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68章 撤职?免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8章 撤职?免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167章 饯行诸葛部长  晚上,全体县委常委和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为离任的原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诸葛谨同志饯行。

    在如何安排坐席上,经过再三谦让,最后确定由诸葛谨居中,我和县长马志分列左右,人大主任孙凌云和政协主席骆丹再分列左右,然后依次就坐。

    菜还没有上来,我们开始了闲聊。

    县人大主任孙凌云说:“诸葛,你这个诸葛亮的哥哥,很不够意思啊。”

    “怎么不够意思啊?”诸葛部长一脸懵懂地问。

    “怎么不打招呼就悄悄地走了呢?把我们这些老家伙丢在穷山沟里不管了?自己进城快活去了?”

    “怎么打招呼啊?事前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诸葛部长说。

    “现在怎么了?怎么调动干部事前不说一声,不征求一下意见,不打一声招呼啊?”孙主任说。

    “怎么打招呼,调整任免干部的事本身就很敏感,还有复杂的程序,提前说了,走漏了消息怎么办?当事人不愿意怎么办?把事前搅黄了怎么办?最后弄的都不高兴,不好收场怎么办?”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说。

    赵书记接着说:“我管过一段时间的组织工作,干部升迁还透明一点,譬如说边西林,还要考核,还要公示。干部平级调动,就不好说了。譬如说,诸葛部长,只要市委常委会一开,管你心情高兴不高兴,管你愿意不愿意,管你适合不适合新的工作岗位,就打发你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赵书记有些无奈地说:“唉,我们也要适应新常态啊,说不定哪天市委的常委会一开,就把我们打发到别的地方去了。”

    孙主任说:“诸葛,我没得罪你,又没跟你红过脸吵过架,对你很客气很尊重嘛。你要走了,怎么不来跟我告个别,聊个天呢?你让我们老家伙心里不好想啊。”

    “我去找过您了,您不在。不信,您可以问您办公室的人。”诸葛部长说。

    “哦,那是我不对。对不起,冤枉你了,算我没说。刚才说的话,我收回。”孙主任说。

    我说:“我说一点带情绪的话,说一点发牢骚的话。我不与别人比,就拿我个人来说,在省里干得好好的,事前没有任何人来找过我,跟我透个风。省委常委会一开,就把我打发到月光县来了。”

    “我还以为,是你主动要求来镀金的呢。”孙主任说。

    我说:“镀金什么?我当时一脸懵懂,很有抵触情绪。就连我们省委政策研究室的主任,事前一点也不知道,也很有情绪。”

    我说:“我不怕你们传出去,说我揭我过去的领导的底。为了我的事,我们主任的老婆还跟我们主任大吵了一架呢?还罢厨,不给我们主任做饭,害得我们主任天天吃快餐面呢。”

    我们大家笑了起来。

    “吵什么呢?”孙主任问。

    “先说我们主任无能,让部下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受苦。再说,省里的领导不把我们主任当人,说我们主任不分节假日、不分白天黑夜为官老爷卖命,官老爷却不把我们主任当人,事先不征求我们主任的意见,不跟我们主任打招呼,我们主任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尊严都没有,混得连鬼都不如,无能透顶,是个窝囊废。”

    我们又笑了起来。

    我继续说:“我们主任对他老婆说,我好歹是个县委书记,正处级干部,也提拔进步了。”

    “你们主任的老婆怎么说?”孙主任问。

    我说:“我们主任的老婆说,提拔进步个屁,小刚能从月光县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这句话是我们主任亲口说的,只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欢送宴瞬间沉默起来,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息四散开来,难堪起来。

    我笑了笑,冷静沉着地说:“省委政策研究室,就像现在这样,我们跟诸葛部长饯行差不多。跟我饯行时,欢送我时,我们主任当着全体副处级以上的干部的面说,他作为省委政研室的主任,有些对不住我,对不起自己的部下。”

    话题有些沉重,大家都默默无言。

    我装着有些轻松地说:“我们主任的老婆是危言耸听,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们月光县不是好好的吗?我们在这里济济一堂,既为诸葛部长进城高兴,又为诸葛部长离开月光县,依依不舍。王主任,把菜催一下,我们好好地跟诸葛部长话别,好好地畅饮一下。”

    “一直在催,菜马上上来。”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说。

    “孙主任,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微笑着问。

    “你大老远的,到我们月光县来,那你想不想回去呢?”孙主任问。

    我知道,孙主任话里有话,并且暗藏玄机。我知道,大家都在看着我怎么说,都想听我怎么说。

    我平静地说:“孙主任是我们月光县的老领导,德高望重。如果我说不想回去,你们肯定都不会相信。我记得我们开民主生活会时,我们基层的干部群众最大的意见就是,县委主要领导变动太频繁。我们不能对基层的意见不管不问吧?孙主任,您是老领导,您客观地说一下,我能回去吗?”

    “那是,那是。”孙主任尴尬地回答说。

    菜上桌了,热气腾腾,飘着一股香气,让人有立马动筷子的冲动。

    我说:“我们今天隆重欢送诸葛部长,免不了要把酒言欢。请各位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先喝点汤,保护保护胃吧。”

    我先跟诸葛部长舀了一碗汤,放在诸葛部长面前,又跟孙主任舀了一碗汤,放在孙主任面前。

    我把转盘转到马县长面前说:“马县长,你给骆主席舀碗汤吧。”

    每人喝完汤后,我站起来对诸葛部长说:“我代表县委敬你一杯,感谢你过去在月光县所做的工作,希望你以后继续支持我们月光县的工作。”

    诸葛部长站了起来,我们一饮而尽。

    接下来,是马县长代表县政府、孙主任代表县人大、骆主席代表县政协分别跟诸葛部长敬酒。

    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要接着敬酒,我拦住了他说:“赵书记啊,你让诸葛部长歇一下,吃点菜吧。如果我们这么多人各代表一方,跟诸葛部长敬酒,如果诸葛部长礼性大,要一一回敬,诸葛部长怎么受得了呢?”

    “那常书记说怎么敬?”赵书记问。

    “马县长啊,你一县之长上午刚刚夸奖了诸葛部长,你拿个意见吧。”我迅速一脚把“球”踢了出去。

    “算了,程大,常书记关心诸葛部长,一片好心。就委屈你一下,跟大家一起敬一杯吧。”马县长说。

    没等赵书记说话,其他常委们纷纷站了起来,响应马县长的倡议,一起跟诸葛部长敬了一杯。

    我说:“各位,请抓紧时间吃菜,说不定诸葛部长礼性大,要跟各位回敬的。”

    我话音刚落,诸葛部长就站起来说:“我衷心地感谢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以这样隆重的方式欢送我,我敬各位,敬酒先干,各位随意。”说完,诸葛部长把酒干了。

    我说:“诸葛部长敬酒,怎么能随意吗?除骆主席外,我们都干了。”

    “常书记,你这不对啊,怎么能欺负女同志呢?我也要干。”骆主席站起来说。

    我们都站了起来,一起把酒干了。

    我装着看手机,给诸葛部长发了一条微信,问他能不能说给我提的三条建议。诸葛部长回复说可以。

    我说:“诸葛部长,你上午去市里报到的时候,马县长是很真心把你夸了一顿呢,还再三要求边部长向你学习呢。你是不是应该跟马县长敬一杯呢?”

    诸葛部长站了起来:“可以啊,马县长,谢谢你的高抬。来,我敬你一杯。过去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马县长站了起来,和诸葛部长把酒干了。

    我说:“我们慢慢吃菜,慢慢喝汤,慢慢聊天吧。”

    有的吃菜,有的喝汤,邻座的,也小声聊了起来。

    我说:“诸葛部长临离开月光县时,给我提了三条建议。趁着大家都在,我把三条建议和我的想法都说出来,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实事求是地指出来。”

    “哪三条建议啊?”马县长问。

    我说:“诸葛部长在这里,可以听听我说的对不对。第一条建议,就是县委主要领导不能变动太频繁。这也是孙主任问我,想不想回家的问题。我自己的指导思想是,我也不想隐瞒你们,我至少要干完两届,至少十年,再考虑是否回家。”

    “那第二条,第二条建议呢?”马县长问,声调与刚才明显有些不对。好像有一点吃惊,不解,疑惑的样子。

    “第二条建议,我把建议说出来,还请大家严守政治纪律,注意保密。就是尽快撤换红庙乡党委书记汤吉祥、乡长居如意。当然,这不仅仅是诸葛部长一个人的建议,而是很多人的建议。”我说。

    我继续说:“记得上次在抓矿老板的第二天上午,除了刘书记、诸葛部长、桂部长到红庙乡去外,我们就议过这个问题,当时,就有一个倾向性的意见。明天我们就开常委会,商量这个问题。”

    “那第三条呢?”马县长问。

    “善待每一个干部。我的理解是,只要本质好,能干事,肯干事的干部,不分亲疏远近,就要大胆地、放心地用。诸葛部长,我说的对吗?”我说。

    “对。是这个意思。”诸葛部长说。

    我说:“无论是谁提的意见建议,要条条有回应,件件有落实。诸葛部长,我至少回应了你提的前两条。第三条,善待每一个干部。你们在坐的,可以随时随地监督我,看我是不是在这么做。诸葛部长,你放低身段,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市民,你觉得,我的答复满意吗?”

    “满意,非常满意。”诸葛部长说。

    我问:“孙主任,骆主席,你们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政府的议案提案办理情况,一般是满意、基本满意,还是不满意啊?”

    “大家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打不满意,一般是基本满意多。”孙主任说。

    “跟孙主任一样,基本满意多。”骆主席说。

    我说:“看来,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亟待加强,继续努力的空间还很大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