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48章 谈心城管局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8章 谈心城管局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48章 谈心城管局长  送走了县环保局局长胡同方,县城管局局长崔进进来了。

    我问:“你知道红庙乡一号矿场老板焦作斌、七号矿场老板黎西煌被抓的事吗?”

    “知道啊。”

    “怎么知道的?”

    “是红庙乡城管中队告诉我的,我们的中队长也参加了红庙乡上午的乡村干部大会。听说矿老板被抓后,我们在一起议论,说您的胆子好大啊,什么马蜂窝都敢捅,连这些像吃了螃蟹一样,横着走路的人,您也敢动。”

    “你们都说怕这些矿老板,究竟怕什么啊?他们是一条命,难道你们不是一条命吗?”我问。

    “人跟人不一样,命跟命不一样啊,常书记。”

    “此话怎么讲?”

    “常书记啊,您来的时间不长,有些事情还不知道。我们有执法任务的单位都知道,那些矿老板跟市里的、县里的领导都打的火热,我们稍微一动,领导们的电话就来了,要我们放过他们,您说我们怎么办?”崔局长说。

    崔局长接着说:“我们县的违章建筑,大部分是这些老板们建的。我们要依法办事,照章拆除,可领导们说事出有因,情有可原。既要我们依法处理,又要我们友情操作。”

    崔局长说:“什么叫情有可原?什么叫友情操作?不就是要我们不管吗?我们县的违章建筑多,一些群众,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怪我们,都质问我们,都指责我们,我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我说:“我听说环保局的胡局长有个诀窍,谁叫他干违法的事,就要谁写条子,空口无凭,以此为证,你怎么不学一下呢?”

    “那是因为您要把他办进去,他害怕了。”

    “那我要以渎职罪把你办进去,你怕不怕呢?”

    “当然怕啊,谁愿意坐牢啊。”

    “那你怎么不吸取教训,仍然让违章建筑盖起来呢?”我问。

    “书记啊,这取决于您啊?”

    “你们依法处理违章建筑,是职责所系,怎么是因为我呢?”我问。

    “书记啊,如果上级对您有个明确的任期,譬如说三年,五年,我们的工作还好做一点。您们又没有一个明确的任期,说走就走了,您不知道,那些跟着书记走的人有多惨,书记前脚刚走,那些跟着书记走的人基本上无缘无故被撤职免职了。最好的结局,就是调到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单位。”崔局长说。

    崔局长接着说:“您说,谁敢一心一意跟着书记干?以前的四任都是这样啊。您是第五任县委书记,我说一句您不相信的话。你前脚刚走,那些跟着您干的人都会被挨整。我们县健康的政治生态几乎被完全破坏了啊。”

    崔局长气愤地说:“那些领导们贪得无厌,欲壑难填。不想着怎么发展全县经济,就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怎么中饱私囊。您说,我们县怎么能搞得好呢?”

    崔局长说:“我说句公道话,以前的四任县委书记都像您一样,很有责任心,很有抱负,很想好好把月光县治理一下。结果呢,屁股还没坐热,就走了,还让一些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崔局长说:“再说具体一点,我跟环保局胡局长就是两个典型的例子。如果您马上走了,胡同方倒霉,我还在城管局局长的位置上好好地坐着。如果您一时半刻还走不了,我倒霉,胡同方还在环保局局长的位置上好好地坐着。”

    崔局长说:“书记啊,我们县主要领导变化太频繁,县领导班子又不齐心,您叫我们基层怎么能履职尽责,怎么能搞好工作呢?做我们月光县的干部,难啊!”

    “那你说,怎么才能不难呢?”我问。

    “首要的一条,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有一个强有力的县委书记长久地坐在这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其它的都是免谈。”

    我平静地说:“那我问你,柳树乡三个村的书记是谁抓的?柳树乡的原党委书记柳顺平是谁抓的?威震一方的奋进集团董事长周怀南是谁抓的?昨晚,危害一方,几乎在月光县可以为所欲为的矿老板焦作斌、黎西煌又是谁抓的?”

    我是:“我再告诉你,原来月光矿业公司的董事长石远方,昇龙公司的董事长古汉科,我都在下令寻找,我不想让任何人逍遥法外,为所欲为。我是县委书记,我不强有力,我也没长时间坐在这里。但我敢这么做,按照你的理解,这都可以免谈吗?”

    我继续说:“我可以告诉你,月光县的四个突出问题,度假村不度假,奋进集团不奋进,矿业公司不出矿,凌河大桥不通行,我是怎么处理的?”

    我说:“关于度假村不度假,三个村的书记已经移交司法部门,等待他们的是牢狱之灾。柳顺平正在‘双规’中,监狱的大门正在向他敞开。我们正在对外招商,想一举盘活度假村。”

    我说:“关于奋进集团不奋进,周怀南跟柳顺平一样,监狱的大门正在向他敞开。奋进集团所在地,海水花园公寓正在建设中。”

    我说:“关于矿业公司不出矿,我们马上要搞一个盛大的恢复生产仪式。最初的石远方刚才已经说了,我们正在动用一切力量寻找他,想弄清矿业公司卖来卖去的最初的真相。”

    我说:“关于凌河大桥不通行,你也参加了新凌河大桥的建设仪式。而对七十多条生命殒落承担巨大责任的古汉科,我们也像寻找石远方一样,正在抓紧寻找他。”

    我说:“还有,因为我救人被洪水卷走,为峡光乡换回了一座造价300多万的大桥,那座大桥就明明白白摆在那里。还有,不到一年,我们将会有全省最好的县城市民休闲广场。你说,按照你的理解,这些都可以免谈吗?”

    “我可能用词不准确,我想我大概的意思书记应该明白。”崔局长说。

    我说:“关于我的任期问题,关于我能在月光县呆多久的问题,你不是第一个问的,也不是最后一个问的。不仅仅是你,我们县班子成员,我们的很多干部群众都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说:“实事求是地讲,我无法回答你,也无法回答那些问我的人。但是,有些事我可以告诉你,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同志问我有什么要求时,你知道,我们贫穷的月光县有多少要求要提啊,可我就提了一条,除了因为我不称职被撤换外,不要变动我的工作,月光县的县委书记不宜频繁地变动。”

    我说:“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也问过我,我也说的是跟上官书记同样的内容。其实,我说的跟你想的一样,月光县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县委书记长久地坐在这里。”

    我说:“我虽然不那么强有力,但我想长久地坐在这里。为我苦难的百姓打扫好房间,最终还月光县老百姓,包括你,一个明媚的天空,一个在蓝天白云映衬下,鸟语呢喃,溪水潺流,鲜花盛开的世界。”

    “书记好有诗人情怀啊。”

    “作为月光县县委书记,我当然有我的月光梦,我当然会向梦想出发。”

    “书记的梦过于美好,过于抽象,能不能说具体一点啊?”崔局长说。

    我说:“当然可以,第一步,由海水花园公寓开头,县委、县政府已经牵头举办了动工仪式,我们初步解决了奋进集团的出路问题。不久的将来,我们县会有全省硬件一流的学校、幼儿园和市民生活居住的花园公寓。”

    我说:“第二步,由市委、市政府牵头举办了新凌河大桥建设仪式,迈开了解决大桥垮塌遗留问题的步伐。一年以后,我们县将有一座通向美好未来的金桥。”

    我说:“第三步,由省委、省政府牵头举办矿业公司恢复生产仪式,解决矿业公司不出矿的问题。这件事我们正在策划中,我相信很快会举办。”

    我说:“第四步,由党中央、国务院举办月光县柳树湖度假村的开工典礼。最终从根本上解决农民上访的问题,让农民脱贫致富有个好的依托。”

    我说:“第五步,联合国秘书长亲临月光县,在实地查看脱贫致富奔小康、最终实现中国梦的情况后,向全世界庄严宣布,最贫穷的月光县把中国梦变成了现实,他代表联合国祝福全体月光县人民!这就是我,一个县委书记的月光梦!当然,这不仅仅是月光梦,也可以说是中国梦的一个缩影。”

    “书记的梦好宏伟啊,能实现吗?”崔局长问。

    我说:“我开始这么说的时候,没人相信。做自己的梦,让别人去说吧。我不管别人怎么说,现在,我至少往前走了两步,正在筹备第三步。还有第四步,第五步,无论前面的路有多艰难,我正在脚踏实地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还是屈原说的好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祝福书记梦想成真啊!”

    “不能单方面祝福我梦想成真,而是我们一起,为实现梦想而努力。”我说。

    “行,一起努力。”

    “我们从你说的我的宏伟的梦想回到现实,我就抱定一点。我不管谁有什么背景?不管谁有什么来头?谁侵犯老百姓的利益,我就找谁。谁跟我们老百姓过不去,我就跟谁过不去。我现在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