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94章 庆双节演出(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4章 庆双节演出(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94章 庆双节演出(一)  中秋、国庆两节之前的互相走访慰问活动,差不多结束了。

    由县工会、机关工委、文化局联合举办的庆中秋、迎国庆文艺演出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们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的班子成员,坐在第十排,第一排坐的是评委和工作人员,第二排到第九排坐的是学生。其它座位上,都是各单位的人员。

    我环视了一下,县委大礼堂是座无虚席,连座位两边靠墙的走廊上,座位后面,都站着人。

    文艺演出活动聘请了七名评委,采取评分制。具体办法是,去掉一个最低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再把五名评委的打分加起来,除以五,就是演出节目的得分数。

    节目演出的顺序通过抽签的办法来确定。我参加的县委办公室的演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在中间。从理论上讲,就是一个上签。

    第一个出场的是县公安局,节目单上显示的是唱两首歌,一首是《歌唱祖国》,一首是《我的中国心》。

    幕布拉开,干警们身着警服,排着几排,队列整齐。我看见局长文胜天也在队伍中,不是在正中央,而是按身长高低站着。

    主持人报幕后,传来了我们熟悉的音乐声,干警们放声唱起来,歌声雄壮有力。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

    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

    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

    才得到今天的解放!

    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

    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也忍不住摇头晃脑,跟着哼起来。

    接下来唱的是《我的中国心》。一男一女手持话筒站在合唱队伍的前面,边唱边舞。动情处,合唱队也一起跟唱。

    河山只在我梦萦

    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

    在我胸中重千斤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演唱结束,我和观众一起,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接下来,文化局、国税局,检察院、地税局、法院等单位依次上台,轮到民政局和残疾人联合会联合表演的节目,《感恩的心》上场了。

    一群残疾人互相搀扶着走向舞台,音乐响起来,歌曲出来了。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残疾人没有唱歌,可能他们发不出声音,而是随着音乐,有节奏地起舞。他们动作娴熟,整齐,认真,纯净……

    演出结束,他们并排站着,向观众鞠躬致谢!

    观众席暴发了掌声,暴发,暴发了掌声。

    财政局的节目登场了,他们的节目是《红旗飘飘》。

    财政局的人排成三列,整整齐齐地在梯阶上站着,我看见代局长胡长标也在队列中。

    音乐响起,一位男歌手从幕后出来,边舞边蹈,动情地唱起来:

    那是从旭日上采下的虹

    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

    一张天下最美的脸

    没有人不留恋你的颜容

    你明亮的眼睛牵引着我

    让我守在梦乡眺望未来

    当我离开家的时候

    你满怀深情吹响号角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

    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红旗飘呀飘红旗飘呀飘

    腾空的志愿像白云越飞越高

    红旗飘呀飘红旗飘呀飘

    年轻的心不会衰老

    你明亮的眼睛牵引着我

    让我守在梦乡眺望未来

    当我离开家的时候

    你满怀深情吹响号角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

    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

    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

    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每当唱到五星红旗的时候,众人就跟着合唱,很有气势。每当合唱时,台下就掌声不断。

    我问坐在我旁边的县长马志:“财政局的掌声怎么这么热烈啊?演出还没结束,就不断地鼓掌?”

    马县长说:“那个胡长标,就会耍小聪明。我估计,那些鼓掌的大多是基层财政所的人和他们雇请的人。”

    “这样做违规吗?”我问。

    “不违规,但可以影响评委的情绪,增加打高分的概率。”马县长说。

    我问坐在我另一边的县人大主任孙凌云:“财政局的掌声怎么这么热烈啊?”

    “热烈什么?那是胡长标在‘捣鬼’。你看我们,我们不‘捣鬼’就比他们强,不‘捣鬼’就比他们的评分高。”孙主任说。

    “不一定吧。”我说。

    孙主任站起来说:“不一定?我们马上要上场了,看我们的。”

    孙主任对前后左右的观众说:“马上是我们人大的节目了,多给点掌声啊。”

    孙主任去准备了,我笑着问马县长:“这种公开‘拉票’的行为,算不算违规啊?”

    “不算,跟财政局搞的套路一样。掌声多,热烈,可以影响评委的情绪,增加打高分的概率。”马县长说。

    我说:“说不定人大会把你们政府比下去。”

    “他们那个水平我还不知道?他们休想。从法律地位来说,人大是监督我们政府的。可是论演出,他们还差得远呢。”马县长说。

    我说:“我还担心我们县委呢,如果弄个倒数第几名,我们脸上无光啊。”

    马县长说:“论规矩,县委是领导人民政府的。但论演出,你们县委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

    我说:“不见得吧,我们排练很认真,全部上阵。我们的节目还是原创呢。”

    马县长不屑一顾地说:“就那几句诗,还想把分数拉上去?”

    我说:“诗朗诵是节目演出的一种形式啊,我们全体人员斗志高昂,憋足了劲,配合默契,一定能拿高分。”

    马县长说:“我们原创的是相声,论形式,论分量,论名头就比诗朗诵高一截。”

    我说:“关键还是要靠表演啊,节目质量才是硬道理啊。”

    马县长说:“当然,我们的表演绝对高过你们。”

    我说:“那就舞台上‘亮剑’吧。”

    县人大的节目开始了,他们演出的是小品,《美梦成真》,是一个拥有省作家协会会员头衔的副主任创作的。大意是一个农民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就想发财娶一个漂亮媳妇,但总是一场空。

    最后通过扶贫工作组的帮助,自己的努力,栽种了花卉苗木,赶上了城里的绿化、生态化,卖出花卉苗木发了财,还扩大了栽种面积,收获了事业。也娶了漂亮媳妇,收获了爱情。

    应该说,这个主题是不错的,来源于生活,高入生活。这个人大副主任也费了一番心血,写的也不错,能抖包袱,有笑料。

    县人大全体人员也是很用心的,参与感还是很强的。除了值班人员外,全部上阵了。

    可能是问题出在演出要求上,因为县领导参加有加分,所以县人大正副主任全部上了。

    本来是几个人演的好好的,因为人大全体人员都参加,整齐站在梯阶,不能无所事事,当看客。就给他们加了一点活,每抖一个包袱,他们就先集体笑了。他们笑的时候,台下还没开始笑,弄得台上台下的笑声很不合拍。给人的感觉是,不知道是表演的笑,还是因为他们笑而笑。

    尤为可笑的是,农民做梦和美梦成真时,穿插了一些音乐和歌曲,本来是很自然很美好的事。音乐出现时,梯阶上的人就跟着哼。歌曲出现时,梯阶上的人就跟着唱。给人感到是硬塞进去的,极不自然,有些不伦不类。

    当然,人大的演出收获了不少的掌声和喝彩声,其热烈程度肯定实现了孙主任的目标,完全超过了财政局。

    我对马县长说:“怎么感觉在喝倒彩啊?”

    马县长说:“他们那个水平,能有倒彩就不错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