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49章谈心党史办主任(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9章谈心党史办主任(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49章谈心党史办主任(一)  我让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请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的主任穆千秋到我这里来一下。

    穆千秋来后,我问:“你知道红庙乡一号矿场老板焦作斌、七号矿场老板黎西煌被抓的事吗?”

    “知道啊。”

    “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顺乎民心,大快人心。”

    “但有人说,他们背景复杂,要我小心,防着点。”

    穆主任说:“在我们月光县,如果胆小怕事,什么事也干不了。如果认为自己是对的,大胆干,大胆往前走,说不定还可以闯过去。就这两个地痞无赖来说,他们多年作恶乡间,已经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角色,枪毙他们都不过分。”

    穆主任说:“但话又说回来,他们也有自知之明,用几个臭钱‘孝敬’了一些官员,织了一些关系网。照我看来,目前最坐卧不安的,应该是那些得了矿老板不少好处的官员。”

    穆主任说:“出头吧,重婚罪铁板钉钉,找不到出头的理由。不出头吧,又怕矿老板们把他们‘水’出来,自己进去。他们才是最难熬的人呢。”

    穆主任说:“做人还是不要贪这贪那,还是一身清白的好。不提心吊胆过日子,能睡安稳觉,也是一种幸福生活啊。我觉得,你该干嘛就干嘛,没必要担心什么。”

    我说:“我听说,你在党史办之前,是教育局的党委书记?”

    “是啊。”

    “那怎么到党史办来了呢?”

    “还不是得罪了小人,十件事办好了九件事,有一件事没办好都不行。”穆主任说。

    “怎么得罪人了?说来听听。”

    “在桂部长之前,原来县委宣传部有个姓史的部长,历史的史,插手教育局的大事小事乐此不疲。譬如,建设项目,人事安排,人员招聘,教师调动,幼儿入园,学生上学,学生分班,费用报销等等,他有时找局长,有时找我。”穆主任说。

    穆主任接着说:“我跟局长张文章还相处的不错,经常在一起沟通,一提起他我们就心烦,就头疼。但考虑到他是县委领导,能办的就跟他办了,有时很为难的事,也很勉强地办了。就两件事没办好,他就不舒服,就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哪两件事没办好啊?”我问。

    穆主任说:“一件事是他弟媳的事,他要我们把他弟媳调进来当老师,说实在话,领导开口,我们还是很重视的,派人事科对他弟媳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了解,感觉不适合当教师。我们县教育状况在全市本身就很落后,我们有雄心振兴我们的教育。要振兴教育,把好教师的入口关就是十分重要的一环。”

    穆主任说:“我们不能滥竽充数,误人子弟。尤其是对他的弟媳文凭进行验证的时候,发觉大专文凭是伪造的。我跟张局长商量了一下,认为这件事实在不能办。为了求得领导理解原谅,我跟局长一起专门到他办公室去,进行了汇报。汇报时,我看他脸色阴沉,明显不高兴。”

    “那你后来后悔了吗?后悔不该顶回去,应该让他弟媳当教师。”我问。

    “那倒没有,因为,我们认为做的是正确的事。我们不想得罪领导,但坐在这个位置上,总得有点良心,有点正义。领导要那样,得罪领导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那第二件事呢?”我问。

    “是建设工程,我们要建一所新校。本来,我们有严格的制度,有一整套流程。可史部长把我和局长专门叫到他办公室去,明确要求我们把新校建设工程给他的内弟做。我和局长不好当面顶回去,只好说回去研究一下。”穆主任说。

    “你们是怎么研究的呢?”

    “我们有个建设工程招标办公室,招标办按照工作流程审核了他内弟的资料,明显不符合要求。一是他内弟就是开的一般的公司,根本没有建设资质,二是他内弟过去从来没有做过建筑工程。您说,把工程交给他内弟做,我们能放心吗?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我们不敢掉以轻心,要对子孙后代负责啊!结果,他内弟的公司在走流程时,就被淘汰了。”

    “那你们怎么跟史部长交差呢?”我问。

    “没有办法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我跟局长一起到史部长办公室去,低头作检讨,等着挨批评。”

    “史部长是什么反应呢?”

    “史部长问,有没有比他更大的领导打过招呼?我们说没有。问有没有跟他同级的领导打过招呼?我们也说没有。问我们两人有没有自己的亲戚做,我们还是说没有。史部长就问,那别人能做,他内弟为什么不能做?”穆主任说。

    穆主任说:“我跟局长听得一愣一愣的,只好跟局长一起,轮流地、耐心地跟他解释,他就是听不进去。还批评我们不讲政治纪律,不守政治规矩,不讲组织原则。”

    穆主任说:“后来,党史办的主任退休,史部长就通过常委会,把我调到了党史办。”

    “按说,这事局长张文章也有责任啊。怎么不动局长动你呢?”我问。

    穆主任回答说:“先说第一件事,调史部长弟媳进来当老师的事,我是党委书记,主管人事,自然而然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啊。”

    穆主任说:“再说第二件事,确定建设工程项目的事,按照上级要求,凡属重大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的使用,即‘三重一大’,必须经集体讨论作出决定。对我们教育局来说,集体讨论作出决定就是党委讨论研究决定,我是党委书记,主持党委会,自然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史部长的矛头自然要首先对准我。”

    “那张局长就没事了?”

    “不是没事,史部长毕竟不是主要领导,一次拿掉两个主要负责人有难度,先把我拿掉后,准备下次再把张局长拿掉。”

    “那张局长拿掉了吗?”

    “还没来得及拿掉,史部长就调走了。”

    “调到什么地方去了啊?”我问。

    “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人,后来听说他病了,病得很重。再后来,他跟我发微信说,说我是一个很有正义感,很有责任感,很有工作能力的人,他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对我,不该这么整我。唉,人之将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听说你还干过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我问。

    “是啊。”

    “那你对我们县的民族宗教怎么看?”

    穆主任说:“就民族来说,我们县少数民族主要有维吾尔族,信奉伊斯兰教,大约是两三百年前,迁移来的,在我们县形成了两个自然村落,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主要的要求就是要建一座清真寺。”

    穆主任说:“就宗教来说,我们县信教最多的是基督教和佛教,基督教信教群众主要在教堂进行宗教活动,主要学习《圣经》,唱圣歌。佛教信教群众主要在佛堂进行宗教活动,学习佛教的一些经典及佛事活动。只要爱国爱教,在国家法律和法规的框架下活动就行,没必要紧紧张张,大惊小怪的。”

    “你对红庙乡的红庙怎么看?”我问。

    穆主任说:“红庙乡始建于隋朝,兴盛于唐朝,历史上多数时候,都是游人如织,香火鼎盛。根据史料记载,自唐朝以来,红庙庙会盛况空前,方圆百里的人都来赶庙会,逛庙会。红庙庙会也是重要的产品集散地,虽然战难有所中断,但一直到民国时期,红庙庙会都是一个经济中心,文化中心。”

    穆主任说:“过大年,逛庙会已经成了传统习俗的一部分。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块很好打,打的出,打的好,打的开,打的响的牌子。可惜这块牌子弄丢了。”

    “那我们能恢复起来吗?”我问。

    “我原来当民宗局局长时,曾经建议恢复庙会,恢复传统文化的优秀部分。要恢复庙会,就是要首先恢复重建红庙,但领导们的意见不一,看法也不一致。我当时还兼任过县政协专委会下面的民族宗教外事侨务委员会主任,多次在政协会上呼吁,多次联合政协委员提提案,但都是石沉大海,无声无息。”

    “那你说,假若我们现在要恢复重建红庙,你觉得有多大的难度?”我问。

    “最难的就是拍板难,决策难,如果领导们决定或者说同意复建红庙,其它的问题就简单多了。”

    “简单多了?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我去红庙原址那里去看了一下,感觉要恢复重建,需要一笔很大的资金,资金就是最大的难度啊。”我说。

    “复建红庙,首先领导们要拍板。如果拍板了,那问题没有您想象的那么难。”穆主任说。

    “你知道我们县的财政状况,十个坛子六个盖,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到哪弄那么一大笔钱复建红庙呢?而且,照我的观点,要复建,就要恢复历史上最为鼎盛时期的荣光,这花钱更多。”我说。

    穆主任说:“书记啊,复建宗教活动场所,没必要动用财政资金啊。只要寻找一位大德高僧,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说不定三下两下就大功告成了。如果书记决定复建红庙,我建议立即着手做恢复红庙庙会的一些工作,将红庙与红庙庙会的基础设施配套建设整体规划,同步建设。”

    穆主任说:“红庙建起来后,我建议立即将红庙庙会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申报,先弄一个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然后,再逐步完善,逐步规范,逐步申报省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后再申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穆主任的思路很成熟,很美好啊。”

    “现在不都在说,中国梦吗?月光县也应该有自己的梦啊,复建红庙,恢复红庙庙会在历史最为鼎盛时期的荣光并创造更大的辉煌,也应该成为月光梦的一部分啊。”穆主任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