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81章 上访专业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1章 上访专业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81章 上访专业户  县委办公室开支部党员大会,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孙月明请我给全体党员上一堂党课,我欣然从命。在认真准备后,拿着自己写好的党课稿,正往会议室走,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叫我。

    我回过头来,见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我面前,不慌不忙地问:“您是常书记吗?”

    “我是,什么事?”我回答。

    “常书记,我要上访。”

    我连忙说:“我马上要去上党课,能不能简单说一下?”

    这位中年妇女说:“常书记,我的孩子要上学,我也没有工作,生活困难。”

    “你上访,你找我,是想解决孩子上学问题还是解决生活困难问题啊?”我问。

    “都想解决。”

    “那你简单说说,先说孩子上学问题吧,你孩子想上什么学校啊?”

    “大学。”

    “大学?我们县没有能力办大学啊,也没有大学啊,怎么解决呢?”我惊讶了一下,有些奇怪地问。

    “县教育局不是有招生办吗?我找了教育局张局长、党委邓书记,他们就是不办,他们高高在上,官僚主义严重,不顾我们百姓民生疾苦,不愿意解决我们老百姓的问题。”

    “上大学,不是国家有招生政策吗,按国家和各个大学的招生规定,分数档次,填报志愿不就行了吗?这怎么能怪县教育局呢?”我更糊涂了,试图跟她把上大学的事情讲清楚。

    “县教育局说,填也是白填。”

    “为什么啊?”

    “他们说我的孩子分数不够,只能读高职高专。可我的孩子不想上高职高专,只想上一类大学。”中年妇女说。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就问道:“你觉得,我们县能跟你解决上一类大学的问题吗?”

    “能啊。”她很平静,不急不躁地说。

    我大惑不解:“怎么能啊?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啊?”

    “不是有各种特招,内招,专招吗?”

    “你说的这招那招,我还真不清楚。如果有,也是各个大学的事,与我们月光县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啊。”

    “什么关系啊?”

    “县里可以往上报啊。”

    “真有这样的事吗?你是不是听错了?你说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听说,也不知道啊?”

    “那是他们在糊弄书记。”

    我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就很和气地对她说:“你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和姓名留给我,我了解一下,再跟你回复,行吗?”

    “行啊,谢谢书记,书记的态度比教育局领导的态度强多了。”

    我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继续问她:“你不是说还有生活困难吗?你生活怎么困难啊?”

    “我们家孩子要上学,上大学,我也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上大学多费钱啊,我们家日子过不下去了啊。”

    “你找过民政局吗?”我问。

    “找过啊。”

    “他们怎么说。”

    “他们曾经救济过我们,可那是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啊。民政局的局长、书记,还有那些办事人员的态度很不好,很烦我找他们,常常训斥我、教育我,还很不耐烦赶我走,他们不把我们老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啊。”

    “有这样的事吗?”

    “有啊,教育局,民政局,还有信访局,他们的态度都不好,对我冷言冷语的,总是赶我走。常书记,他们高高在上,不管我们,我们老百姓的日子难过啊。”

    “你老公呢,他也没有工作吗?他不管你们吗?”我问。

    中年妇女突然激动起来,大声嚷起来:“被你们政府拆散了,你们政府狼心狗肺,你们还我老公,还我老公!”

    我越听越糊涂了。

    看来,她的事一下子是弄不清楚的,而包括退休党员在内的全体党员正在等着我上党课,不能让他们等久了,可这位中年妇女的事又不能不管,因此,我说:“你说的事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问一下,尽快给你回复,行吗?”

    “多长时间能回复啊,常书记?”

    “二十四小时以内,行吗?”

    “嗯……。”她迟疑着。

    “你是不是对我的答复不满意?”我问。

    “嗯……。”她继续迟疑着,欲言又止。

    这时候,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和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孙月明过来了,说全体党员已到齐,请我过去上党课。

    见到我面前的这位中年妇女,孙主任毫不客气地说:“怎么又是你啊,还没闹够啊?快回去,我们要开会了。”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的孩子要读书,要读书。我的生活困难,要救济,要救济。我的老公被你们拆散了,我要老公,要老公,你们还我老公。”这位中年妇女大声叫喊起来。

    我看见王主任在打电话,电话打完后,县信访局局长朱伟和一个女干部快速跑了过来。

    朱局长同样毫不客气地说:“怎么又是你啊,闹了二十年了,还不够啊,还闹什么。走,有什么事跟我到信访局去说。”

    同来的一个女干部拉着她,和朱局长一起,径直向信访局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望着渐渐离开视线的中年妇女,问王主任。

    “你先上党课吧,上完党课我再慢慢跟你说。”王主任说。

    我来到会议室,主持会议的孙主任简单地说了几句,县委办公室全体党员开始鼓掌,欢迎我上党课。

    我说:“上党课谈不上,我就跟大家谈一下,聊一下,现阶段,我们月光县党员的历史使命吧,谈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我开始谈了,我觉得我谈得很认真,很真诚。简单地说,现阶段月光县**员的主要使命,就是一心一意带领月光县全体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让全体百姓过上一种体面的充满个人尊严的生活。

    我谈完了,支部党员大会开始下一个议程。

    支部党员大会结束后,王主任来到我办公室,给我倒了一杯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坐下来,不急不慢、不慌不忙地对我说:“你想知道刚才那个上访的中年妇女的情况吗?”

    “当然想啊,你跟我说说,究竟是什么回事?”

    王主任问我:“你看过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吗?”

    “看过啊,怎么啦?”

    “刚才找你上访的那位中年妇女叫甘彩霞,对比甘彩霞,《我不是潘金莲》真算不了什么,甘彩霞的故事远远比电影‘精彩’多了。”王主任说。

    “怎么‘精彩’啊?”我问。

    “电影里,不管怎么样,不管好歹,不管怎么说,李雪莲总算停止了上访。而在我们月光县,甘彩霞的事却永远没有尽头,甘彩霞永远在上访的路上,她上访的事也永远不会停止。”王主任苦笑了一下,又接着说:“即便是你这么有作为、有智慧、有能力、有担当的县委书记,我估计,也阻挡不了她上访的步伐。”

    “没那么夸张吧?”

    “你知道油抹布吗?甘彩霞就是真正的油抹布,打不湿晒不干。”

    “你的意思是,关于甘彩霞上访的事,我们县委真的无能为力?”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今天是头一回遇见她,以后会遇见多次。她的问题有无数个,解决了这个问题,她又提起了那个问题,按下葫芦浮起瓢,永远也解决不完。不信,你走着瞧。”

    “我们县还有这样的人啊,我头一回听说。”

    “你没听说过吗?月光县无奇不有啊。在我们月光县,甘彩霞的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你愿意听吗?你这么忙,有这么多时间听我唠叨吗?”王主任问。

    “听吧,听吧,你说多少算多少吧。”

    “那我说了?”

    “说吧,说吧。有事就忙事,没事就听你唠叨。”我说。

    “在我们月光县,有两个女名人,都是在全国挂上号的,有影响力的。一个是峡光乡峡里河村农民文化艺术团团长肖芳,这个不说你也知道,是我们县的正面典型。如果这样的正面典型能多有几个,我们月光县的外在形象肯定会好很多。只可惜啊,这样的典型,我们月光县太少了,几乎凤毛麟角啊。”王主任感叹道。

    “那甘彩霞就是反面典型?”

    “我不知道能不能用反面典型这个词,但甘彩霞至少不是正能量的典型。我觉得,她可以归结为负面典型那一类。”王主任说。

    “我不知道你的归结对不对?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努力培养、扶持一些各方面的人才,拥有强大正能量的人才,我们应该大力实施人才战略,让他们成为领军人物,带领我们月光县阔步向前。”我说。

    “说的好啊,我们不能纸上谈兵啊,能不能有点具体的行动呢?”王主任问。

    “纸上谈兵?具体的行动?你让我想一想,对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先请组织部、人力资源局会同各个方面拟定一个实施人才战略的初步方案,广泛征求意见后,再由常委会讨论通过后实行。我们不搞假大空,方案一定要实在,要具体可行。”我说。

    “行啊,就是步子不能迈得太大。我们县经济还很薄弱,步子迈得太大,可能会闪了腰,财政可能支撑不起来啊。”王主任说。

    “量力而行吧,既要脚踏实地,又要跳起来摘桃子。这样吧,我们说干就干,肖芳和甘彩霞的事先放一放。你先安排秘书科问一下组织部、人力资源局、财政局、科技局、经贸委、农业局的负责人在不在,如果在,就通知他们来一下,我们先讨论一下,布置一下。然后,再来谈谈这两个女名人的事,行不行?。”

    “你放心吧,这些单位的负责人肯定都在,今天是专门的政治学习时间,他们都要带头学习,带头上党课,不会走远的。”

    “那就直接通知他们来吧。”

    “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