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29章 美女教师提意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9章 美女教师提意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洗浴完毕,刚坐在床上,用手机浏览新闻。新凌河大桥形象代言人、县一中英语教师应姗红的微信就来了。

    “您在干什么?”应老师问。

    “看新闻啊。”我说。

    “我能不能跟您提点意见啊?”

    “你提吧,我虚心接受。”

    “我对您有意见。”应老师说。

    “我没招惹你,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啊?”

    “您晚上为什么不听我唱歌啊?”

    “我不是一直在现场,给每个唱歌的人鼓掌吗?”

    “可您没听我唱歌啊,我唱歌的时候,您不在现场,您出去了。”

    “我出去了吗?”

    “我看您出去的,您是不是觉得我歌唱的不好,不好听才出去的啊?”应老师说。

    “你说什么啊,你说的事,我不记得了。”

    “那邱镇长唱歌的时候,您怎么记得回来啊?”

    “对,我想起了了,你唱歌的时候,我好像是出去接电话了。”我说,我想起了焦作斌、黎西煌两个矿老板从看守所脱逃的事,心里涌起了一种无名的怒火。我一定要从严治警,严惩看守所的那些人。我要让他们为协助矿老板脱逃付出代价,付出沉重的代价。

    “一说起邱镇长,您就想起来了。是不是觉得她是镇长,是领导,她唱的歌好听,应该听。我是平头百姓,我唱的歌不好听,可听可不听啊?听不听无所谓啊?”

    “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多不着边际的想法啊?”

    “我不小了,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那你赶紧找人,把自己打发出去啊。”

    “不是在等您介绍吗?”

    “别指望我,我靠不住。你还是自己找吧。”

    “我就要指望您,就指望您跟我找,我就觉得您信得过,靠得住。”

    “我再说一遍,你别指望我。你好好去找人,别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我说。

    “我就指望您,就信得过您。”应老师说。

    “你再这么‘胡搅蛮缠’,我就关机了。”

    “您别关机。对了,我看见您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尽快您表现得很镇定,很平静,但给我的感觉,有些怒气冲冲,或者说心事重重。反正给我的感觉不对劲,我们县出什么事了?”应老师问。

    “没有啊。”

    “真没有?”

    “真的没有。”我说。

    “您就继续说谎话吧。”应老师说。

    “没有什么事,如果出了什么事,我能学你,跟他们献唱吗?我能那么嘹亮地唱出《我们不一样》吗?我能充满激情地说出‘这片天,你我一起撑起。更努力,只为了我们想要的明天’吗?”

    “好吧,我不问您了。问您您也不会告诉我,即便您告诉了我,我也不能跟您分忧。刚才是对您有意见。现在,我要对您说声谢谢了。”

    “我又没做什么事,你谢我什么?”

    “谢谢您昨天晚上,请曾县长跟我打电话,让我当评委啊。跟那些知名的企业家们一起平起平坐,当评委,您这是明显地高抬我啊。您的这份情,我领了。”

    “什么高抬啊,我们是实在找不到人,拉你来凑数的。”

    “凑数就凑数吧。”

    “知道自己是凑数就好。”我说。

    “您觉得我当评委怎么样?”应老师问。

    “不怎么样。”

    “什么不怎么样啊?”

    “如果不是你当评委,说不定我们可以拿第一。你当评委后,我们只能屈居第二了。”

    “当评委,也要讲评委的职业道德啊,也得讲公平公正公开啊。”

    “你的觉悟还可以啊。”

    “您对我总是高标准,严要求,难得听您一次表扬啊。”

    “你已经是网络名人了,我哪敢对你高标准严要求啊。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不是你跟那些知名的企业家们一起平起平坐,而是那些知名的企业家们跟你一起平起平坐。”我说。

    “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应老师问。

    “你不是人民教师吗?这你都听不出来?你是怎么在教书育人的,是不是在误人子弟啊?”

    “您总是小看我,我告诉您,我跟您一样,也很尽职尽责的。您想干好您的县委书记,我想干好我的教师啊。”

    “那你应该能听懂我说的话啊。”

    “听不懂。”

    “你装吧,接着装。我说的意思是,你的名气和气场比他们大,那些知名的企业家们跟你一起平起平坐,他们感到十分荣幸。不是你跟他们平起平坐,你感到十分荣幸。”

    “这么说,您是在夸我了?”

    “你说呢?”

    “我还有事要谢谢您呢。”

    “怎么这么讲文明,懂礼貌?又谢谢我什么啊?”

    “谢谢您昨天晚上要我献唱啊。我很认真地、很投入地、很用心地在唱啊。您觉得,我唱的歌好不好听?”

    “你唱的是什么歌啊?”我问。

    “我生您的气了。”应老师说。

    “生我的气干什么?我又没招惹你。”

    “您要我唱歌,我努力唱了。我明明看见您在现场,还鼓掌了。您却连我唱的是什么歌都不知道,您说,我应不应该生您的气?”

    “你唱的是不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啊?”

    “您还记得啊?”

    “不记得,我是蒙的。”

    “随便您怎么说,我唱得怎么样?”应老师问。

    “就那样。”

    “就那样是什么意思?”

    “就那样就是那样啊。”

    “您怎么总是跟我打哈哈啊?”

    “字唱的对,没跑调啊。”

    “您是在表扬我,还是在批评我啊?”应老师问。

    “你是人民教师,你应该有鉴别能力啊。”我说,

    “您觉得跟那英比,我唱的怎么样?”

    “隔着江握手。”

    “什么意思?”

    “差得远啊。”

    “就您一个人损我,别人都说,我唱的比那英唱的还好听。”应老师说。

    “你就孤芳自赏,自鸣得意吧。”

    “如果您觉得我唱的不好,那您为什么在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上,推荐我唱歌?您不怕我丢您的人啊?”

    “丢什么人啊,矮子里面找长子,凑热闹呗。”我说。

    “我问您,今天下午你们到天行健公司参观时,在那个大宣传画像前,您问我什么了?”

    “随便打个招呼的事,我怎么记得?”

    “您可不是随便打招呼,您是在批评教育我呢。”

    “你是网络名人,是我们县具有稀缺性的、不可复制的文化名片。向你学习都还来不及,我哪敢批评教育你啊?”

    “您说话言不由衷啊,明明批评教育了我,还不愿意承认。”

    “你说说看,我说什么了?”

    “您小声问我,今天有没有课?”

    “这不是随便问一下吗?”

    “随便问一下?您潜台词是批评教育我,好好教书,不要逃课。您以为我不知道啊?”

    “你好敏感啊,冰雪聪明啊。”

    “冰雪聪明,谢谢您用这么好的词赞美我。”

    “这是赞美吗?”

    “不管是不是,我马上回答您说,您放心,教书育人是我的本分,我是不会逃课的。我说这话,您总听得放心,听得舒服吧?”应老师说。

    “马马虎虎吧。”我说。

    “您觉得下午,我跟你们讲的桥梁建设情况,讲得怎么样?”

    “马马虎虎。”

    “马马虎虎?您怎么总是这么敷衍我啊?”

    “那换一个词,说的过去吧。”

    “那我带你们参观建桥工地时,介绍得怎么样?”

    “还行吧。”

    “那我泡的茶怎么样?”

    “好喝。”我说。

    “谢谢夸奖!”应老师说。

    “我没夸奖你啊。”

    “您说好喝,不是夸奖吗?”

    “我夸奖的是茶本身好喝,不是因为你泡的好喝。”

    “您又小瞧我的茶艺,我可以自豪地告诉您。如果不是我展示的茶艺,茶绝对没这么好喝。”

    “这么说,随便在地摊上买点茶叶,你就可以展示茶艺,泡出我们下午喝的茶的味道来?”

    “我不跟您抬杠了。我问您,您觉得我对茶的介绍怎么样?”

    “一般般。”

    “您的意思是不怎么样?”应老师问。

    “我的意思是说,不要死记硬背那些东西,要把那些茶的知识,融会贯通后,通过你自己的语言说出来。”

    “跟您聊了这么多次,就这些话,说的实在。”

    “你的意思是说,以前聊的都不实在?”

    “算我说绝对了行不行?我不跟您较真了。”

    “哦。”

    “我问您,唱歌比赛的奖金,您分了多少啊?”

    “毛毛细雨,不好意思说,你分了多少啊?”我问。

    “两千元。”应老师说。

    “怎么分了这么多啊?”

    “我们是冠军啊,得了四千元。企业家们都不要,把奖金跟我和海水集团的郑樱分了。”应老师说。

    “好幸福啊,得这么多奖金。”我说。

    “那您得多少呢?”

    “不是说了吗?不值一提,不好意思说。”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说说吧,辛辛苦苦忙一场,总不能一分钱都没有吧。”

    “不好意思,我分了七十元。”

    “这么一点啊?”

    “我们人多,又是最后一名,奖金少,只能分这么多了。”

    “嘿嘿。”

    “你笑什么?”我问。

    “没笑什么。您猜猜,我打算用这奖金干什么?”

    “攒着啊,攒着办嫁妆啊。”

    “您怎么总是想把我打发出去啊?”

    “不是你说的吗?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大当嫁啊。”

    “您猜的不对,再猜猜。”

    “深更半夜的,我不想动脑筋了,你说吧。”

    “那我真说了啊?”

    “你说吧,我听着呢。”我说。

    “给我的救命恩人买水果吃,熬汤喝啊。”应老师说。

    “打住,打住,还是留着你自己办嫁妆吧。”我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