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79章 会商复产仪式〔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9章 会商复产仪式〔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79章 会商复产仪式(一)  矿业公司简单而盛情的欢迎仪式结束后,矿业公司工作组组长、纵捭集团党委委员、党委办公室主任沈宁西和工作组副组长、纵捭集团生产经营部部长洪旺盛,和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海水集团董事长陈凉,常务副县长钱一兵,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副县长曾平安簇拥着、陪同着网络名人、新凌河大桥形象代言人、峡光中学英语教师应姗红到矿场去了,去慰问或者说看望矿场的员工去了。

    我独自一人站在窗前,看着队伍乘坐各种车辆,热热闹闹地向一号矿场行进,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喧闹过后是宁静,出奇地宁静。

    除了在办公室或者夜晚睡觉以外,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一个在外面,在矿业公司空空荡荡的会议室里。

    我时而坐着,时而站着,时而来回走动着。周围的环境十分安静,可我自己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可以说,我到月光县以来,以前所未有的无所畏惧,几乎深入了所有的“雷区”。我很奇怪的是,自己不仅没有“粉身碎骨”,而且还好好地活着,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曾经跟县纪委书记刘勇刚深入地探讨过,为什么对方不出招?即便出招,也是软绵绵的,轻轻一拨就化解了,一点也不凶狠致命?

    为什么对方毫不留情地,也可以说是干净利落地“撵”走了四任县委书记,到了我,第五任县委书记这里,就不“撵”了呢?难道真像刘书记说的,他们在积蓄力量,或者抓住我的差错和弱点,给我致命的一击?

    因为我在干事中,要抓住一个干事者的弱点,可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从理论上讲,事干的越多,出差错的可能性就越多。

    我认真干我的事,让他们去说吧,去抓吧。反正我就认准一条,谁跟老百姓过不去,我就跟谁过不去。

    我一直认为,**为什么能赢得天下?能执政到现在?是因为**为穷人撑腰,为老百姓说话,为老百姓谋福利,为老百姓谋幸福,让老百姓真心跟着**走。

    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一点,我们就失去了工作的意义。

    想着,想着,我坐在椅子上,疲倦来袭,趴在会议室里的桌子上睡着了。

    嘈嘈杂杂的声音吵醒了我,陪着应老师去矿场的人都回来了。

    我站了起来,有些歉疚地说:“不好意思啊,沈主任,洪部长,陈总,梁总,应老师,我太疲倦了。借助这块风水宝地,美美地睡了一觉。”

    我接着说:“应老师,欢迎你!”

    “常书记啊,我跟你汇报一下。”沈主任说。

    我没让沈主任继续说下去,赶紧打断了话头说:“沈主任啊,不是你跟我汇报,你堂堂央企,省部级干部,跟我汇报工作,我怎么经当得起呢?有什么事,随便说说就行了。”

    “好吧。”沈主任说:“可能常书记没想到,我们矿场的员工们,还真把应老师看成名人、明星、偶像了,员工们欢迎的情况,给我的感觉是,不亚于追星。应老师受欢迎的程度,几乎可以跟你平起平坐了。”

    我笑着说:“沈主任啊,你就说应老师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不就得了吗?我好歹还有些自知之明啊。”

    “应老师当场唱了歌呢,还唱了英文歌曲。矿场成了一场小型的音乐会,一片欢乐的海洋。员工们掌声不断,欢呼声不断啊。”王主任说。

    “这么受欢迎啊?”我说。

    “当然啊,我们请的形象代言人怎么会差呢?”梁总有些自豪地说。

    我说:“既然应老师这么受欢迎,沈主任,洪部长,在举办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的时候,能不能安排一点小插曲,请应老师唱个歌呢?”

    “常书记的这个建议好,可以极大地活跃恢复生产仪式的气氛,就怕应老师不赏脸啊?”沈主任说。

    我说:“照我理解,如果恢复生产仪式占用的是工作时间,应该是曾县长跟学校和应老师协商。如果是非工作时间,应该是梁总出面跟应老师协商。总之是要协商,要看应老师愿不愿意。”

    “常书记怎么这么袒护应老师啊,唱一首歌就这么麻烦吗?应老师在这里,当面跟她说一下,不就行了吗?”陈总说。

    “沈主任,你觉得这样行吗?”我问。

    “肯定不行,无论对人还是对单位,都应该要有起码的尊重啊。”沈主任说。

    “陈总,你是我们书香门第出身,正牌的儒商,怎么……。”我正要接着说下去,梁总打断了我的话头。

    “陈总是开玩笑的,实际上,陈总风度翩翩,是个正人君子,很懂得尊重人呢,尤其是尊重应老师。陈总,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梁总说。

    “对,我的确是开玩笑的,什么事情都要你情我愿嘛。”陈总说。

    我说:“我们今天来的主要任务,就是来商量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的准备工作的,恢复生产仪式谈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可以倒计时了。”

    我说:“还有一个任务,涉及到我们陈总,还要请陈总大力协助啊。”

    “我没问题,一定大力协助。”陈总说。

    我说:“关于恢复生产仪式,事实上,沈主任、洪部长这里,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刚才你们都说,应老师在这里很受欢迎,中英文歌曲都唱得好。考虑到矿业公司的员工都要参加仪式,我就多了一句嘴,安排一项应老师唱歌的议程。”

    我说:“我们先确定一下唱歌的原则。首先请沈主任,洪部长跟总部沟通一下,看需不需要这项议程?如果不需要,就算了。如果需要,建议你们,按我刚才说的协商建议办。你们觉得如何?”

    “好,我们先跟总部沟通一下。我估计,通过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沈主任说。

    “我这边,就按常书记说的意见办?”曾县长说。

    “我也按常书记说的意见办。”梁总说。

    我说:“应老师呢?年纪轻轻,众星捧月,这么受欢迎,不简单啊。”

    “我听你们领导的。”应老师说。

    我说:“应老师唱歌的事情就这样了,还剩下一个恢复生产仪式议程和纵捭集团老总的日程表。沈主任,洪部长,你们能不能把你们的想法说一下啊?”

    “好啊,我们矿业公司很荣幸啊,恢复生产仪式被常书记看成是第三大梦想,我们为实现常书记的梦想而努力吧。”沈主任说。

    “关于议程,要延伸到幕后的一些问题。最关键的是,我们这边要请来我们集团老总,省里那边要请来上官书记。我们的老总我们请,你们的省委书记,你们能不能出面请一下?”沈主任说。

    我说:“可以,我们负责请省委书记。”

    “如果省委书记能来,省委办公厅主任肯定会跟着来,就请省委办公厅主任主持仪式吧。”沈主任说。

    “我们这边没问题,但谁主持,还希望你们跟总部沟通一下。”我说。

    “行。”沈主任说。

    “议程里面,我们这边有什么建议?钱县长,王主任,曾县长,你们是不是说一下?”

    “议程主要是以矿业公司这边为主,我们的责任,主要是协助矿业公司把仪式搞好。我们这边,我觉得加上省委书记讲话和应老师唱歌就差不多了。”钱县长说。

    “是不是加上矿工代表讲话,表达一下搞好生产的决心?”王主任说。

    “我们学校有鼓号队,需不需要来助兴?”曾县长说。

    “沈主任,洪部长,你们有什么想法?”

    “省委书记讲话,应老师唱歌,矿工代表讲话我觉得都可以,如果学校来鼓号队,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沈主任说。

    “我同意沈主任的意见。”洪部长说。

    我说:“关于学校鼓号队,我觉得可以备用。我倾向于用武警部队的军乐队,我们先跟市里沟通一下,请他们出面跟武警部队协商一下。如果行,就用军乐队吧。如果不行,就用我们的鼓号队吧。”

    “这样当然好。”沈主任说。

    “每次活动都要邀请企业代表,我们作为全国有影响力的集团公司,是不是邀请我们公司一下?是不是邀请我代表企业致贺词呢?”陈总说。

    “我们正在做月光县的标志性建筑——新凌河大桥,是不是邀请我们公司一下?是不是邀请我代表企业致贺词呢?”梁总说。

    我说:“这毕竟是矿业公司的恢复生产仪式,钱县长说的好,我们主要的任务是协助。至于邀不邀请企业代表,请不请企业代表讲话,请沈主任,洪部长定吧。”

    “常书记不能推卸责任啊,我们毕竟是你们的属地企业。整个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都在你们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之下进行啊。常书记说请,我们就请,常书记说请谁讲话,我们就请谁讲话。”沈主任说。

    “不能谦虚过度啊,沈主任。”我说。

    “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啊。”洪部长说。

    “这个活动具有全国性的影响力,如果能上去致贺词,就可以显著地提高企业的形象,我和梁总都愿意致贺词,这是本性使然。请你们早点定下来吧,我们也好早作准备。”陈总说。

    “是啊,请你们早做决定吧。”梁总说。

    “难道你们两家公司又要pk?”沈主任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