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92章 走出困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2章 走出困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92章 走出困局  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进来了,我说:“通知教育局、文化局、峡光乡的党政主要负责人明天上午九点来开会,商量如何给千部长立碑的问题,请曾县长、桂部长和你也参加,看我们能不能达成共识。”

    桂部长问:“要不要把范围扩大一下?”

    我问:“怎么扩大?”

    “请有关方面的资深人士,譬如,那些退休的文化名人,文史专家,社会贤达。”

    “请他们来,又要费很多功夫,解释说明千部长和肖芳的情感问题,有时还解释说明不清,把事情弄复杂,把时间都耽误了。算了吧,我们自己小范围商量一下就行了。我们应该有这个智慧、有这个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我说。

    王主任说:“把党史办公室主任穆千秋同志通知一下吧。”

    “为什么通知他啊?”我问。

    “穆主任为人耿直,勤于学习,肯动脑筋,笔耕不止,不趋炎附势,文化根底很深,是我们县不可多得的‘土专家’,看他能说出什么名堂来。”

    “行。立碑一事,惊动了这么多大员,请王主任主持一下吧。”

    新的一天开始了,上午九点,县委会议室。

    主持会议的王主任说:“根据常书记的指示,把各位请来,就商量一件事,如何给千部长立碑。请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畅所欲言吧。”

    峡光乡党委书记宋济世说:“关于立碑一事,刚开始我想得比较简单,常书记给我们三天时间考虑,我们还嫌长了,谁知道,三天时间还没搞定,又惊动这么多人又来商量,真是惭愧啊,惭愧。”

    王主任说:“别发感慨了,说说你们的想法吧。”

    宋书记说:“我不好意思说,丢人啊,请乡长说吧。”

    峡光乡乡长何光荣说:“立碑一事,我们三天还没有摆平,提了一个折中方案,就是以乡党委、乡政府的名义立碑。”

    文化局党委书记池德说:“对立碑的事,我们非常慎重,非常重视,反复征求了肖芳团长和各方面的意见,局党委为此专门召开了党委会,提出以农民艺术团团长肖芳、副团长郑长伟、主持人郑千筱的名义立碑。”

    文化局局长费舟说:“我没什么补充的,池书记说的,就是我们文化局的意见。不过,肖芳团长反复跟我们说,希望我们把她的想法转达给县委、县政府,请求县委、县政府批准我们局提出的这个方案。”

    教育局党委书记邓学贵说:“关于如何立碑的问题,我们专门去峡光中学进行了调研,峡光中学师生眼含热泪,强烈要求以全校师生的名义立碑。昨天接到县委办公室开会的通知后,我们连夜召开了局党委会,一致决定向县委、县政府提出以峡光中学全体师生的名义立碑。”

    教育局局长张文章说:“峡光中学师生眼含热泪的画面,现在还在我眼前晃动。在值此全校师生化悲痛为力量,克服重重困难,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积极投身重新建校的热情之中时,千万不要伤害了师生们的感情啊!”

    王主任说:“穆主任,你说一下吧。”

    穆主任正要开口,我拦住了他,说:“穆主任是‘局外人’,请‘局内人’先说吧。曾县长,教育、文化都是你分管的部门,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一下吧。”

    分管县长曾平安说:“常书记将我的军啊,好吧,我说。文化局,教育局反映的都是实情,顾此失彼,伤了那一方面的感情都不好。我也学一点峡光乡的做法,折中一下,建议以峡光中学和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的名义联合立碑。”

    我总觉得意犹未尽,有所欠缺。从直觉上判断,立碑未能完全或者接近千部长的本意。可是,究竟怎么办呢?我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就期待着桂部长发言,点拨一下我心中最后的‘迷茫’。

    桂部长说:“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我们走了太久,常常忘记了当初我们为什么要出发?就说这次立碑,千部长为什么要在遗嘱里,把自己安葬在峡里河,说白了,不就是因为肖芳吗?在座的都不是外人,我再说白一点,肖芳是千部长最初的、唯一的爱人,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初恋"qing ren"。千部长把自己安葬在峡里河,就是想重新回到最初的爱人身边。我们撇开、挪开我们臀部下面的椅子,不让臀部决定脑袋,放开思路想一下,为什么不能体现一下千部长的这番情义呢?为什么不能通过立碑来表达一下肖芳本人及一家的感情呢?当然,千部长对峡光中学也有感情,临走时,还记得给常书记写信,关心建设峡光中学的事情,峡光中学对千部长有感情,想通过立碑来表达一下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想来想去,考虑来考虑去,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就提出两条建议,供大家讨论。第一条,以肖芳一家三口人的名义立碑,就是文化局党委提出的方案。第二条,以峡光中学和农民文化艺术团的名义联合立碑,就是曾县长提出的建议。我个人倾向于第一条。最后,还是请常书记拿主意吧。常书记不仅仅是我们月光县的县委书记,而且也是千部长遗嘱的执行人。”

    我依旧“迷茫”地坐着,脑子里似乎一片空白。说实在话,我拿不准应该怎么拍板。当然,按曾县长提出的方案,在目前看来,兼顾了双方的意见,没有顾此失彼,似乎是比较平衡、比较稳妥的做法。可我怎么都觉得不满意,不完美。难道拍板自己都觉得不满意、不完美的方案?可我似乎‘迷茫’了,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能让各方面都觉得更加合情、合理的方案。

    立碑困局,立碑真的是困局啊。

    看来,这次协商会不得不流产了。我正要说,立碑的事很重要,各方面认识又不一致,等我们再认真梳理,下次再议时,主持会议的王主任说:“穆主任,刚才常书记不让你先说,你听了这半天,也发表一下意见吧。”

    我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凝神静气望着穆主任,等待他讲话,等待他在我“迷茫”的脑子里,点亮一盏明灯。哪怕不是明灯,即便是煤油灯、蜡烛,哪怕是萤火也好啊。

    党史(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穆千秋不紧不慢地说:“感谢常书记、桂部长、王主任、曾县长,感谢大家瞧得起我,把我放到最后说。我提出一点不成熟的想法,供大家参考。”

    王主任说:“别卖关子了,抓紧时间说吧。”

    穆主任说:“我提四条建议,第一条建议,鉴于文化局和文联是合署办公,建议由文化局牵头,草拟一份很有文采的、能被社会各界高度认可的千部长的碑文,报县委、县政府研究确定。”

    王主任说:“你接着说。”

    穆主任说:“第二条建议,建议请宣传部牵头设计,峡光乡政府负责施工,把千部长的墓地弄得规模一点,像样一点,方便他人祭奠,参观。我们县本身供人参观的东西不多,有影响力的名人很少,能弄一处是一处把。”

    “继续说。”王主任说。

    穆主任说:“第三条建议,我个人觉得,文化局党委提出的方案比较好,是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最好的方案。我建议,我强烈建议县委、县政府采纳文化局党委提出的方案。”

    教育局党委书记邓学贵很不满意地问:“那我们呢?那我们峡光中学怎么办?我们回去怎么跟峡光中学师生交待呢?”

    教育局局长张文章很不耐烦地说:“你是搞党史,搞地方志的,搞好你的党史,地方志就万事大吉了,瞎参合我们立碑的事干什么?你这不是把我们放在火炉上烤吗?你这种建议让我们怎么为人?怎么在教育战线上混?领导们都在这里,王主任也是分管党史、地方志工作的领导,我也顺便汇报一下,我们教育局一直非常支持你们党史办、地方志的工作啊,你们要我们写的党史、年鉴材料,我们从来都是提前完成的,没有为难你们啊!你们要我们配合搞的党史国史宣传教育活动,我们也一直是很积极地配合的啊!你怎么能提出这么让我们下不了台的建议呢?提出建议还不够,还强烈建议。老穆啊,你今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我有些听不下去了,就插话说:“都别激动,让穆主任把话说完。说完,我们再议论,再讨论。穆主任,你接着说吧。”

    穆主任依旧不紧不慢地说:“这是我的第三条建议,第四条建议,鉴于峡光中学马上要撤除重建,我建议,我强烈地建议,在新的峡光中学,安放千部长的雕像,让峡光中学师生们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

    会场气氛活跃起来,教育局党委书记邓学贵、局长张文章的脸上瞬间有了喜色。而我自己,我自己“迷茫”的脑子里似乎被点亮了。

    王主任问:“建议完了吗?”

    穆主任回答:“暂时就这些,完了。当然一些后续的建议,可以以后说,譬如,千部长墓碑落成仪式,千部长雕像落成仪式等等。”

    由于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性质,相对来说,重要程度要差一点,因此常常被“边缘化”。看来,我今后要对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要适度重视了。

    我似乎有些兴奋地说:“针对穆主任的建议,看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都说没意见,连我都没想到,我绝对没料到,意见会完全统一。

    王主任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请常书记讲话吧,大家欢迎。”

    我说:“今天的会开得非常好,非常成功,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意见会如此完全统一。在这里,我特别要表扬两个人,一个是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同志,是他建议我通知穆主任参加今天的会的。第二个人不说,大家也知道,就是县党史办和地方志办的主任穆千秋同志,他提出的四条建议如此经典,如此切合实际,如此被无条件地接受、采纳,希望王主任以后多通知穆主任参加类似的会议。会后,请千部长率宣传部、文化局的同志到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在峡光乡党委、政府负责人的陪同下,向肖芳等人当面宣布我们的决定;请曾县长率教育局的同志,到峡光中学,在峡光乡党委、政府负责人的陪同下,向全体师生当面宣布我们的决定;请曾县长向马县长汇报我们的决定;请办公室王主任负责这整理好会议纪要,发给相关单位。”

    “散会。”王主任说。

    回到办公室,我给县纪委书记刘勇刚、公安局长文胜天打了电话,请他俩分别跟马县长、赵程大副书记把有关奋进集团公司董事长周怀南的情况和市里的意见先汇报沟通一下,以便于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相关事项。

    我开始集中精力,思考怎么开好常委会,通报处理周怀南的问题。

    值此敏感时期,针对如此敏感的人物,我不知道能不能旗开得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