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18章 市长书记有话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8章 市长书记有话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18章 市长书记有话说  早早起床,由秘书程华国开车,直奔市政府。

    在秘书的引导下,我来到了市长卢向阳同志办公室。卢市长起身热情跟我握手,寒暄了一下。

    我说:“卢市长,我知道您很忙,我只耽误您五分钟时间。”

    “你大老远跑来,总要喝杯茶啊,总要坐一下啊。别慌,你慢慢说,我们慢慢聊。”卢市长说。

    我把我们县主要的工作情况提纲挈领汇报了一下,又着重汇报了新凌河大桥重建仪式的准备情况。总之是,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领导来开张。

    “你给我派的活就是讲话吗?”卢市长问。

    我说:“不是我派的,您借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给领导派活啊。是上次,您跟翁书记一起商量的,我这是落实领导指示啊。”

    “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知道,讲话是我要求的,我要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市民公开作检讨,我对七十多条生命,负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啊!凌河大桥垮塌后,我的良心一直在不断地受到谴责。你看,新凌河大桥重建仪式能不能现场直播啊?说不定我这是最后一次公开讲话了,我要向五百多万市民作出深刻沉痛的检讨。”

    “卢市长啊,公道自在人心,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您也别这么悲观,别这么自责了。您说的直播不直播,您自己可以决定啊,我们哪能说能或不能呢?”我说。

    “你是不是还要向翁书记汇报啊?”卢市长问。

    “是,这么重大的事情,肯定要当面跟他汇报啊。”

    “那你跟翁书记汇报时,就说一下我的意见吧,我坚决赞成现场直播,我想把我的沉重、沉痛的心情传递到每一位市民。”卢市长说。

    “卢市长说的市民,包括我们月光县最偏远山区的村民吗?”我笑着问。

    “当然啊,必须的啊,他们也是我们的市民啊。”卢市长说。

    “卢市长心里想着他们,我要代表他们,谢谢您啊!”

    “我还做得很不够,谢谢就免了。我这里没什么事了,你抓紧时间去找翁书记吧。”卢市长说。

    “我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汇报,再耽误您几分钟。”我说。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我汇报说:“昨天,我去了一趟红庙乡。那里无序开山,采石取矿到了惊人的程度,原始的、露天的、破坏性的、掠夺性的开采随处可见,矿尘满天,污水横流……,几乎整个红庙乡都乌烟瘴气,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昔日山清水秀之地,变成了环境污染之乡。我见了一号矿场周边的村民,看了他们生活的现状,听了他们的诉说,我实在忍不住哭了起来,村民们也哭成了一片。我想下定决心,出重拳进行治理。”

    “好啊,干工作就是要有这样的魄力。我支持,大力支持。你具体要我、要市政府做什么?”

    “不要您们做什么,就是我们在采取行动时,那些幕后的、有利益勾兑的官员们,那些手眼通天的矿老板们、石老板们,还有一些有利益勾兑的人来找您们,一是说我们的坏话,二是要您们出面说情打招呼。如果发生这些事,还希望您和市政府能跟我们撑腰,旗帜鲜明地支持我们。”

    “好,我们马上要开政府党组会,政府全会,我还要在会上说,大力支持你们,不给你们添乱。”

    我有些感激地说:“谢谢市长理解,谢谢市长支持!”

    告别卢市长,我到了市委。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不在,我给翁书记的秘书打了电话,秘书说,翁书记正在陪省国土资源规划厅的领导调研。我请秘书转告翁书记,能不能抽空见我几分钟。

    我等了一下,秘书回话说,翁书记问,半个小时够不够?我说够了。秘书要我赶到市松阳大道旁边的一个工地去。

    我赶到了工地,秘书把我引到一个小车上,翁书记就坐在车上。

    翁书记说:“有什么事,你尽管放心说,我车里安装有防窃听设备。”

    我笑着问:“有录音设备吗?”

    翁书记说:“没有,我这人是最反感安装那些东西的。”

    我说:“我就简单汇报三件事,一是新凌河大桥重建仪式的事。”我在汇报了准备情况后说:“刚才我跟卢市长汇报过,他态度坚决,说要电视台现场直播,请您定夺。”

    “你觉得呢?”翁书记问。

    “您是市委书记,您是领导,您决定啊。”我说

    “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吗?”

    “直播当然效果好些。”

    “那我们就现场直播吧,下午我再跟宣传部说,你可要跟我精心准备,不能有任何闪失啊。”翁书记说。

    “请书记放心,我保证不出任何纰漏。”

    “你刚才说,这次重建仪式谁主持?”

    “王书记啊,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伯年同志啊。”

    “为什么是他主持啊?”

    “您和市长都有活,接下来应该排到他啊。”

    “你不提起他,我的心情还好受一点,你提起他,我就难受,就生气,就害到他手上。不要他主持,你来主持吧。”

    我说:“翁书记啊,这是市委、市政府举办的很隆重、很庄严的新凌河大桥重建仪式,我一个基层的人,怎么够格呢?再说了,不是还有常务副市长等其他领导吗?让他们来主持吧。”

    “就你主持,在你的地盘上,你不主持谁主持?再说了,你也跟我立过军令状的,你不主持谁主持?你想推卸责任啊,你想开溜啊,没门。”翁书记坚持说。

    “翁书记,我不是想推卸责任,不是想开溜。我保证一直在现场,我保证在一年之内,还您一座全市人民通向美好未来的金桥。但您让我主持,怎么说都不合适啊。”

    “你别说了,就你主持。第二件事呢?”翁书记问。

    我汇报说:“昨天,我去了一趟红庙乡。那里原始的、露天的、破坏性的、掠夺性的开采随处可见,矿尘满天,污水横流……,山河破碎,满目疮痍。昔日山清水秀之地,变成了环境污染之乡。我想痛下决心,出重拳整治。”

    “好啊,干工作就是要有这种魄力。”

    “可我担心啊。”

    “你担心什么?”翁书记问。

    “我担心那些幕后的官员们,那些手眼通天的矿老板们、石老板们,还有其他的一些人来找您们,一是向您们告状,说我们的坏话,说我们违法违章乱来;二是要您们出面说情打招呼。”

    “你别担心,你放手去干吧,我坚决支持你。你提前跟我说的好啊,我还要在市委全会上,在全市党政干部大会上专门强调,谁插手,谁在幕后活动,一定严惩不贷。”

    “谢谢翁书记跟我们撑腰,谢谢书记旗帜鲜明地支持我们!有您撑腰,我的胆量就更大了,干劲就更足了。”

    “第三件事呢?”翁书记问。

    “就是,就是关于干部人事问题的。”我小心翼翼地说。

    “别吞吞吐吐,这里就我们两,有话尽管说。”

    “我到月光县有几个月了,干部一直未动。您能不能支持我调整一下干部啊?”

    “怎么调整?”

    “能不能把我们县组织部统战部部长诸葛谨同志调动一下啊?”我小声说,瞪大眼睛望着翁书记。本来,我最想提出来的是把人大主任孙凌云,县长马志,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赵程大之中的一个人调动一下,但考虑到这样做可能太费力,可能会牵动的人太多,可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而我迫切需要人手,恨不得马上给人手派活。想来想去,只有退而求其次了。

    “怎么调动?你说详细一点。”

    “您能不能帮助安排一个人啊?”

    “说吧,车上就我们两个人,别吞吞吐吐的。”

    “能不能帮助我们把县审计局长边西林同志,安排到县委组织部长的岗位上去啊?”我鼓足勇气,向翁书记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建议。

    “说说你的理由。”

    “边西林同志多年从事审计工作,是我们市,我们县不可多得的审计专家。他为人诚实正直,爱憎分明,不畏艰难,不怕威胁,拒绝利诱,跟我们审出来了不少的经济犯罪问题,为我们严惩害群之马提供了直接而具体的帮助,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他多年审计各个单位的账务,对各个单位的账目和负责人是好是坏有比较透彻的了解,是严把干部任免关的不二人选。”

    见翁书记不语,我接着说:“翁书记啊,您知道,我们县的问题积压很多,有些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便我有三头六臂,累死也忙不过来啊。我迫切需要边西林同志帮我把关,淘汰一批碌碌无为、自私自利的干部,任用一批公道正派,能干事、肯干事、敢干事的干部。让这些干部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一心一意带领群众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月光梦。从大的方面来说,月光梦也是中国梦的一个缩影啊。”

    我继续说:“翁书记啊,我跟边西林同志多次聊天过,他从来没有提过任何升迁调动的事。他唯一的梦想是,要我们早点批准他退休,颐养天年。这么好的同志不用可惜了。翁书记,给他加个套,让他继续干活吧。”

    翁书记说:“记得我去省里开会时,上官书记找我谈心,问我对他最大的意见是什么?我说,最大的意见就是让小刚同志来晚了,如果让小刚同志早点来月光县,该有多好啊。上官书记说,派小刚到月光县,他心里也捏了一把汗呢。我知道,你很有事业心,很有雄心壮志,很想把所有的工作都干好,你干得也很累。你看你,才来几个月,就又黑又瘦。上官书记看到你这个样子,说不定会骂我的人呢。你说的调动诸葛谨同志的事,任用边西林同志的事,我会抓紧时间办理的。”

    “翁书记啊,能不能快一点啊,我恨不得马上就跟他派活呢。”

    “再快也要走程序啊,小刚。我还有件事提前跟你说一下,我对凌河大桥垮塌负有重大的、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对七十多条生命怀有巨大的愧疚,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国务院的调查报告出来后,我会马上请辞。不管我到哪,不管我干什么,希望你常来看看我啊。”

    停顿了一下,翁书记接着说:“我还要提醒你一下,我还在市委书记的岗位上时,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能办的事,我马上办。不能办的,我一定跟你说清楚。”

    “谢谢书记!看您是毫无疑问的。您说您自请辞职,我们怎么办?您想撇下我们不管吗?”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翁书记叹了口气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