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91章 立碑困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1章 立碑困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91章 立碑困局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桂学平打来电话说,峡光乡还没有统一给已经去世的省委宣传部千三石部长立碑的意见,问能不能再宽限几天,等他们逐步统一认识后再报上来。

    我说:“不行,无需统一,你让他们把主要的意见逐条逐条报上来,然后,你把意见拿到我这来。”

    关于为千部长立碑,我起初也想得很简单,不就立一个碑吗?有什么难的,可细细想起来,还真没有那么简单,越想越复杂,越想就越难办,可以说是陷于了立碑困局。

    细细想来,千部长之所以留下遗嘱,把骨灰安葬在峡光乡峡里河村,当然是因为他深爱的女人肖芳,他在遗嘱里也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可关键的问题是,他跟肖芳没有什么说得出去的、站得住脚的、明确的关系,肖芳以什么身份给他立碑,就成了一个大问题。爱人、恋人、女友、"qing ren"、初恋"qing ren"?似乎都说的过去,但给人感觉不宜按这些身份立碑。因为,千部长不仅仅属于肖芳,他是省委领导,而且还是一个公众人物。况且,肖芳已结了婚,有个郑姓老公。如果郑千筱以女儿的名义给他立碑,那郑姓老公怎么想?怎么摆?郑千筱不仅在名义上,而且事实上一直是以郑姓老公——郑长伟的女儿的身份出现和存在的,也跟的是郑家的姓。立碑不仅是给去世的人看的,而且更应该是给活着的人看的。活着的人不仅有肖芳一家,还有峡光中学师生,还有与千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人,还有愿意了解千部长的普罗大众,芸芸众生。

    想来想去,我有些黔驴技穷了,几乎无助地坐在办公室发呆。

    头疼啊!真的头疼啊!

    看看峡光乡,看看峡光中学,看看峡光乡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是怎么想的吧。看看能否从他们那里吸取“养分”,安抚、减缓我的头疼。

    桂部长进来了,他说:“峡光乡党委、政府同峡光中学、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在一起商量、研究了三天,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他们一共提了五个方案,按你的要求,我把五个方案都带来了。”

    “哪五个?你慢慢说,我们慢慢分析。”

    “好。第一,以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团长肖芳,副团长郑长伟,节目主持人郑千筱的名义立碑。”

    我听了眼前一亮,把所有复杂尴尬的问题一笔带过,不仅巧妙地回避了敏感的身份问题,而且几乎恰如其分表达了想要表达的意思,可以说是神来之语啊!

    看来,关起们来想问题,远远不如开门纳谏效果好啊!

    我忍不住赞叹道:“还是民间有智慧啊。”

    “第二,以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的名义立碑。”

    “这个也说得过去,你接着说。”

    “第三,以峡光中学全体师生的名义立碑。这是学校的强烈要求。”

    “理由呢?”我问。

    “千部长是他们学校的正宗老师,临去世前,又专门交待、安排重建峡光中学,对学校关怀备至,全校师生强烈要求跟千部长立碑,校领导很顽固,说是全校师生的一致意见,毫不妥协,迫切希望上面能采纳。”

    “第四条方案呢?”

    “峡光中学和峡里河农民文化艺术团共同立碑,峡光中学排在前面,因为是先有千部长在学校教书,后来千部长才认识肖芳,才有农民文化艺术团的,这是双方讨价还价的妥协方案。”

    “第五条是什么?”

    “以峡光乡党委和政府的名义立碑,这是乡里摆不平两家单位提出来的折中方案。主要理由是,峡光中学和农民文化艺术团都在乡里的地盘内,干脆以乡党委乡政府的名义立碑算了。”

    我问:“乡里有没有倾向性的意见?”

    “没有。”桂部长回答。

    “桂部长,我们私下里聊聊,你觉得,你倾向于那种方案?”我问。

    “我倾向于第一条方案,这条方案应该是最接近千部长想法的方案,尤为可赞扬的是,这条方案很切合目前的实际,很好、很艺术地避免了身份上的认同问题。用你书记的话说,充分体现了民间智慧。”桂部长回答说。

    “如果我们按你说的第一条方案立碑,你觉得效果怎么样?”我问。

    “一般,或者说不怎么样,峡光中学肯定会闹翻了天。”

    “这极易伤害峡光中学师生朴素的感情啊。”我说。

    “是啊,我也觉得是,有些事情是万不得已的。那你觉得应该怎么立碑呢?或者,你倾向于哪一条呢?”桂部长问我。

    “就我们私下里谈心说,我不倾向于五条中任何一条。我觉得应该这样立碑,爱人肖芳,女儿郑千筱立。我觉得,这更接近千部长的本意。如果千部长能在天堂看见,肯定会很满意,肯定会发出会心的、幸福的微笑。”

    “可真要这么立碑,行得通吗?”桂部长问。

    “当然行不通,即便我是县委书记,或者是千部长的遗嘱执行人,我也不能、不敢这么立啊。身不由己啊,我只是说说而已,真心回答你的问题而已。”我说。

    “那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立呢?”桂部长问。

    “我们先别忙着自己讨论,这样吧,你跟郑千筱打个电话,按免提键,我们一起听听,看她有什么想法,她毕竟是千部长的亲生女儿啊。”我说。

    桂部长拨通了郑千筱的手机,郑千筱说:“以我郑爸爸、妈妈肖芳和我,郑千筱的名义立啊。”

    桂部长问:“那你们是什么身份立碑呢?”

    “我们全家商量了一下,以农民文化艺术团团长肖芳、副团长郑长伟和主持人郑千筱的身份立啊。我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当你们农民文化艺术团的主持人应该不丢你们什么人吧。”郑千筱在电话那一头说。

    “不丢人,你当农民艺术团的主持人,是给我们农民文化艺术团争光增辉啊。”桂部长说。

    桂部长挂断了电话,对我说:“她也是倾向于第一条方案。”

    我说:“那个郑千筱,你们要经常联系。她是省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看她能否跟我们做个什么专题,在新闻媒体上宣传一下,提高我们县的知名度。”

    “书记的脑子真好使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是干这一行的,怎么会没想到呢?别夸我了。”

    “立碑的事,书记有什么打算呢?”

    我正要说话,电话来了,是郑千筱打来的。我按了免提键,郑千筱说:“常书记,常叔叔,我妈跟我说,你们一直在商量立碑的事,刚才县委宣传部桂部长也跟我打电话了,您能不能过问一下,以我们全家三口的名义立碑啊?”

    我问:“以你们全家三口什么名义立碑啊?”

    “以农民文化艺术团团长、副团长、节目主持人的名义啊。”

    我笑着说:“你们全家都是官啊,混的最差的也是个主持人。”

    “常书记,常叔叔,您别笑我了。我妈说,峡光中学也在争立碑的事,您能不能支持一下我们家啊?我们家农民文化艺术团是在全国有影响力的。”

    “谢谢你啊,小郑,远在省城还这么关心立碑的事。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我们会认真研究,慎重考虑的。”

    我挂断电话,对桂部长说:“郑千筱这是当说客,游说我啊。”

    “是啊,那你说,我们该怎么立碑呢?”

    “你让我想一想啊。”

    桂部长的电话响了,是肖芳打来的,他按了免提键,我们开始一起听。

    肖芳说:“桂部长啊,您刚才打电话问我筱筱立碑的事,我筱筱跟我说了,请您跟常书记说说,支持我们一下,让我们三口之家一起给三石立个碑吧。”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报告常书记。”桂部长挂断了电话,对我说:“你说怎么办啊,你总得拿个主意啊。”

    桂部长的电话不断地响起,他不断地接。

    接完电话,桂部长苦笑着对我说:“一个电话是文化局打来的,请我充分考虑肖芳团长一家的意见,好好跟你说说,同意肖芳团长一家立碑。另外一个电话是教育局打来的,坚持要以峡光中学全体师生的名义立碑,你说怎么办?”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来了,是曾平安副县长打来的,他说关于立碑的事,教育局、文化局把他的脑袋都吵昏了,吵疼了,建议我抓紧时间开个会研究一下。

    我问桂部长:“你说,靠我们两人的智慧,能解决好立碑的问题吗?”

    “众口难调,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想达成共识,最终解决问题,难度很大啊。”桂部长回答说。

    “那你说怎么办呢?”我问桂部长。

    桂部长说:“我不知道啊,我拿不定主意,不是一直在问你吗?”

    “你问我,我也拿不出很好的意见来。那就这样吧,我们请相关人员开个会,小范围的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解决好如何立碑的问题。”说着,我给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打了电话,请他来一下,通知相关人员来开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