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14章 企业欲组队参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4章 企业欲组队参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结果跟我猜想的差不多,我对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叶子奇和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金利群说:“其实,你们比我们唱的好,你们应该拿第二的。”

    叶主任说:“你们唱的好,向你们学习。”

    金主任说:“老叶说的对,向你们学习。”

    我问:“明天还唱吗?”

    “唱啊,我们一定发挥好。”金主任说。

    “唱,当然唱。我们难得跟金主任一起出来,一定要唱好,唱开心。唱出快乐来,唱出未来的回忆来。”叶主任说。

    “明天我们再一决高低。”我说。

    我走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省佛教协会会长慧慈大和尚和省道教协会会长陈一斋面前说:“您们唱的好,向您们学习。”

    慧慈会长说:“互相学习。”

    陈一斋会长说:“你们也唱的好,互相学习。”

    我说:“第一次听到你们唱歌,不仅感觉耳目一新,而且还感到非常荣幸啊。”

    “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刚开始我们没想参入,是我们佛协、道协的两个秘书长建议我们参加的。太虚大师提出人间佛教,提出要用佛教来解决人生问题,佛教要为活人服务,要与世俗社会紧密联系。所以,人间佛教已经成为当代佛教的发展方向。我们参加唱歌比赛,也是人间佛教的一部分啊。”慧慈会长说。

    “老子说:‘人生于世,有情有智。有情,故人论和谐而相温相暖;有智,故明理通达而理事不乱,情者,智之附也,智者,情之主也。以情通智,则人昏庸而事易颠倒;以智统情,则人聪慧而事合度。’我们参入唱歌,也是老子情智思想的体现啊。”陈一斋会长说。

    我说:“感谢两位大师能来到我们这个地方,能亲自参加唱歌,这是我们的福音啊。我不知道对于红庙和净空观,两位大师有什么看法?如果能恢复重建,我希望两位大师能常来,我们也可以经常进行交流活动啊。”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们明天到现场看看再说吧。”慧慈会长说。

    “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明天我们去看看,听凭自然吧。”陈一斋会长说。

    “感谢两位大师关心,无论庙宇道观能不能恢复重建,我都真心希望两位大师能常来。”我说。

    两位大师轻轻点了点头。

    我问:“明天晚上你们还在我们这里,还唱歌吗?”

    “随缘。”慧慈会长说。

    “我们讲究天人合一,听凭自然吧。”陈一斋会长说。

    我走到评委面前说:“感谢你们啊,这么快赶过来,抬我们的桩。你们的评分很有水准,客观公正,让人心服口服啊。”

    “谢谢书记瞧得起我们,给我们委以评委的重任。”纵捭集团矿业公司工作组组长、纵捭集团党委委员、党委办公室主任沈宁西说。

    “沈主任好谦虚啊,明明是你们帮助了我们,给我们解了围,还说我们的俏皮话。”我说。

    我对县一中英语教师应姗红说:“应老师啊,谢谢你啊,不仅给我们当评委,还现场献歌。你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唱的非常好,可以和那英并驾齐驱了。”

    我对企业家们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同感?我感觉应老师唱的,比那英唱的好听多了。我这不是恭维应老师,我的确有这种感觉。”

    “我也有同感。”沈主任说。

    纵捭集团矿业公司工作组副组长、纵捭集团生产经营部部长洪旺盛说:“常书记这么一说,我还真有这种感觉。”

    “怎么我也有这种感觉啊?”海水集团董事长陈凉说。

    “这不是感觉,而是应老师的确唱的比那英好。”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说。

    “谢谢书记夸奖!谢谢各位企业家夸奖!我没那英唱的好,我唱的还不够好,我要向那英学习。”应老师说。

    “常书记啊,我们有个小小的提议,能不能说一下啊?”沈主任问。

    “你说啊,干嘛这么客气啊?过了一个国庆就生疏了?”我说。

    “我们听说明天晚上还要pk,能不能让我们也参加一下啊?”沈主任问。

    “你说的你们是矿业公司吗?还是纵捭集团?”我问。

    “都不是,我说的我们,是我们三家企业组成的联队参加。就是矿业公司、海水集团和天行健公司。”沈主任说。

    我问海水集团董事长陈凉:“这是你们的一致建议吗?”

    “是啊。”陈总说。

    我问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你同意吗?”

    “当然同意啊,是我们一起商量好了的。”梁总说。

    我问:“你们都上场唱吗?”

    “是啊。”老总们都说自己唱。

    我问:“应老师唱吗?”

    “当然,她代表我们队参加。”沈主任说。

    我问:“如果我们请她代表我们队参加怎么办呢?”

    “应老师是天行健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啊。”沈主任说。

    “可她还是我们县一中的教师啊。”我笑着说。

    几位老总们默不作声。

    我说:“应老师在这里,应老师能不能参加?代表谁参加?她参赛好,还是继续当评委好?我们先放后一步说。你们能主动要求参加比赛,我们非常高兴。我非常欢迎你们组队参加,希望你们不要被省机关队打败,也不要被我们队打败。”

    “那怎么可能呢?我们观察了一下,我们的水平也不差,应该属于中上等水平啊。”陈总说。

    “我们还有一个建议。”沈主任说。

    我说:“你说吧。”

    “我们刚才议了一下,为了适当提高一点参赛的兴奋度,我们三家公司一致同意,拿出一万元,作为明天比赛的奖励。就是一共四个队,第一名奖四千元,依次递减一千元,最后一名奖一千元。常书记,你觉得妥不妥?”沈主任说。

    我说:“我们参赛,主要是自娱自乐性质的,大家开心一下。如果请你们企业掏钱,就有给企业增加负担的嫌疑了。这不可取,我建议算了。谢谢你们,衷心感谢你们的慷慨相助!”

    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过来说:“时间不早了,吃夜宵去吧。”

    “好。”我说。

    吃夜宵的时候,我把几个县领导请到一边说:“沈主任代表企业家们给我们提了三个建议。一是希望能组成企业联队参加明天晚上的比赛,我非常高兴地答应了。二是应老师还是新凌河大桥的形象代言人,他们希望应老师能代表企业联队参加。我原来想应老师代表我们县参加的,这个我没答应,说放后一步再说。”

    我说:“三是为了适当提高比赛的兴奋度,他们主动自愿提出拿出一万元,作为比赛的奖励。奖励标准是,第一名四千元,依次递减一千元,最后一名奖一千元。我觉得这样有给企业摊派,增加企业负担的嫌疑,就没有同意。我们把他们提的三个建议,简单的议一下吧。”

    对于他们提出的组成企业联队参加明天晚上的比赛一事,都没意见。

    对于应老师代表谁参赛、是继续当评委还是当队员参赛的问题上,副县长曾平安说:“既然企业已经提出来了,我们就放大气一点,让她代表企业参赛吧。”

    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边西林说:“我赞成曾县长的意见。”

    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说:“我赞成。”

    “我赞成。”常务副县长钱一兵说。

    “让应老师代表企业参赛吧,我们输就输吧。重要的是大家开心,名次倒是次要的。”县长马志说。

    我说:“那就这样吧,请应老师在企业联队参赛。还有一个问题,虽然由企业出一万元奖励有些不妥。但他们提出来的,提高参赛兴奋度的问题,还是可取的,还是值得考虑的,不知道你们有什么高见?”

    马县长说:“时间不早了,我说一个意见吧。企业家们提出的提高参赛兴奋度的问题,常书记说的对,有些可取,应该考虑。这样吧,这一万元,由文化局在文化活动经费中列支吧。具体操作细节,我建议曾县长督促文化局跟县纪委书面报一下,免得横生枝节,很正常的事弄的不正常了。”

    “我没意见。”曾县长说。

    “我没有意见。”边部长说。

    “我没意见。”王主任说。

    “我们肯定得不了第一,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得了第一,我们拿了四千元怎么办?这有没有私分公款的嫌疑啊?”钱县长说。

    “曾县长负责吧,请文化局把比赛情况写清楚,报曾县长跟我书面签字。再把这份报告交给纪委备案。”马县长说。

    我说:“我赞成马县长的意见,我们先定这个标准参加比赛再说。至于比赛获奖的钱怎么分的问题,还是等比赛结束后,我们再商量吧。”

    我说:“还有两个重要的问题,一个是评委,我建议曾县长通知文化局,让他们选五名懂唱歌的社会名流跟我们当评委,我们要尽最大努力保证比赛客观公正。这是最重要的问题,要尽可能做到让所有的参赛队心服口服。曾县长一定要亲自把关,跟评委们强调一下。”

    我说:“再就是各队参赛人数,不能像今天这样比,那拖的时间太长了。是不是每个队确定三到五名选手,确定性别,确定几个独唱,几个对唱,不分阶段,一次拉完?”

    我说:“这件事,是不是请王主任辛苦一下?跟各参赛队沟通一下,先确定下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都说可以。

    我说:“那就这样,我们陪他们好好吃点夜宵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