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83章 酝酿再请克思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3章 酝酿再请克思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83章 酝酿再请克思曼  我的大学同学、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打来电话说,高迎春来了,要我不带车,他来接我,我们一起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聊一聊。我很高兴,连忙说可以。

    高迎春是新华社省分社高级记者,跟梁刚一样,都是我要好的大学同学,高迎春也是大学的校花之一。她和我现在的妻子华莉,都是我曾经在大学里深爱的女生。当然,我也是他们在青春初萌中,深情地、纯洁地爱着的男生。只是在高迎春自己提出来的游泳中,输给了华莉,才没有成为我的妻子。

    尽管高迎春没有成为我的妻子,但就像当初承诺的一样,我们彼此互相关心,互相支持,互相鼓劲,把对彼此的感情深藏于心中,化成了对对方的深深祝福!

    梁刚的车到了,我跟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打了声招呼后,走下楼,坐上了梁刚的车。

    高迎春就在车上,我闻到了香水味。

    我笑着说:“你见我们淡妆出行就行了,谁不知道谁啊,喷香水干什么啊?是不是想把我们两个同学都熏倒啊?”

    “你真是一个穷山沟的打工仔,女人不梳妆打扮,不喷香水怎么能出门?怎么能见你们这些当代英豪?”高迎春说。

    “小刚,你别跟高迎春斗嘴,你斗不过她的。”梁刚边开车边说。

    “我哪敢跟她斗嘴啊,不是闻到了香水味,随便说一下吗?”我说。

    “看来,我们的小刚同志是很久没闻到香水味了。当一个县委书记可怜啊,连女同志都不敢接近。”梁刚说。

    “梁刚还真说对了,月光县本身就是非多,你接触一下试一试?不信,街头巷尾就马上议论开了。”我说。

    汽车一溜烟冲出了月光县,在市郊一个农家乐停了下来,下车来到湖边。穿过几个依湖而建的亭子,来到一个绿树掩映的竹房里。

    我坐了下来,阵阵清风袭来,湖光山色一览无余。

    “梁刚,你真会找对方啊。”我由衷地赞美说。

    “开玩笑,你看什么人来了,我们的校花,我们的同班同学,我们的梦中"qing ren"来了。你没看见吗?我什么人都没请,也是请你一个人过来。就我们三个原装货,开开心心地喝个茶,聊个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拘无束,多自在啊。”梁刚说。

    “是啊。”我问高迎春:“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啊?”

    “我是到你们市里采访,顺便过来看看你和梁刚的。”高迎春说。

    “谢谢你啊,总是记得我们。”

    “你说话怎么这么生疏,这么客气啊。难道你们不记得我了?”高迎春问。

    “当然记得啊,把我烧成灰我也记得。”我说。

    “我也一样。”梁刚说。

    “感谢大学啊,否则,我们就是擦肩而过都不认识。”高迎春说。

    “这就是缘分啊。”我说。

    “每次见到你们,我总是很开心。”高迎春说。

    “我们也一样啊。”梁刚说。

    “对了,我给你们推荐的新凌河大桥的形象代言人,那个美女教师,你们满意不满意?”高迎春问。

    “当然满意啊,梁刚还很有危机感,担心美女教师被人高薪抢跑了呢。”我说。

    “这么受欢迎啊?”高迎春问。

    “那天应老师随便去了一趟矿业公司,应老师受欢迎的程度,比肩名人、明星、偶像,梁刚成了应老师的跟班呢。”我说。

    “没这么夸张吧。”高迎春说。

    “的确如此,小刚说的还很保守呢。矿业公司是央企纵捭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工作组的负责人还是省部级干部,厅级干部,他们都主动组织力量迎接应老师,还自愿当跟班,跟着应老师下矿场慰问矿工呢。”梁刚说。

    我说:“高迎春功不可没啊,再慢一步,应老师就被海水集团和矿业公司抢走了。”

    “是吗?”高迎春有些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笑容灿烂,一口整洁的白牙看起来很美。

    我说:“对了,高迎春,你给评评理,我想到德国去,请那个克思曼先生来我们县,继续开发以横龙山山洼泉水为母水的系列功能饮品。但梁刚说,我此行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

    我简要地介绍了一下克思曼先生的情况后说:“你说说看,我此番前去,成功的几率如何?”

    梁刚说:“你来得正好,你说说看,常小刚要到德国去,请素昧平生、素不相识的克思曼先生来投资,你说这现实吗?。”

    “怎么不现实?能请来更好,请不来宣传一下月光县也是好的啊。月光县这么穷,经济发展这么缓慢,自己不吆喝谁吆喝?”高迎春说。

    “你总是站在梁小刚这一边,你说,梁小刚究竟有什么魅力吸引力?”梁刚说。

    “哎,梁刚,你别酸不拉叽好不好?我既不会站在梁小刚一边,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我只会站在公正这一边。”高迎春说。

    我说:“我想请杨明亮帮助联系一下中国驻德国大使馆,让他们打听一下克思曼先生的情况,一旦掌握了他的准确地址,我就立即动身。我想请梁刚一起去,主要的目的,是向克思曼先生解释,为什么要来月光县投资?为什么要在月光县建桥?就是帮忙做活广告。”

    我说:“我还想请海水集团的陈总一起去,我想以县政府的名义在海水花园公寓买一栋别墅,无偿赠送给克思曼先生,陈总此行的目的,是就别墅外部造型、内部装修、道路建设征求克思曼先生的意见。”

    “好啊,常小刚,要我做事的时候就想起我,出国考察就把我给忘记了。”高迎春说。

    “我们出国是办正事,速去速回,不是游山玩水。再说了,我也付不起你出国的费用。”我说。

    “让梁刚付。”高迎春说。

    “你跟常小刚一起出去,要我付钱?我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呢。”梁刚说。

    “先别忙说谁付钱吧,你说,你去能起什么作用呢?”我打起了圆场。

    “自从你到月光县后,我很关注月光县,研究了月光县的历史和资源状况,我发现月光县有几千年的历史,历史故事和传说很多,文化积淀很厚实。月光县的资源也很丰富,除了泉水资源外,还有矿产资源、水产品资源、林特产品资源、生态农作物资源等等。”高迎春说。

    “月光县也像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家一样,虽然有种种不足,但正在走向开放。虽然步伐有些缓慢,但开放的脚步谁也无法阻挡。一句话,月光县正在前进中。”高迎春说。

    “我想以一个记者,和一个充满活力的女人的目光,向克思曼先生介绍这一切,我希望克思曼先生能和我们这些年轻、有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的中国人在一起,共同经历月光县发展中的苦痛,共同见证月光县的进步和繁荣,共同感受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高迎春说。

    “真不愧是大记者啊,伶牙俐齿,死的也可以被你说活了。”梁刚望着我笑了起来。

    “再说了,我虽然不懂德语。但我懂英语,克思曼先生肯定能懂英语。我能用英语跟他对话,跟他交流,你们能吗?”

    “当然能,都是一个老师教的,这么不能?”梁刚说。

    “我也可以的。”我说。

    “请问,你们有我熟练吗?能对答如流吗?能有我这样的翻译水平吗?”高迎春问。

    论熟练程度,我和梁刚的确不如她。其实,我和梁刚的英语基础都很扎实,只不过平时用得少,有些生疏罢了。

    我笑了,和梁刚一起鼓起掌来。

    “看样子,还真不能不让你去啊。”我很有感触地说。

    “梁刚,你呢?”高迎春问。

    “小刚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梁刚说。

    “那好吧,你们两人商量一下谁掏钱吧?是掏社会主义的,还是掏资本主义的?”

    我和梁刚沉默着,在思考着由谁出钱为好。

    梁刚打破了沉默:“掏社会主义的,不过,不是掏月光县这个社会主义的,而是掏你新华社那个社会主义的。陈总出国的钱陈总掏,我出国的钱我掏,你出国的钱当然是新华社掏了。”

    “梁刚,你别那么小气好不好?你想,新华社能同意我出去就不错了,凭什么跟我掏这个钱?”高迎春回敬道。

    我和梁刚再次沉默着。

    “怎么,这点钱,就难住了两位男子汉,两位当代英雄?”高迎春揶揄道。

    “按说,这钱是应该我们掏的,你们毕竟是为我们月光县服务嘛。可是……可是,实说吧,请高大记者不要见怪,不要怪我小气,小心眼。本来让高大记者去是很正常,很光明正大的,我们掏钱也没什么。”我说。

    “可高迎春毕竟是我的同学,特别还是漂亮的女同学。县委书记出钱让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一同出国,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说。

    “中国官场嘛,向来是非多,能避免麻烦的就避免一下吧。梁刚你看是不是这样?钱你先垫着,算我的,我以后一定通过其它的途径还给你,行不行?”我小声说,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月光县再怎么穷,出国的钱还是出得起的。可这钱,我怎么就觉得出得理不直气不壮呢?

    难道是在我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觉得,高迎春是我曾经深爱的女生,一起出行不妥?难道高迎春是个美女,跟美女一起出行不妥?

    如果高迎春是个男的,如果不是我的同学,我是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出这笔钱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