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99章 校园情人动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9章 校园情人动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99章 校园"qing ren"动怒  我像一个乖孩子,表面看起来十分安静地靠在在床上,内心却有些莫名的激动,似乎有所期待地等待高迎春的到来。

    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高迎春进来了,一改往日的容光焕发,一改往日的阳光灿烂,一改往日的热情开朗,一改往日的“一往情深”,脸色阴沉,看起来还有些怒气冲冲地进来了。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见面是这个样子?这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愣住了,傻傻地、似乎有些无辜地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

    曾经熟悉的高迎春不见了,曾经在想象中,在梦中出现的那个似乎永远微笑着的、温馨着的、热情着的、飘逸着的高迎春不见了。站在我面前的高迎春让我感到很陌生,我心里有了一点疑惑和害怕的感觉。

    高迎春开口了:“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啊?”

    “我成了什么样子啊?”我疑惑不解地望着她,想从她生气的脸色和语气中读到什么,明白一些什么,感受一些什么。

    “你怎么能这样?”高迎春依旧很生气,甚至可以说是很愤怒的样子。

    “我怎么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究竟想说什么?是不是看见我无精打采、毫无血色、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心烦啊?”高迎春的样子让我懵懵懂懂,不知所以,越来越糊涂了。

    程秘书进来倒了一杯茶,小声说:“高记者,你有话慢慢说,常书记昨天中午才苏醒过来,还很虚弱。”

    我用手示意程秘书出去。

    程秘书出去后,高迎春说:“你知不知道啊?外面那么多人排队来见你,你以为别人都没事干啊?你要见就痛痛快快地见,要不见就痛痛快快地请别人走,你把那么多人耗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这么摆谱,这么傲慢,就这么耍威风,怎么得了啊!这样下去,还怎么能为老百姓服务呢?老百姓还能指望你什么呢?”

    “真有那么多人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这么官僚,就这么高高在上,就这么脱离群众,就这么不体恤民情,怎么得了啊!你这样做对得起老百姓吗?对得起纳税人吗?对得起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给你一个施展能力和抱负的舞台的组织吗?”

    “你别说了,别说了,我改还不行吗?”

    我给程秘书打了电话,请他进来。

    程秘书进来了,我说:“你去把姜院长请过来吧。”

    程秘书走后,我对高迎春说:“你消消气,喝点茶吧,刚才程秘书说的是实话,你也不想一想,一个昨天才从鬼门关走出来的人,能活下来就是万幸,还能有多大精力去判断、处理一些事情呢?”

    见高迎春不语,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开‘后门’,说好话进来的。”

    “开谁的‘后门’?跟谁说好话啊?”

    “开你的秘书的‘后门’啊,程秘书很机灵,他看见我在跟他招手,估计进来跟你说了,你同意后,他就叫我进来了。”

    “不是叫,是请。我是让程秘书请你进来,不信待会儿你问他。”

    “我问他干什么,吃饱了撑的,进来就行了,叫、请有多大差别?”

    “你是新华社的名牌记者,关于叫、请的差别,还需要我教吗?”

    “算了,算了,我不跟一个病人计较了。口渴了,我喝茶了。”

    “你坐下来,慢慢喝,没人会抢你的茶。”

    程秘书和县人民医院院长姜帮超进来了。

    “在外面排队要见我的是什么人啊?”我问。

    “一些新闻记者,一些群众,还有一些是县里各方面的负责人。我初步了解了一下,新闻战线、教育战线和峡光乡的人最多,还有峡光中学女教师应姗红的父母。”

    “应姗红的父母不是被王主任劝走了吗?怎么又来了?”我问。

    “应姗红的父母早上被王主任劝走了,因为在医院照顾应姗红没离开,抽空又来了。”

    “大概有多少人啊?”

    “不低于一百人吧。”

    “这么多人啊!让那么多人耗在这里很不好,我这个样子又不方便见他们,医院应该只能有看病排队的人,不应该有那么多不是因为看病而排队的人。这位新华社的高级记者刚才严厉批评了我,我们闻过则改吧。这样吧,姜院长,你临时抽几个人,跟程秘书一起去做工作吧,争取把他们都劝回去。”我说。

    “如果劝不走呢?”姜院长问。

    “如果他们不听劝,就请程秘书跟县委办公室王主任打电话,请他出面通知组织部、宣传部、教育局、峡光乡和其它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来做工作。”

    “万一还劝不回去呢?”姜院长问。

    “姜院长真是专家型领导啊,做事严谨,喜欢把事情弄清楚,弄清楚了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很好。如果真这样,如果还真劝不走,你作为院长亲自出面,告诉那些人,说估计我的身体会有好转,明天说服我一定见大家,行吗?我说清楚了吗?”

    “说清楚了。”

    “那你们去吧,辛苦你们了。”

    病房里又剩下我和高迎春,我坐在病床上,她坐在我不远处的沙发上。

    “我这样处理行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闻过则改,闻过即改就是好同志。”高迎春不紧不慢,平平淡淡地说。

    她拿起手机,对着我不停地拍照。

    “你还没闹够啊,请你别写我,偏要写我,一点也不听话,让人心里很不爽,这回拍这么多照片干什么啊?”

    “征婚啊。”

    “我不是有老婆有家吗?”

    “像你这么事业有成,年轻帅气,有才华,有成熟男人魅力,不怕牺牲,敢于扑进汹涌的洪水中,勇救落水美女的男人,一个老婆一个家怎么够呢?”

    我说:“这么说,你想离婚,再着红装,再披婚纱嫁给我?”

    “嫁给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美。一个穷山沟的打工仔,想娶大城市的国家顶级新闻机构的高级王牌美女记者,亏你敢想啊。”

    “我不跟你斗嘴了,你来干什么啊?”

    “来现场采访啊,我昨天就来了,实地查看了现场,从你下河处到你被发现处,一共约九公里。我不知道你抱着美女,是怎么在洪水中翻滚这么长的时间,是怎么抱住树,是怎么保住性命的?”

    “打住,请打住,请你用词注意一点,准确一点,好不好?不是我抱着别人,是别人抱着我的腰好不好,要不是别人抱着我的腰,我的身体失去平衡,我早就把人救起来了,何苦闹这么大的动静呢?一条小小的河流就让我翻了船,说出去真丢人啊。”

    “我问你,你当时知道救的人是谁吗?”高迎春问。

    “不知道啊。”我回答。

    “那你知道她是一个美女吗?你想英雄救美人吗?你是不是看多了书,看多了电影电视剧,渴望英雄救美人啊?”

    “我不知道她是美女。紧急关头,我只知道尽我本分救人,怎么会想到英雄救美人呢?”

    “请你说真话。”

    “是不知道啊,当时下着雨,又有风,她又穿着雨衣,背对着我,能知道性别就不错了。”

    “如果她不是美女,你会救吗?”

    “你说话好打人啊,你有点侮辱我高尚的人格啊。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无论什么人,只要处于危险中,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去救,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高迎春把一份报纸递给我:“你看看吧。”

    这是本市党报转发的新华社的通稿,是报道我的,还配发了照片。

    “这么短的时间,写这么长的稿子,你是机器人,不睡觉啊?”我浏览了一下报纸,抬起头来问。

    “我能睡觉吗?我敢睡觉吗?文字稿本身比网络视频慢,再不抢时间,县委书记救人的新闻价值就大打折扣了,社会价值和正能量也会大受影响。”

    “当记者真是辛苦啊!无冕之王的桂冠不好戴啊!”

    “我告诉你吧,你大约是在前天凌晨一点多钟被发现的,你当时和那位女教师都还处在极度昏迷状态,也可以说是频临死亡状态。大约凌晨三点钟,网上就有消息传出来,清晨六点钟,新华社就要求我们分社赶快组稿,分社就把任务交给了我,我先利用了网上的文字、照片、视频整理了一个初稿,出于我们职业的责任感和严谨性,我昨天天还没亮就开车往月光县跑,我睡眠不足,担心开车出事,一路喝热咖啡提神。昨天下午,就到了断桥处,找了一些家长、师生采访,然后找了一个向导,把我带到发现你的地方,实地查看了一下。然后回到宾馆,继续修改、补充、完善稿子,直到今天凌晨三点,才把稿子发出去,新华社马上发了通稿。由于喝多了咖啡,睡不着,快天亮时才眯了一下,在宾馆找到今天的报纸,就来看你来了。看见外面那么多人排队看你,你们又不给看望你的人一个说法,我就很生气了。”

    高迎春打了一个呵欠,伸了一下懒腰,疲倦地靠在沙发上说:“我今天哪儿都不去了,就在这里打个盹,你给我准备一份午餐吧。”

    “你不是定了宾馆吗?回宾馆去吧,我这里人来人往的,你肯定休息不好。”我关切地说。

    “怎么?想撵我走啊?我告诉你,我就不走了,我就要在你这里打盹。”高迎春说。

    “行啊,不过,我还是要问你一下,你刚才拍我那么多照片干什么?”

    “你以为跟你征婚啊,想得美。是华莉要我拍的,我马上发给她。”

    “她要这些照片干什么啊?”

    “人家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行吗?你怎么是榆木脑袋,一点也不开窍啊?”

    “你抓紧时间眯一下吧,别**的心了。”我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