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67章 雇工费用大家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章 雇工费用大家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67章 雇工费用大家谈  匆匆吃完饭,接着开会。我说:“上午的民主生活会开得很好,我希望大家能保持住上午的情绪,结合局部的具体的六个问题好好谈一谈。”

    下午的发言明显没有上午涌跃,会场开始沉默。

    人大孙主任打破了沉默,由于过于激动,声音有些颤抖:“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雇请了一个保姆、一个清洁工、一个花匠,费用一直是由红庙乡主动支付的。我为什么没有拒绝红庙乡的好意呢?我在月光县几乎干了一辈子,担任过多个岗位、多年的主要领导,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说公家请几个雇工有什么不妥。你们想想,公家给我专门配了车,有专门的司机,难道司机配得,保姆、清洁工、花匠就配不得?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本来,雇工的费用是要由县财政支付的,我是看县财政吃紧,才同意红庙乡支付的。我觉得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一些人别有用心,不好好工作,专拿雇工费用说事,抵毁我们这些老同志。我觉得县委要明确表态,要旗帜鲜明,要狠刹这股歪风,使我们这些老同志在退下来或退二线后,能够安度晚年。”

    赵程大副书记说:“我家里也请了一个保姆、一个清洁工、一个花匠,跟孙主任一样,费用是红庙乡主动支付的。过去,我一直不知道费用是由红庙乡在支付,因为红庙乡党政主要领导产生分歧,我才知道,详细一问,是我老婆背着我搞的。你们知道,我是全县有名的‘气管炎’(妻管严)干部,有点怕老婆,这件事有人提出来很好,干部接受群众监督是好事,干部也理应接受群众监督,我没什么多说的。我只想说,这次民主生活会,大家可以议一议,无论结果如何,我一定按大家的意见办。”

    马志县长说:“我虽然是个县长,但家大口阔,穷亲戚又多,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宽裕,红庙乡主动要求支付我家三个雇工的费用时,我没有推辞。既然这个问题经常有人提出来,就要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们要站在政治的高度上,站在加强党和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高度上来看待这件事。群众利益无小事,我觉得,要设身处地地替雇工想一想,我们不是提倡换位思考吗?若辞退雇工,雇工就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来源,影响了雇工及雇工家庭的生计,在我们月光县,挣一分钱都难啊。所以,我觉得,雇工还是要保留。我认为,孙主任家雇工的费用应该明正言顺地改由县财政支付,至于我跟赵书记家的雇工费用问题,我还是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我赞成赵书记的看法,按大家意见办,绝不找任何理由,任何借口讨价还价。民主生活会嘛,就是要民主。”

    好家伙,话说得真到位啊。若全部依了他们,由公款支付雇工费用,群众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这个问题今后还是要不断地被提出来,群众反映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若依了马县长所说,支付孙主任家雇工的费用,那其他人就有话说了,他是老领导,能公款请雇工,我们也是老领导,为什么不能请?人大主任能请,为什么政协主席不能请?为什么县长不能请?都是班子成员,为什么其他班子成员不能请?若不依他们吧,一下子就与“三巨头”产生“磨擦”,对今后的工作十分不利,前几任县委书记的教训明摆着,明摆着。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我稳住了神:“刚才马县长说得好,民主生活会嘛,就是要讲民主。我们在坐的,看还有谁公款请雇工的,如果有,就说出来吧。如果没有,就请大家议一下吧。”

    没人吱声,空气里有些噤若寒蝉的味道。

    这就是现实,一说到概括性的、全局性的问题个个都眉飞色舞,条条是道。可一涉及到具体的问题,具体的人和事,尤其是涉及到自己,全都沉默寡言,喑哑无声了。

    我打破了沉默,问县纪委书记刘勇刚:“你是纪委书记,对雇工费用问题,你怎么看?你总得有个意见吧。”

    “此前,我们查了中央和省市的一些条文,没有专门针对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使用雇工的规定,县里也没有拿出相关规定。我们查阅了县委和县政府多年的会议纪要,也没有相关的决定。查阅了多年的请示、批示、通知、意见、建议、文件,也没找到相关依据。这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公款能不能支付雇工的费用,还没有明确的结论。对于这个问题,马县长、赵书记的表态很诚恳,希望借助民主生活会,大家讨论一下,我觉得很有必要。拿到桌面,开诚布公比较好。我的意见是,既然群众有反映,肯定是个事,肯定不能无动于衷。讨论一下,有个意见比较好。不明不白的,对三个领导都不好。”刘书记说。

    “在我印象中,这个问题说了好多年了,但迟迟没有定论,主要原因刚才刘书记已经说了。这么一个小问题,涉及的钱又不多,拖这么久,我觉得孙主任和马县长负有很大的责任。说句得罪领导的话,孙主任是老县长,是我们的老领导。当县长时,为什么当时不做个决定呢?马县长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完全可以以县长办公会和其他形式作个决定啊。赵书记先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了,提请县委或者县政府出台一个意见多好啊。如果有这个决定或者说意见,按照决定或者意见执行不就是很简单的事吗?也省得老翻烧饼。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种灰色地带的事情,很难瞒得住。我们讨论一下,话说到明处比较好。我很不成熟的意见是,别老在这件事上绕来绕去了。要么辞退雇工,要么自己支付雇工费用。在目前形势下,要以会议讨论的形式,同意由县财政支付,我觉得这很难。刘书记是纪委书记,应该比我更清楚。”宣传部桂部长说。

    组织部、统战部诸葛部长说:“我建议,孙主任家的雇工费用改由县财政支付。主要理由是,孙主任虽然不再担任县委常委,但是老领导,从县长岗位退下来,担任人大主任有好几年了,应该名正言顺照顾一下。如果县政协主席请雇工,也可以照此办理,但仅限于县人大、县政协两位主要领导。其他两位领导的雇工费用我还没想好,还拿不准。县财政支付也行,自己支付也未尝不可。建议两位领导自己拿主意。”

    常务县长钱一兵说:“这件事情其实没那么复杂,照我看来,也很简单。都辞退雇工,如果家里有人和事情需要照顾和打理,一时半刻还辞退不了的,就继续雇请。至于费用问题,我个人建议,维持现状到年底。从明年开始,就像桂部长建议的,要么辞退,要么自己掏腰包。说句玩笑话,孙主任、马县长、赵书记都抽烟,平时少抽点烟,这点钱不就节约回来了吗?”

    县委办公室王主任说:“我的话很简单,要么辞退雇工,要么自掏腰包。原来很想建议由县财政支付的,但在目前形势下,我个人感觉,由县财政支付不太合适。我话说的比较直,有点不中听,但没有恶意,请三位领导不要见外。”

    公安局长文胜天说:“我是军人出生,倾向于干净利落。就是过去支付了的,因为过去没有明确的意见,支付了的就支付了,就算了。从我们这次民主生活会后,从下过月开始,继续雇请的,就自己支付费用。不雇请的,就直接辞退。辞退、自己付费二选一,没必要花这么长时间,讨论这么个小问题,也省的他人看笑话,省的群众再提意见。”

    我对县政协骆丹主席说:“您也是我们县的老领导,您说几句吧。”

    骆丹主席说:“本来我不想说的,但常书记要我说,我就啰嗦几句。刚才大家都说了,说来说去,都渐渐倾向于要么自费,要么辞退。孙主任、马县长、赵书记,我知道,你们多年请了雇工,已经习惯了,立即辞退,我估计一时半刻你们还适应不了。回去跟你们家人商量一下,辞退一个或者两个雇工,剩下的自己支付费用吧。我也是个老同志,用这么长时间,讨论这么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听我一声劝,算了吧。”

    大家的眼睛都望着我,等着我最后表态。

    虽然事情不大,但这是一个很微妙、很复杂、很能揣度人心的时刻,我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既要维护县委书记的形象又不能使事情过于复杂化。

    我不能不说话了,我不能不表态了。

    我缓慢地、平和地、坚定而严肃地说:“这不是第一次议论、讨论这个问题了,我记得前任县委书记也曾过问过这件事,结果是不了了之。我想说的是,关于雇工费用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们来决定。”

    我看见与会者打起了精神,凝神静气望着我,等待我继续说下去。

    我继续说:“孙主任、马县长、赵书记都在我们月光县工作多年,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是我们月光县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领导,完全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也就是说,对于雇工费用问题,完完全全可以自由地,独立地做出决定,不需要我们来议论,来讨论,更不需要我们替三位领导做出决定。今后,在我的任内,我不希望这件事再拿出来议论,讨论,我也不会允许在这样的会上讨论这样的事。对于我来说,这件事已经结束,不管三位领导做出的决定是什么。下面,我们来议一议第二个问题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