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42章 直面矿老板(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2章 直面矿老板(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42章 直面矿老板(二)  “你到矿场的当天,我的人听说要关停我的矿场,就跟我打电话。我当即跟红庙乡的老大汤吉祥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去矿场,不要关停我的矿场。”红庙乡一号矿场老板焦作斌说。

    我判断的没错,红庙乡党委书记汤吉祥果真是矿老板打电话到一号矿场的。于是,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汤吉祥好歹是一名镇党委书记,他凭什么听你的啊,你叫他去,他就去?”

    “他不听我的,听谁的?他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我要他到哪他就得到哪,我要他咬谁他就得咬谁。”焦老板毫不隐晦,毫无顾忌地说。

    看来,还是自己不正,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啊。

    我故意问:“汤书记去了你的矿场吗?解决了你的问题吗?”

    “去是去了,他不敢不去。可他是个废物,是头蠢猪,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人家根本不听他的,他也不敢开口跟你说。”

    “那你怎么办呢?关停一天损失很大啊。”我说。

    “是啊,这么大的损失,我心疼啊。我问了一下,关停矿场是县环保局开的单子。我就找了环保局局长胡同方。胡同方说,只要有一个领导同意不关停,就马上撤销关停的单子。绝不耽误我一分钟时间。”

    “你不是会找人吗?县里那么多领导,随便找一个,打声招呼不就行了吗?”我说。

    “我找了副县长钱一兵,钱一兵很不够意思,怎么说都不打招呼。”

    “那你接着找啊,我们县里,领导不多的是吗?胡同方再怎么犟,也不敢跟领导对着干啊。”我说。

    “是啊,我找了副书记赵程大,他当着我的面给胡同方打了电话,让胡同方不要继续关停我的矿场。”

    “我们的县委副书记,又是政法委书记,统管公检法,说话应该很有分量,很管用啊。”我说。

    “是很管用。”

    “管用干嘛还来找我?”

    “可胡同方说,要赵程大写个条子。见到条子后,马上撤销封条,矿场马上可以开工。”

    “那你就叫赵书记划个条子啊,随手划一下,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可赵程大那个老狐狸,我平时对他不薄,怎么说就是不写条子。不写条子,胡同方就不同意重新开工。”

    “那你就接着找人啊。”

    “我找了马志,就是县长。他对我很客气,也是当着我的面,给胡同方打了电话。胡同方满口答应,就是要一个书面的东西。”

    “一县之长说话应该管用啊。”

    “是管用,可就是不出书面的东西。不出书面的东西,胡同方就不敢办。不敢办,我的事就解决不了。”

    “那你要他出啊。”

    “我说了,他就是哼哼哈哈,怎么也不出。”

    “那你接着找人啊。”

    “我找了孙凌云,就是那个人大主任。他马上给胡同方打了电话,可胡同方还是要见条子。气的孙凌云摔了电话,大骂胡同方。说要动用人大的任免权,撤了胡同方那个乌龟王八蛋的职。”

    “那你接着找啊。”

    “没办法,我只好找了市里的大干部、副书记王伯年,王伯年给县里的赵程大打了电话,让赵程大具体负责办理我的事,把我的事办好。要我回头再找赵程大,我回县里又找赵程大。赵程大跑到环保局,当面跟胡同方说,要胡同方开绿灯。”

    “胡同方开了绿灯吗?”我问。

    “可胡同方这个犟东西,非要赵程大写条子。写条子就办,不写条子坚决不办。把赵程大肺都气炸了,赵程大的牌子也不好使。胡同方这个犟东西,得罪这么多人,肯定没好果子吃。”

    “那你怎么办?”我问。

    “最后,他们对我说,找谁都没有用,只有找县委书记有用。这不,我就来找你来了。书记,你发个话,或者,打个电话,让胡同方这个犟东西,不要继续关停我的矿场吧。”焦老板说。

    “你可以继续找上面的大领导啊,大领导官大权大,谁不听可以撤谁的职啊。”我表面依旧平静地说。

    “算了,算了。找来找去,还是要找你,空耗油没有什么意思。”

    “你不找人,每天那么大的损失谁负责啊?”

    “我谁也不找了,我就找你。”

    “你找我有什么用呢?”

    “胡同方那个犟东西听你的啊。”

    “他也听赵书记,马县长,孙主任的啊。”

    “可他们不写条子啊。”

    “为什么他们不写条子呢?”我问。

    “还不是怕把‘把柄’落在别人手上啊。”

    “他们那些老资格、老领导开口,胡局长都要写条子,我这个新来的,说不定还不如他们呢。你找我有什么用呢?”我说。

    “那你说找谁有用?”

    “找胡局长啊,单子是他开的啊,他可以开,也可以撤啊。谁家的孩子谁家抱,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可他就是要凭条子才能撤啊,不给条子,他就是不撤啊。”

    “那你就自己撤啊,你好脚好手的,撤一个停工的封条就那么难吗?”我说。

    “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啊?”

    “怕罚。”

    “你还知道怕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我说。

    “谁敢跟**作对啊,蒋介石800万军队都打不赢**。联合国那么多军队都败在**手下,何况我只是一下小老板。”焦老板说。

    “怎么了?什么时候焦老板变得这么谦虚了?”

    “我哪敢谦虚啊,实话实说。**就是最大的老大,老大中的老大啊。”

    “你知道**为什么能成为执政党吗?”我问。

    “靠枪杆子啊,**也说了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你还没说到点子上,照我看来,是靠替穷人说话,替穷人撑腰,替老百姓打天下,替老百姓守天下。”

    “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也不想听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只是想问你,我矿场停工怎么办?”

    “不是说了吗?谁让你停工就找谁啊。”

    “常书记,我们不兜圈子了,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来直去吧。我的矿场就是你下令停工的,明说吧,你要什么?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你要东西,我可以买来送给你。”

    “我要东西。”我说。

    “这就对了嘛,常书记是个爽快人,有话好好说,以后见面我们还是朋友嘛。你说,你要什么?”焦老板有些兴奋地说。

    “我要的东西恐怕你买不起。”

    “你说吧,除了**城楼外,其它的东西,我还是买得起的。”

    我依然平静地说:“我要红庙乡的青山秀水,你买来,送给我吧,我一定收下,绝不跟你讲客气。”

    焦老板有些惊愣,有些错愕地望着我。

    “书记,你这是逗我玩啊?”焦老板缓过神来后问我。

    “你狠啊,焦老板,你很有能力啊,你逼得一个县委书记在老百姓面前泪流满面,我佩服你啊。”我说。

    “你说的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你知不知道,在红庙乡一号矿场,就是你的矿场旁边,村民们生活在一种什么状态下?你知不知道,月光县县委书记,就是本人,面对着受到矿尘污染、噪音污染、生活用水污染、溪流污染等各种污染的村民们无地自容,泪流满面?”

    “上面不是说了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先富,先赚再多的钱,我也没意见。可是,赚钱也要遵纪守法,也要凭着道德,凭着良心去赚啊。总不能昧着良心,去坑蒙、去伤害老百姓啊!”

    “这是免不了的啊,改革嘛,发展地方经济嘛,总要有些成本,总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啊。”

    “但也不能这样牺牲啊。你知不知道,曾经好端端的青山秀水之乡,在你和其他一些人的操弄之下,变成了环境污染之地。”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国家需要矿石,我们采矿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是为国家做贡献啊。”

    “我们不要带血的贡献,国家也不需要带血的贡献啊。”

    “这么说,书记,常书记是铁了心与我们过不去了?”

    “不是我与你们过不去,是你们与老百姓过不去。你刚才说的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跟你直来直去吧,我可以明确无误地告诉你,我一定要把老百姓曾经有过的青山秀水还给老百姓,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为非作歹,无法无天。只要我在这里一天,我就这么干一天。无怨无悔,至死方休。”我说。

    “那我要问书记了?”

    “你问吧。”

    “你知不知道,你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前前前前任是怎么离开月光县的?”

    “你别说的那么拗口好不好,前四任县委书记被你们撵走了,我是即将被你们撵走的第五任县委书记,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是这个意思。”

    “如果你,如果你们能撵走我,那我就要跟你,跟你们烧高香了。孤儿寡母还天天等着我回去呢,拜托你,拜托你们,麻烦你,麻烦你们,赶快把我撵走吧。”

    “你别这么自信,这么狂傲,说不定,你的命运,比你的前四任更惨呢?”

    “没关系,悉听尊便。”我说。

    “那我们走着瞧。”焦老板恶狠狠地说。

    “走着瞧。”我平静地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