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60章 墙头草(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0章 墙头草(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60章 墙头草(一)   月光县委组织部部长诸葛谨坐在我对面,严格来说,是县委组织部前部长。由于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原来在我们县工作过的县委宣传部史部长已经病逝,诸葛谨暂时接任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在那里暂时过度一下。据说,以后再重新调整工作岗位。

    坐到我对面的诸葛部长,情绪有些低落,看起来有些憔悴。他主要是来向我打招呼,跟我聊聊天,然后告辞的。在很多人眼里,县委组织部部长的位置,要比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重要得多,好听得多。有失落感、有情绪也比较正常。

    见到诸葛部长,我总是不由得想起一个歇后语,风吹墙头草——两边倒。

    他一共经历了省里派下来的五任县委书记,前四次的人都他都“跟对”了。所以,在前四任书记调走的时候,他的组织部长的位置还坐得很稳,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走一任县委书记,那些跟着县委书记干事的干部,被某些人认为是县委书记那边的人的干部,都要受“牵连”,重者撤职,轻者安排闲职,靠边站。

    这就在月光县干部队伍中,造成了一种混乱,尤其是在思想上。有些干部宁愿得罪县委书记,因为县委书记是飞鸽牌干部,也不愿得罪了那些人,因为那些人是永久牌干部。我不知道,能不能用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来形容。

    由于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造成了新来的县委书记工作很被动,难以有效地、大刀阔斧地开展工作,也很难打开新的局面。

    由于我能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不断修正自己,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由于我做的大都是符合民意民心的事,没有一意孤行蛮干,而是反复跟有关各方沟通协商,“礼数周全”,至少在目前看来,还没有听到我马上要走的风言风语。

    无需讳言,在月光县工作,担任月光县委书记,担任一名称职的、既和上意又顺民心的月光县委书记,需要有巨大的政治勇气、高超的工作艺术和不怕牺牲的精神。否则,很难站住脚,随时有被人“撵走”的可能。

    在月光县工作,既要顺应民心,强力惩治贪官污吏,惩治不法之徒。又要上下沟通,左右逢源,防止和避开“惊涛骇浪”的冲击,把对月光县的冲击和震荡减少到最低限度,这确实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

    担任月光县县委书记,就像驾驶着月光号这艘船,你必须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既要严防表面的惊涛骇浪,又要严防在风平浪静掩盖下的暗礁险滩,还要防止不可预测的力量,将船掀翻,最终让船顺利抵达彼岸。

    当一个好的驾驶员不容易啊!尤其是驾驶月光号这艘船。

    对于诸葛瑾来说,以“高超娴熟”的技艺游走于县委书记与那些人之间,历经四任县委书记而“岿然不动”,直到我这里,第五任县委书记这里,才戛然而止,的确是一种本事和能耐。

    按照概率来说,他已经成功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不是失败。他没有输,当然也没有赢。

    担任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虽然不是在中心部门工作,但要看自己怎么想,就编几本书,主要是跟文字打交道,也不是主要跟人打交道,钱不少一分,工作还轻松了。既少**心,又进了城,若想开一点,也是说得过去的。所以,我认为,他是既没有输,也没有赢。

    在官场,一般来说,没有泾渭分明的阵营。但隐隐约约,时隐时现的阵营还是存在的。在官场上,针对具体的事情,每个人几乎每天都要选边站队。随着时间的推移,谁在谁边,就基本上可以估摸,可以观察,可以判断出来了。

    最有利也是最“危险”的,就是墙头草,风朝那边吹,就朝那边倒。可波诡云谲的是,风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变换万端的。

    假若有决胜局,假若最后有一方胜出,那胜出的一方,肯定不会待见墙头草。出局的那一方,也不会待见墙头草。两头都不讨好,这就是墙头草最“危险”、最“致命”的地方。

    我不知道,诸葛瑾倾向的那一方,是不是能提前知道诸葛瑾的工作变动,是不是曾经试图跟他说好话,曾经试图留住他。

    必须承认,诸葛瑾不是我最想请上级调整工作岗位的人,我最迫切需要的是时间,我担心调整其他人的工作岗位,会遇到巨大的阻力,既费时间又让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为难。

    我的判断是,诸葛瑾不是那一方的核心成员,那一方不会使劲全力,拼命护着他。所以,我不得不选择一个折中方案,一个稍微容易一点的方式,就是让诸葛瑾先期离开县委组织部部长的工作岗位,我需要一个更为正直、更为勇敢的人来取代他。。

    组织部部长的岗位太重要了,我必须让信得过的人来坐镇。

    我说:“谢谢你啊,诸葛部长,主动来跟我聊天告别,我本来是想找你聊聊天的。”

    “这是应该的啊,重新去一个地方,跟自己以前的主官话别,这是很正常的事啊,用不着说谢了,说谢就有些见外了。”诸葛部长说。

    “我看你有些不太高兴,是不是对这种安排不满意啊?”我问。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嘛。人不能总是呆在一个位置上啊,树挪死,人挪活嘛。何况我还是进了城呢,要知道,我们这样的干部,我们这样一个穷县,进城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啊。”诸葛部长说。

    “史部长那么有能耐,会钻营,拼命想进城,还只是到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我没什么操心,就不知不觉到了这个位置,有什么话可说的呢?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诸葛部长说。

    我打算安慰他一下,见他这么一说,就没有安慰的必要了。于是,我说:“史部长为什么那么急迫地想走呢?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部长的位置不差啊。”

    “史部长这个人很有思想,很有工作能力。就是私心太重了,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什么意思?”我问。

    “只要认为自己有利可图的事,他都要插手,不管是不是自己分管的事,尤其是对那些工程项目、物资采购、人员招聘、干部调动升迁,特别热心,可以说是大小通吃。”

    “他这样做行得通吗?”

    “本性使然,他才不管行不行得通呢?成功一次是一次,捞一点好处是一点好处。不成功就嫉恨人家,在各种场合说人家的坏话。”

    “那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呢?”

    “反正到最后,自己宣传部的人不待见他,县部委办局、乡镇的干部不待见他,最后弄得连县里的领导们也不怎么待见他,他完全成了孤家寡人,自己把自己搞臭了。算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觉得在月光县待不下去了,就自己活动到了市地方志办公室。换一个位置呆着,总比呆在月光县丢人现丑强啊。”诸葛部长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记得他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跟他送别。他的行李都没人跟他搬,宣传部自己的司机都不愿意开车送他。县里连简单的欢送会都没有开。可以说,他走的非常惨。”

    “我听说,以前的县委书记也走得灰溜溜的啊。”

    “以前的县委书记,好歹还有个县委办公室王主任跟他张罗,而史部长呢?没有任何人跟他张罗。”

    “那他是怎么走的呢?”

    “怎么走的?是我发动我组织部的人跟他搬的东西,人也是用我组织部的车送走的。即便这样,我们组织部的人,还七不愿意,八不愿意呢。”

    “唉,我以后走的时候,还不知道有没有人送呢。”我说。

    “我不知道你未来是什么处境?不过,我有一种直觉,要么比以前的县委书记更惨,要么比他们更好。”

    “这不是等于没说吗?”

    “你不怕得罪人,拼命维护老百姓的利益,触动了太多的人的利益,那些既得利益者不会善罢甘休,有可能会疯狂反扑。惨的一面,你有可能被解职。然后,像你的前任一样,灰溜溜地离开月光县。”诸葛部长说。

    “那更好的一面呢?”我问。

    “一种强大的民间力量,自发地眼含热泪,依依不舍地欢送你离开,就像古代那些深受百姓爱戴的官员一样。”诸葛部长说。

    我突然想起了省委组织部干部处副处长董向明说的话,要我、鼓励我“创造奇迹”,创造省委派出的县委书记在月光县工作时间最长的奇迹;创造如果我不提出调走,任何人都休想把我赶走的奇迹;创造如果我不得不离开月光县,数十万百姓十里相送的奇迹……。

    我笑着问:“那你说,我是哪一种可能性大一点呢?”

    “各百分之五十。”诸葛部长说。

    “那你期待我是哪一种结局呢?”我问。

    “我知道你对我有看法,否则,我不会这么匆忙地离开月光县。怪只怪我自己,平常跟你交心少,沟通少。不过,有看法也很正常。我毕竟在月光县干了这么长时间,对月光县有感情,我当然希望月光县好。希望月光县好,就希望你这样的县委书记,能在月光县多干几年。所以,我当然希望你的结局比前四任县委书记更好。”

    “你知道党史办的穆千秋主任是怎么回事吗?我听说,他在教育局党委书记任上干得好好的,怎么会调到党史办来呢?”我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