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46章 有话公开说(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6章 有话公开说(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46章 有话公开说(二)  县信访局局长朱伟丝毫没有在意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的情绪,很认真地回答说:“刚才,常书记说了四个方面需要提前注意的问题,我梳理了一下,第一是矿老板家人上访的问题,第二是矿工因工资不能发放上访的问题,第三是说情的、打招呼的问题,第四是可能引起的群体**件问题。”

    朱局长说:“我来一一回答领导。第一,关于矿老板家人上访的问题。我们分析一下,究竟谁会上访?先说大老婆及其家人,自己的男人家外有家,自己就觉得丢人,怎么会上访?怎么有脸来上访?”

    朱局长说:“再说小老婆及家人,自己本身名不正言不顺,怎么会来上访?如果偏要上访,自己不就是重婚犯吗?再多抓一个重婚犯也是有可能的,他们怎么会愚蠢到这种程度?怎么会自己往枪口上撞?自己找霉倒?”

    朱局长说:“还有就是矿老板的父母和兄弟姊妹,矿老板不检点,找这么多女人,养这么多孩子,他们好意思来吗?”

    朱局长自信地说:“所以,我认为,第一种情况不会发生,万一发生了,我们信访局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们打发回去。”

    朱局长说:“第二,是矿工因工资不能发放上访的问题。这个问题肯定存在,如果矿工们来了,他们是弱势群体,我们一定热情接待,文局长在这里,我们与公安局联合起来,从看守所里也要找矿老板把钱要出来,支付给矿工。我觉得,这一点也无需多操心。”

    朱局长说:“第三,是说情的、打招呼的问题。来说情的、打招呼的,要么是我们县领导的领导,要么是对我们的县领导个人、对我们县有强大影响力的人物,他们一般是私下说说,也用不着成立一个什么工作组来应对。”

    朱局长说:“第四,是可能引起的群体**件问题。群体**件我们见得多了,没有什么能吓唬人,吓住人。再说了,两个矿老板把好端端的红庙乡弄的乌烟瘴气,民愤极大,不枪毙他们,就算便宜了他们,谁愿意跟他们一起闹?”

    朱局长说:“两个矿老板已关押,何时出来还是未知数,谁愿意冒着风险挑头闹事?充其量就是拿着大把大把的钱,幕后活动,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朱局长总结说:“通过以上分析,我认为没必要兴师动众,成立什么工作组,赵书记也用不着挂个组长的空头衔。大家该干嘛就干嘛,有什么事交给我们信访局办,我们保证在县委、县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把事情摆平。”

    我说:“朱伟局长有勇气把心中所思所想一条条说出来,精神可嘉,无论对错,都值得表扬。在坐的各位,看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建议,都说出来,我们议一下,有话公开说,摊牌讲道理。”

    卫计委主任刘章鹏说:“两个矿老板的重婚罪明摆着摆在那里,抓人也是铁板钉钉,将来判刑坐牢也是铁板钉钉。公事公办,依法办事,我们用不着担心什么。我赞成朱局长的意见,用不着成立什么工作组了。我表个态,县委、县政府有什么吩咐,我们随叫随到,坚决不拖县委、县政府的后腿。”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谭新标说:“朱局长一向能说会道,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能把活人说死,死人说活。黑白不颠倒,乾坤不挪移。建议不要成立什么小组了,有事交给朱局长处理吧。我表个态,随叫随到,要人给人,要钱……要钱工资扣。”

    我们都笑了起来。

    朱局长说:“谭主任,我是党国忠臣,你可别糟蹋我啊。”

    “我哪敢糟蹋你啊,我是在领导面前表扬你啊,你完全心中没有数。”谭主任说。

    公安局局长文胜天说:“怪不得谭主任说朱局长能说会道了,即便成立小组有千万条理由,也会被朱局长说没了。算了吧,说没了就没了吧,不成立小组也罢。我还是表个态,只要县委、县政府一声令下,指哪我们就打到哪。”

    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说:“原来我是赞成成立小组的,朱局长一开金口,就把成立的理由说没了。我表个态吧,县委、县政府的决定,我坚决服从。”

    常务副县长钱一兵说:“首先,我赞成公安局的果断行动,那两个矿老板,该抓,抓得好。”

    钱县长说:“其次,我想谈一谈抓他们两个人的连锁反应,一方面,我们的常书记、马县长非常谨慎小心,拟成立以赵书记为组长的庞大的小组,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状况。另一方面,具体办事的单位,譬如说信访局,认为没什么了不起,信访局完全可以应付,用不着成立小组。”

    钱县长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刚才一些同志已经说了,两个街头小混混,掀不起什么大浪,别事情没发生,就自乱阵脚,害怕的不得了。”

    钱县长说:“我很赞成**说的话,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对于两个矿老板被抓的事,我们不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抓了就抓了,怎么的,有本事、有胆量来闹啊,来叫板啊,我们的朱局长在这里恭候着呢。这是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

    钱县长继续说:“我们再往深里好好想一下,为什么两个矿老板在红庙乡多年违规采矿无人管理?为什么把红庙乡弄得乌烟瘴气无人过问?为什么任由他们肆无忌惮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为什么百姓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

    钱县长说:“为什么百姓多年来像盼青天大老爷一样盼着我们解救他们,我们却无动于衷?为什么民怨沸腾,我们却麻木不仁?为什么红庙乡好端端的青山秀水之地,变成了环境污染之乡?”

    钱县长说:“为什么多年来任由汤吉祥、居如意在那里为官不为,让那些矿老板们、石老板们肆意践踏百姓利益?为什么我们不能果断采取组织措施,及时让一些敢作敢为、有担当的干部去履职尽责?为什么?为什么?”

    钱县长说:“今天一些老同志都在,我把憋了很久的话公开说出来,不是对谁有意见。我是说,仅仅抓一两个证据确凿的重婚罪犯,就使得我们如临大敌,成立庞大的小组预先应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还有一些幕后我们不可能完全知道的原因,不可能完全知道的阻力,不可能完全知道的干预。所以,我引用了**的话,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钱县长接着说:“我个人觉得,仅仅简单地、蜻蜓点水地以重婚罪抓这两个矿老板是远远不够的,我建议成立专门小组,由县纪委牵头,具体清查矿老板们的各种问题,拉开一张法律的大网,对他们张网以待。”

    钱县长说:“我觉得,成立这个小组比成立赵书记任组长的小组要有意义得多,重要得多。我就说这么多,说的不对的请大家批评。如果不小心得罪了、冒犯了各位,请各位海涵。我表个态,个人服从组织,坚决按县委、县政府的决定办。”

    赵书记说:“在开通气会前,常书记担心在抓了焦作斌和黎西煌后,会引起连锁反应,专门把我找去,商量成立应对小组的事,并建议我出任组长,我是答应了常书记,一定把组长干好的。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尤其是朱局长的豪言壮语和钱县长的慷慨陈词后,我很受启发。”

    赵书记说:“我提两点建议,一,应对小组就不要成立了,有什么事先让朱局长在全面顶着,我们在背后撑腰。实在顶不住,我们不推卸责任,马上站出来。二,我赞成钱县长的意见,尽快调整红庙乡的领导班子,建议由组织部诸葛部长拟定名单,报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我表个态,坚决服从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坚决按县委、县政府的决定办。”

    我对县政协主席骆丹说:“骆主席,请您说几句吧。”

    骆主席说:“关于红庙乡,关于环境污染与治理,以前,我们的政协委员提出过几分提案,因为难度大,县政府不好落实,就没有采纳。”

    骆主席说:“我个人认为,无论什么原因,只要矿老板们伏法,就有利于红庙乡环境的治理。对于公安局的果断出击,大快人心,我大力支持。”

    骆主席说:“至于成立应对小组的事,刚才大家都发表了意见。我觉得,还是先不要成立为好。”

    骆主席说:“刚才还说到了调整红庙乡领导班子的事,我觉得钱县长和赵书记的意见很好,请县委尽快决断吧。”

    骆主席最后说:“我也表个态,坚决支持县委、县政府的决定,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实在没钱,就像政府办谭主任说的,扣我工资。”

    我说:“孙主任,您的意见呢?”

    人大主任孙凌云说:“首先,我很感谢常书记、马县长,重要的事情总是主动跟我们通气,找我们商量,把我们这些老同志很当人。”

    孙主任说:“我觉得公安局抓两个王八羔子抓得对,那么多女人招摇过市,不知收敛,实属祸由自取,罪有应得。”

    孙主任说:“至于成立应对小组的事,不成立就不成立吧,先让朱金嘴,朱牛皮顶着再说。”

    孙主任说:“至于调整红庙乡吉祥和如意两个不称职混账的事,我坚决赞成。”

    孙主任最后说:“我也表个态,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实在没钱,就像骆主席说的,扣我工资。”

    我说:“我们开的是短会,是通气会。马县长,该你收尾了。”

    马县长说:“焦作斌、黎西煌两个王八蛋玩女人不知道收敛,抓他们是他们咎由自取,自撞枪口,我没有意见,对公安局的迅速行动表示赞赏。”

    马县长说:“至于成立应对小组的事,我看就算了吧,让朱伟给我们顶住吧。”

    马县长说:“还有调整红庙乡两个主要负责同志职务的事,建议请诸葛部长尽快拿个名单,报常委会讨论吧。”

    马县长说:“在这里我要特别说一下,今天的通气会是我要开的。常书记来的时间不长,认为一个重婚罪,两个街头小混混没有必要兴师动众。我在月光县工作的时间长一点,觉得把大家通知过来,把情况说一下,互相商量一下,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还是很有必要。我就说这些,具体意见以常书记说的为准。”

    我说:“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以马县长说的意见为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散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