霆一击,以震慑那些幕后者。”

    我说:“从昨晚矿老板脱逃开始,我已经让县纪委和公安局在联合抓紧时间调查,下午稍晚时候,我就会知道具体的结果。明天上午,我们就开常委会,研究处理意见。”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呢?”钱县长问。

    “不管看守所里的相关人员,愿不愿意开口说出幕后主使者。但毫无疑问,我们将开除那些具体办事的值班干警和带班副所长的公职和党籍,把他们统统丢到牢房里去,让他们在铁窗里去思过,去忏悔。”我满腔怒火地说。

    “这样处理好,就是要有闪电速度,雷霆一击。”钱县长说。

    我说:“还有,我们已经通知了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已经进行了边控。两个矿老板插翅难逃,要么他们投案自首,要么他们被抓捕归案,要么他们被人暗算灭口,要么他们生活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总之,脱逃出去的两个矿老板没有好日子过。”

    “这是他们咎由自取啊,老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多行不义必自毙啊。”钱县长说。

    “是啊,是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我说。

    “常书记,我还是很担心你啊。”钱县长说。

    我笑着说:“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干得好好的吗?你担心我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