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68章 五个问题大家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8章 五个问题大家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68章 五个问题大家谈  “第二个问题,柳顺平的经济问题为什么迟迟没有一个结论?我们继续讨论吧。”我说。

    “这第二个问题,群众提得好,柳顺平的问题为什么迟迟没有一个结论?我也感到奇怪,我想问的是,柳顺平同志到底怎么了?”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程大问。

    县纪委书记刘勇刚说:“柳顺平**被拘留,由于涉嫌经济问题被‘双规’,司法部门已介入调查。”

    赵书记问:“柳顺平是县委管的干部,为什‘双规’时不集体研究一下呢?为什么不提交常委会讨论一下呢?”

    刘书记回答:“柳顺平因为**,常委会已研究决定‘双开’,成为一介平民,他不再是县委管的干部,我们有权对这个特殊的平民进行‘双规’,等‘双规’结束后,我们再向常委会详细汇报,再由常委会研究决定处理意见。”

    县人大主任孙凌云雷霆震怒:“柳顺平究竟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允许我们这些老家伙去看看他?”

    刘书记平静地说:“‘双规’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探望,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

    县长马志说:“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适当通融也是正常的,孙主任是柳顺平多年的老领导,老领导很有威信,让老领导去看一看他,劝一劝他,开导开导他,教育教育他,让他尽快如实交待自己的问题不是很好吗?”

    赵书记说:“老领导要发挥余热,我们不能给他泼冷水啊。”

    “这…这……。”刘书记有些求救似的望着我。

    我说:“刘书记是对工作十分负责的一个同志,我们要相信他,相信他能不徇私情,坚持原则,把这件事情办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给百姓一个公道。至于老领导想看看柳顺平,劝劝一下自己的老部下,可以理解,也未尝不可。在条件成熟时,请刘书记安排一下,满足老领导的心愿吧。”

    “这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对周怀南不满,县委如何看待周怀南?赵书记是县委专职副书记,请赵书记谈一下吧。”我说。

    赵书记说:“组织部门应群众的强烈要求,到奋进集团考核了一下,考核结果比较理想,认为周怀南同志是一个好同志,至于那么多人对周怀南不满,我想主要的原因是不明真相,受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

    宣传部桂部长问:“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是谁呢?”

    赵书记回答:“我们正在调查,一旦查证核实,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桂部长问:“我听说考核组向职工公布考核结果时,被愤怒的职工围住殴打,我们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我还是那句话,是一些不明真相的职工受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具体的情况,文局长清楚,可以请文局长讲一讲。”赵书记说。

    公安局长文胜天说:“我指挥公安干警冲进会场,驱散了职工,将经贸委主任郭杰龙和考核组成员解救了出来,逮住了五名打人者,目前,这五人正被治安拘留。”

    桂部长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文局长回答:“考核结果与职工期望有较大差距,职工气不顺。”

    桂部长问:“周怀南怎么看待这件事,我们跟他有联系吗?”

    赵书记回答:“周怀南正在国外考察,我们没有跟他联系上,他说一到澳大利亚后,就跟我们联系的,也没有跟我们联系。临走时,我们跟他通报了情况,他说这辈子树大招风,功过是非任由他人评说。”

    桂部长突然问:“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赵书记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可能吧,他不可能丢下这么一个大摊子不管吧,那么多职工把他当救星,盼着他回呢?再说,如果不回来,也要打个招呼啊,不能一拍屁股说走就走啊。他毕竟还是党的干部,党的干部还是要讲组织原则啊。”

    我故意问马县长:“他跟您联系过吗?”

    马县长回答:“没有,我正感到奇怪呢。为什么不联系呢?”

    我问赵书记:“您跟他联系过了吗?”

    “联系过,没联系上。”赵书记回答。

    我一直有一个判断,孙主任,马县长,赵书记安排周怀南出去,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帮助他潜逃,潜逃时可能有约定,成功后及时通气。如今,黄鹤一去无音讯,他们心里肯定很着急,心悬着,放不下来。

    正想着,马县长的电话响了,他喂了一声走出会议室。过了一会儿,赵书记的电话响了,他也走了出去。

    “我们接着讨论吧。”我说。

    桂部长说:“奋进集团职工总是这么闹也不是办法,我们是不是要认真对待一下,下大力气解决一下。以前,柳树乡的群众总是闹来闹去,后来不就不闹了吗?别把一个堂堂的县委、县政府弄得像跟一个集市似的,想闹就闹,想堵就堵,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怎么能行呢?”

    马县长和赵书记一前一后进来了,脸色都好像有些难看。

    赵书记一改往日的沉着冷静,声音似乎有些走调地说:“省经委的同志说,周怀南同志根本就没出国,他临上飞机前,被月光县委、县政府叫回去了,说县里有些招商引资项目急需洽谈。”

    孙主任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指着马县长的鼻子大声问道:“你……你是县长,你知道吗?”

    “不知道。”马县长脸色阴沉,又夹杂着惨白。

    孙主任犹豫了一下,又指着我,颤巍巍地问:“你……你是县委书记,你……你知道吗?”

    我沉着地说:“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谈。我们县委的人全部在这里,您还怕跑了不成?”

    我对赵书记说:“您把详细情况跟大家说一下吧。”

    赵书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周怀南同志没有出国,说是被月光县委、县政府叫回去了。”

    我问:“是谁把他叫回去的呢?”

    赵书记回答:“好像是王主任。”

    县委办公室王主任说:“我绝对没叫,你们想一想,即便我叫他回来,他能听我的吗?”

    我对孙主任,又对大家说:“孙主任,您别激动,您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赵书记还是政法委书记,让赵书记再详细打听一下,把情况摸清,再向您专门汇报,您看行不行?”

    孙主任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再谈谈第四个问题吧,古汉科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县委为什么不闻不问?他开办的度假村怎么了?请文局长解释一下吧。”我说。

    第三个问题被我轻松地遮掩过去了。

    文局长说:“县委不是不管不问,我们县几起重大的事件,都与古汉科有关,如凌河大桥垮塌,奋进集团走进死胡同,度假村引发三村农民上访,矿业公司贱卖都涉及到他。包括国务院调查组,省、市、县条条块块,方方面面的人都在找他,可就是找不着,一个大活人,就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一样。现在,我们还在寻找他,一有消息,马上告诉大家。”

    我说:“度假村怎么了?请钱县长说一下。”

    常务副县长钱一兵说:“由于古汉科失踪,度假村已经荒废,就剩下一个烂摊子。”

    我说:“这第五个问题,矿业公司怎么了?为什么贱卖国有资产?石远方到哪里去了?还是请钱县长说一下吧。”

    钱县长说:“矿业公司经过多轮转卖后,已经停产。根据县委、县政府的统一安排,我带人到北京与最后收购方——央企纵捭集团进行了沟通,他们已经派人来了,正在我们的协助下,做恢复生产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我说:“为什么贱卖国有资产?请马县长说一下吧。”

    马县长说:“当初收购方,能利投资公司承诺追加投资,扩大再生产,我主持县长办公会和县委常委会决定,在评估价的基础上,少收了7亿元。因为能利投资公司说,扩大再生产增加的税收远远多于7个亿,他们要用钱扩大再生产,可以用增加的税收弥补少收的7亿元。后来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受骗了,能利投资公司没有继续投钱,而是把矿业公司卖了。关于这件事,我当时是代理县委书记、县长,我应该负主要责任,我要作深刻检讨。”

    我说:“石远方到哪里去了?请文局长说一下吧。”

    文局长说:“矿业公司被纵捭集团收购后,石远方就失踪了,我们正在动用一切手段来寻找他。”

    我说:“第六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凌河大桥垮塌已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不给百姓一个交待?由我来说吧。凌河大桥垮塌,死了那么多师生,这些都是月光县的精华,我在省里听到这个消息,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可这个问题是由国务院调查组亲自调查的,我们也插不上手。至于为什么不给百姓一个交待,是因为国务院的调查结论仍未公布。我们也不便说什么,我们一有消息,马上告诉大家。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都说没问题,我就总结说:“今天的民主生活会,扎扎实实开了一整天,大家畅所欲言,充分发表了个人的看法,会开得很好,很成功。请县委办公室、县委研究室将今天民主生活会的情况整理一下,发下去,然后向群众公开。散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