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58章 驱车省纪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8章 驱车省纪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58章 驱车省纪委  夜深人静,再次翻看矿业公司的各种材料,五味杂陈,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怎么办呢?我们已经主动派出了工作组,赴北京与纵捭集团协商恢复生产,又在经济环境还不宽裕的情况下,挤出资金,向矿工们发放了生活补助,还督促公安局抓紧寻找石远方,作为县委书记,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彻查这里面的内幕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权限和职责,但“不法之徒”总不能逍遥法外,理应受到惩罚啊。否则,天理难容啊!我们的古人不是说过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主动捅“马蜂窝”,把这件事交给市纪委?但市纪委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当然,市纪委可以向上移交。

    向上移交?移交省纪委,再由省纪委移交中纪委?

    想来想去,有些头疼。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罗炳煜的电话打来了,他问我有没有时间。我问干什么,他说想跟我聊一下月光矿业公司的事,如果有时间,要我尽快到省纪委来一趟,最好是明天,总之,是越快越好。我正发愁,感觉电话来的太及时了,马上说明天下午一定到。刚说完,感觉有些越级,就问罗书记,是不是请市纪委杨汉雄书记一起来,罗书记说不需要。

    早早起床,由县委秘书程华国开车,长途直奔省纪委。

    罗炳煜书记正在办公室等我

    “你来的太好了,辛苦了。”罗书记说

    “没什么,领导召唤,是我的荣幸啊。”我说。

    罗书记说:“长话短说,你把月光矿业公司的事简单说一下吧。”

    我拿出一摞资料,包括每次转卖的资产评估报告、县委县政府的会议纪要、转卖公司的基本情况等,向罗书记做了详细汇报。

    “那个石远方有什么最新的消息吗?”罗书记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找,目前,不知道在国内还是国外,不知道是死是活。”

    “哦。”

    “我自己有种种疑惑,觉得这里面太不正常,一些人太胆大妄为了,他们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啊?。”

    罗书记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看起来,心里也不平静。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这样吧,我们一起到上官书记那里去,在那里一起说。”

    “您们那么大的干部议事,我一个小罗卜头去不好吧?”

    “不碍事啊,你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官也不小啊。”罗书记说。

    “您们商量研究大事,我去不合适。我等您们的决定,我一定按您们的决定办,行不行?”

    “别耽误时间了,上官书记在等你呢。”

    “等我干什么?”

    “你当面问吧。”

    罗书记带我来到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办公室。上官书记握着我的手说:“怎么瘦了,黑了?”

    “压力大啊,只能拼命干,不想给您们丢脸啊。”

    “好啊,是我让罗书记请你来的。怎么样,交办你矿业公司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我详细地汇报了关于月光矿业公司的情况和我们采取的措施。

    “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把情况搞得这么清楚,而且还主动派人到北京去,争取早日恢复生产,稳定矿工情绪。”

    “我做的不够,做的不好,还请领导多多批评啊。”

    “你的工作情况,我平时了解了一些。我说话你不要翘尾巴。总的来说,你干得比我想象的要好啊。罗书记,你说是不是这样?”

    “是这样。”罗书记说。

    “你觉得,下步应该怎么做?”上官书记问我。

    “这方面,罗书记是专家啊。”我回答说。

    “上官书记问你呢,县委书记同志。”罗书记笑着说。

    “对于月光矿业公司卖来卖去,我是很有想法的,觉得有些人太胆大妄为了。”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呢?”上官书记问我。

    “我仔细想了一下,从表面上看,还真看不出什么问题。国家正式认可的资产评估机构评估,他们按评估价买卖,难说有什么不对。不过,不过……。”

    “别吞吞吐吐的,大胆说吧。”罗书记说。

    “不过,我认为,我们可以发挥我们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主动出击。首先要对矿业公司的账务进行独立审计。然后对涉及到的公司进行详细调查,尤其是能利投资公司和云彩运集团公司以及三家评估机构,他们的股东持股情况,股东背景,资金进出情况等等。还要询问我们相关的官员,有无受贿,有无渎职,并要求他们向组织如实书面说明。再有就是请省公安厅介入,寻找石远方。如果找到了石远方,设法让他开口,这里面的真相就会越来越清楚。当然,由于月光矿业公司已成为央企纵捭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我们省还存在着能不能介入,怎么介入的问题。由于纵捭集团原来的老总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说不定中纪委也在查呢。”我说。

    “思路很清晰啊,接着说下去。”上官书记说。

    “我觉得,我们省可以跟中纪委沟通一下,如果他们正在查,我们省可以配合。如果他们实在太忙,腾不出多少时间,而这件事又特别重要,也可以授权我们省查。还有,是不是请省公安厅跟公安部沟通一下,支持寻找石远方?不瞒领导们说,我认为,石远方是这件事的源头,冤有头债有主,我内心强烈地想找到他,我也要求我们县公安局抓紧寻找他。我想向我们月光县百姓报一个明白账。”

    “继续说。”

    “我在一个停工的矿场被矿工们围住了,当时县公安局担心我发生意外,带领大批警力过来,被我严厉吼回去了。我把矿工们带到大礼堂,跟他们进行了对话,并力所能及的做了一些工作。其实,矿工们很善良,很好商量事情。我在内心里也很尊重他们,敬畏他们,我也没发生什么意外。事后,我们县的一些人跟我说,我的胆子真大,他们还为我捏了一把汗呢。”我继续汇报说。

    两位领导都笑了。

    “我向矿工们承诺过,我要尽其所能跟他们报一个明白账,让他们知道,公司被卖来卖去的前因后果。在我心里,他们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主人,而我自己,说好听的叫公仆,实际上,只是一个跟他们打工的打工仔而已。”

    “你对我们县委书记的工作怎么看?”上官书记问罗书记。

    “不错啊,真难为他了。”罗书记说。

    “小刚啊,派你下去时,罗书记很担心你啊,担心你没工作经验,在那么复杂的环境中难以游刃有余啊。”上官书记说。

    “罗书记的担心是对的啊,我也是一直小心谨慎,战战兢兢的啊。”我说。

    “罗书记,对于月光矿业公司,你有什么要说的?”上官书记问。

    “刚才小刚已说了很多,也很有道理。我觉得,应该先主动向中纪委汇报。看他们是什么意见,如果他们牵头查,我们积极配合。如果他们授权我们查,我们也当仁不让。无论如何,要把这件事弄清楚,给方方面面一个交待。还有,我支持小刚的说法,请公安厅参与寻找石远方,最好也请省公安厅跟公安部汇报一下,请公安部支持一下,小刚他们一个县的力量太弱了。”罗书记说。

    “我们能不能向基层学习,向小刚他们学习,不等上面,

    先主动做一些事情呢?”上官书记问罗书记。

    “可以啊,上官书记有什么想法?”罗书记问。

    “您们商量大事,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我在这里不太好吧。”我感觉我不适合呆在这里,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小刚,你不是外人,用不着回避。”上官书记说。

    上官书记继续说:“譬如,在我们省的这些公司、资产评估机构无论什么来头,我们可以先行调查啊,还有最先卖月光矿业公司的那些人,尤其是当时的代理书记、县长马志应该好好调查一下,评估价那么低,还要少几亿卖给人家,给人感觉十分可疑。我们也可以像小刚他们那样,把涉及到我们省的事弄得清清楚楚,再主动向上汇报啊。”

    “上官书记在给我们压担子啊。”罗书记说。

    “我知道,你们纪委很忙。但再忙也要把这件事弄一弄。中纪委已经开始关注纵捭集团了,万一问起我们来,我们一点不清楚也不好,你说呢,罗书记。”

    “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推迟,不懈怠,一定按书记的指示抓紧弄,请书记放心。还有,是不是跟万勇厅长说一下,抓紧寻找石远方?”罗书记说。

    “可以啊,一定要抓紧时间,设法找到石远方。你以省纪委的名义,跟万勇说一下吧。”

    “行。”罗书记回答。

    “还有什么问题吗?”上官书记问。

    “我没问题,我主要是来汇报工作,听取指示的。感谢省委对月光县的关心。”我说。

    “我没问题,不过,小刚那里还有很多事,譬如,凌河大桥垮塌的事,度假村的事,奋进集团的事,这都是挂了号的,上官书记,能不能请小刚简单说一下。”罗书记说。

    在上官书记同意后,我汇报道:“凌河大桥垮塌一事,国务院调查组正在调查,我们主要是在做一些配合工作,目前,调查已接近尾声;度假村的事,我们进行了详细的审计,问题基本查清,我们正在抓紧寻找昇龙公司董事长古汉科。我们已收缴了古汉科给三个村党支部书记买的房子,房子已拍卖,拍卖款项正在发给农民,我们还向农民进行了张榜公示。柳树乡原党委书记已被‘双规’,农民自发燃放了鞭炮。到北京、省市上访的农民已经被我们劝回来了,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再上访了;奋进集团的账务我们已进行了审计,问题很大,奋进集团董事长周怀南在机场被我们截回来了,检察院、审计局正在对他的经济问题进行确认,我们想让他尽快伏法。在我们认真答复了职工提出的问题后,职工也没有再群体上访。”

    “你效益真高啊。”罗书记说。

    “环境所迫,形势所逼,我们也是没办法啊。我自己的想法是,在省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尽快拨开这层层迷雾,让月光县有一个晴朗的天空。然后,带领全县百姓走出贫困,脱掉贫困县的帽子,奔向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我说。

    “你工作有阻力吗?”上官书记问我。

    “当然有,不过,我不想向领导们叫苦。”

    “那你想要我们做些什么呢?”上官书记问。

    “需要的时候,我会说的。现在,我唯一的要求是,在事先没跟我通气以前,不要变动我的工作,我不想半途而废,我只想好好干。”我回答说。

    “你觉得,我们这个年轻人怎么样?”上官书记问罗书记。

    “在机关里看不出来,下去了显山露水,的确干得不错。”罗书记说。

    “请领导别夸我了,我的担子够重的了,快压得东倒西歪了。”我说。

    “罗书记,小刚这么认真跟你打工,你请他吃个饭,陪他好好喝点酒吧。”上官书记说。

    “请他喝酒我没问题,但要说打工,我们可是跟你打工,你堂堂省委书记,应该请我们喝酒才对啊。”罗书记笑着说。

    “本来我是想请你们吃饭的,身不由己啊,晚上还要谈事,不能请你们了,请原谅啊。”上官书记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