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98章 救人换来一座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章 救人换来一座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98章 救人换来一座桥  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上八点,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过来,临时把秘书程华国换回去了。

    王主任说:“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我说:“谢谢你啊,协调那么多人来救我。”

    “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啊,还不是大家的共同努力。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除了你自己的福气外,希望全县百姓都能沾沾你的福气啊。”

    “俗话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怎么造福一方,是一个复杂艰难的任务,我也是边摸索边干啊。对了,我问你,市委书记翁敏杰同志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啊?”

    “我开始也不理解,你被洪水卷走后,我们迅速组织力量搜救,应该说还是指挥有方,应对有力的,不应该挨这么重的批评。翁书记几乎是以异乎寻常的严厉训斥了马县长。如果你这次发生意外,马县长可能会被立即撤职。不仅如此,翁书记还十分严厉地训斥了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和城建委主任,严令他们三天内把桥修好,否则,立即撤职严办。还把分管卫生的副市长和卫计委主任、人民医院院长叫去,下了必须救活你的死命令,如救不活你,一律撤职严办。”

    我深为震惊:“这是干嘛啊,这不是把我架在火炉上烤吗?我死了就算了,一了百了。可我还活着,还在县委书记的岗位上,以后还怎么工作啊,以后还怎么跟市长们,市直部门负责人共事啊?等我稍稍恢复体力后,你陪我当面跟他们道个歉,陪个不是吧。”

    “好吧,我听说,翁书记之所以发火,是因为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同志过问了你的事。”

    “怪不得呢,上官书记也真是的,这么点小事管什么,这不是跟我帮倒忙吗?”

    “你以为这是小事啊,大雨倾盆,河水暴涨,县委书记救人,被河水卷走,这是很大的事啊。如果人救起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说。如果救不起来,那就麻烦了,都不好说了。”

    “怎么都不好说了?”我问。

    “首先,人们自然会问,县委书记为什么下河救人?是因为桥断了,河水上涨,学生们过不了河,老师家长只好不顾危险,下河帮助过河。这是第一层意思。其次,人们接着会问,桥为什么断?有没有质量问题?那座断桥经过了安全监测没有?经过了竣工验收没有?既然明知道桥断了,大人小孩都要过河,都要来来往往,为什么不早点采取措施,把桥修好?第三,既然修桥有个过程,既然天要下雨,既然可以预见河水要上涨,既然学生过不了河,为什么不提前采取应对措施?提前做预案?当地党委、政府干什么去了?各部门又在干什么?问来问去,追来追去,可能会没完没了啊。”王主任说。

    “你说的有道理啊。”

    “再继续说,如果市里一路追查下来,县委、县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乡党委、乡政府及其相关部门都吃不了兜着走。如果省里一路追下来,市委、市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也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中央追查下来,连带省委、省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也要牵扯进来,这里面涉及到多少人啊,你说这是小事吗?你说市委不着急吗?省委不担心吗?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蝴蝶效应’吧。”

    “王主任不愧担任多年的办公室主任,知道这么多奥妙、这么多玄妙啊。”

    “哪里啊,我这也是瞎猜测、瞎分析啊。”

    “那你说说,那个断桥是怎么回事呢?”

    “原因很简单,那个桥年久失修,日晒雨打,自然就断了。乡里、周边的村里一直在管,一直在筹钱,是因为资金问题动不了工。乡里穷啊。不能说乡里不重视,峡光乡党委、政府还专门议过此事,决定先搭个临时便桥,以方便村民和学生过河。谁知道便桥还没开始搭,河水就上涨了。谁知道你惦记着这件事,亲自去查看呢?谁知道有人被河水冲走了,命悬一线呢?谁知道你救人,偏偏被洪水卷走了呢?这件事就这么闹大了。”

    “王主任是不是在含蓄地批评我,不应该去现场看看,不应该冲进洪水救人啊?”

    “绝对没有,关心民生是县委的重要职责,你做的每一步都无可挑剔。我觉得央视报道你没什么错,建议你别再说桂部长了,桂部长还有些情绪呢。”

    “市委翁书记发脾气,限令三天时间建桥,桥在建吗?建得怎么样了?”我问。

    “这是你被洪水卷走后最直接、最现实、最重大的收获,峡光乡老百姓肯定会非常感谢你。如果靠当地的乡村,建桥不知道何年何月啊。”

    “这么说,建桥的队伍开上去了?”

    “翁书记前脚发脾气,建桥的队伍后脚就开上去了。他们挑灯夜战,估计可以提前一天,今天下午就可以完工了。估计他们建的桥,要比我们计划筹建的桥更美观、更宽阔、更经久耐用。”王主任说。

    “神速啊。”

    “是啊,神速还不是因为翁书记,翁书记还不是因为上官书记。在我们国家,只要‘首长’亲自交办、亲自督办的事,都办得特别快。”

    “看来,主动作为,为领导分忧,为百姓解难,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啊。”

    “我们还是说那座断桥,如果站在县里的角度上看,如果细查下去,峡光乡党委、政府是应该负有很大责任的。最主要的责任是,在便桥没搭好前,他们没派人或者安排人职守,没有在河水上涨时,有组织地指挥或者派出木船帮助群众过河。客观上,让来来往往的人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中。”

    “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峡光乡党委、政府的失职行为呢?”

    “我估计,乡党委、乡政府,尤其是乡党政主要负责人承担着巨大的精神压力,马县长肯定严厉训斥了他们,他们正在痛苦思过,悔不当初呢。”

    替换王主任的秘书程华国进来了,他说:“获救的峡光中学女教师应姗红昨天夜晚已经苏醒,她的父母就站在外面,想见您一面,当面致谢,让不让他们进来?”

    “算了吧,人没救上来,自己还被人救,说出去就丢人。再说了,你看我这个样子,看起来无精打采,病怏怏的,还打着点滴,怎么好意思见他们。王主任,你跟我抵挡一下吧。”

    “好吧。”王主任答应后,出去了。

    程秘书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问我:“峡光乡党委书记宋济世、乡长何光荣在外面,见不见?”

    “见,你去把他们请进来吧。”

    程秘书把他们两人请了进来。

    宋书记说:“常书记,我们两人是来跟您作检讨的,马县长狠狠批评了我们,是我们工作没做好,让您受苦了。如果您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我们……。”

    我看见宋书记的眼泪快流出来了,就和缓地说:“你们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刚才王庭主任也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你们也用不着自责了。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多关心一下群众,关心民生,把事想细一点,想在前头。这次,除了我们两人外,还有另外五人落水,河段很长,完全职守不现实,但你们要在大会小会上,在下村里调研时,反复说安全问题,还可以实行安全责任制度,把具体的安全任务落实到人,落实到每一段,以引起他们的重视,多唠叨安全问题很必要啊!”

    “是,是。”两人不断点头。

    我继续说:“我还不知道市里对这件事的看法,是就此结束,还是要追责。不过,我可以明确地跟你们两人说,峡光乡党委、政府是应该负有很大责任的。最主要的责任是,在便桥没搭好前,你们没派人或者安排人职守,没有在河水上涨时,有组织地指挥或者派出木船帮助群众过河,放任家长和师生自行解决过河问题。客观上,让来来往往的人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中。这是乡党委、乡政府明显的失职行为啊!基层工作千头万绪,要做到十全十美很不容易,这里渗水那里冒泡是常有的事,你们心里有群众,常常想着群众,就可以少渗水少冒泡啊。为官一任,总要造福一方啊!”

    “我们一定引以为戒,心系群众,勤政为民。”宋书记说。

    “我们一定牢记书记的话,努力为群众服好务。”何乡长说。

    我说:“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我听说,市里组织队伍,在那里建桥。你们去过现场没有?桥建的怎么样了?跟你们原先的计划比,是建好了,还是建差了?”

    宋书记说:“我们一早就去了,桥正在建,负责施工的说,今天就可以建好。跟我们原来的建桥计划比,肯定是建好了,原来我们没钱,设计的是一个车道,桥上不能错车,也没有人行道。现在他们建的,是双车道,车道两边都有人行道。我估计建这个桥至少要花两百万,感谢书记啊。如果我们建,是绝对建不了这么快,这么好的。”

    我说:“如果市里要追责,要批评你们,你们就虚心接受,努力改正吧。挨一通批评,换一座桥,值得。”

    “我这里没什么事了,谢谢你们来看我。”我说。

    程秘书把他俩送出去后,转回来对我说:“省新华社的记者高迎春在外面,要不要她进来。”

    “请她进来吧。”我说。

    高迎春,高迎春,这个我大学的同学,这个我曾经深爱着、差一点成为我妻子的既美丽又有才华的女人,马上就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