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55章 直面矿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5章 直面矿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55章 直面矿工  “要不要通知文局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王庭问。

    “不需要。”

    我沉着地对我的同行们说:“不要慌,天塌不下来,让他们来好了。”

    我稳稳地站在几近荒凉、荒废的矿场上,等待矿工们向我们靠近,再靠近。我甚至还往前走了几步,主动向矿工们靠近。

    我坦坦荡荡,没有什么可怕的。

    王主任的电话响了,他对我说,文局长担心我的生命安全,正带领大批警力向我们靠近。

    “胡闹,让他们回去!”我大声说。

    王主任把手机递给我说:“文局长不听,要请您接电话。”

    我接过手机,公安局长文胜天说:“我们接到报告后,马上往这里赶,很快就到。”

    “谁让你这么干的?回去!”

    “常书记,您可能不知道,矿工们忍耐了很久,情绪正在爆发,极不稳定,我们担心发生意外。”

    “没那么严重,我很好,很安全,你别给我添乱,回去吧,把警力都撤回去吧。谢谢你。”我口气和缓了一点。

    “那不行,保护包括您在内的每一位月光县人的安全,是我们的责任。”

    “回去,把警力给我统统撤回去,听到了没有?!”我提高了嗓门,我很不赞成、很讨厌动不动就动用警力的做法,这样很容易激化矛盾。

    “那不行,您出了什么问题,姚局长饶不了我,省委、市委饶不了我,月光县老百姓也饶不了我。”

    “我没时间跟你啰嗦,我再说一遍,请你立即撤回去,立即!”我挂断了手机,把手机还给王主任。

    我和我的同行们继续向矿工靠近。

    潮水般涌来的矿工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我主动开口了:“我是月光县县委书记常小刚,您们是找我吗?”

    “您就是常书记啊?”前面的几个矿工问。

    “需要证明吗?”我笑着问。

    矿工们后退了几步,齐刷刷举起了横幅,上书“感谢好书记!”、“为什么把我们公司卖来卖去?”、“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强烈要求审计公司账目!”、“强烈要求石远方回来接受质询”等等,横幅很多,几乎铺天盖地。

    “好书记是谁?”我问矿工们。

    “您啊。”

    “我不姓好啊,爹娘给的姓不能随便改啊。”

    “我们知道您姓常,但您是好人,是省里派来的好书记。”

    ……

    我鼻子发酸,转过身去,眼泪瞬间无声地流了出来。

    我只不过是秉承本分、秉承良心、秉承职责做事,而且做的不够好,况且也没给他们做过什么,这算是个好书记吗?这算那一家的好书记啊?

    没时间多想,我迅疾擦干眼泪,转过身来。以商量的口气说:“能不能这样,我们一起回到公司大礼堂去,你们选几个代表,就在大礼堂主席台,当着大家的面,我们一起聊一下,怎么样?这么多人站在在荒郊野外,我心里不好受啊。”

    “可以啊。”

    “那我们走吧。”

    “您能不能跟我们讲几句话再走?我们很想听您讲话。”矿工代表说。

    “可以啊。”我欣然同意。

    我环顾四周,看见有个高坡,就走到高坡上,对着黑压压的矿工们,大声说:“矿工同志们好,我是月光县县委书记常小刚,站在这里讲话,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您们是央企的职工,应该由中央领导同志跟您们讲话,我的官实在太小了,名不正言不顺,讲话底气不足啊。”

    矿工们发出了笑声,但很快安静下来。

    我继续说:“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到月光县来时,省委领导有交待,希望我关注矿业公司,这说明省委领导对您们很关心。二是因为您们生活在我们月光县的这片土地上,我们有责任关心您们,希望您们能过上安宁的、比过去更好的生活,希望您们能过上好日子。您们的日子不好过,我们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三是属地管理、守土有责。我们来到矿山,是想寻求解决您们面临的问题的办法,本来,我是想想好办法后,再向您们通气,跟您们商量并希望您们支持的。您们今天来了更好,您们看这样好不好,我们一起回公司大礼堂去,当着您们的面,好好坐下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您们看行不行?”

    “行。”矿工们异口同声说。

    我深深鞠了一躬说:“谢谢您们,谢谢矿工同志们!”

    “走。”我挥了挥手。

    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车辆开始离开矿场,向公司大礼堂进发。

    一路吵吵嚷嚷。

    一路尘土飞扬。

    留守人员已经把大礼堂收拾得干干净净,主席台上临时摆了圆桌子,我们和矿工代表就坐,矿工们都坐在主席台下,听我们对话。

    我开始了开场白:“您们好有素质,好有组织纪律啊。”

    矿工代表:“不能让书记看扁我们啊。”

    “把您们的想法说一下吧。”

    矿工代表:“谢谢书记关心我们,书记主动来我们公司,我们很感动,本来,公司已经卖给了别人,书记可以不管的,谢谢书记了,谢谢!”

    “您们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我们怎么会不管您们呢?再说,公司这个样子,我们看着也很着急、很心痛啊。”

    “我们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我们也知道,一些问题,书记也是很难解决的,能解决的就请书记支持解决,解决不了的,就请书记向上反应,争取上面解决。”

    “行啊,我保证尽最大努力,您们想不明白的地方,争取帮您们想明白。”

    “1.好端端的公司干嘛卖掉呢?2.公司的评估价合理吗?我们怎么感觉评估价太低了呢?3.为什么卖出去的价格比已经是低评的评估价还低呢?4.卖公司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开职工大会呢?5.为什么公司总是卖来卖去呢?6.石远方到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无人过问?为什么他那么热衷于卖公司呢?7.希望能派出审计工作组,对石远方任职时的账务进行专项审计,给我们报一个明白账。8.公司停工这么久,我们工作没着落,怎么办?连职工带家属涉及几千人,我们要工作,我们要活命啊!9.我们本来也是要群体上访的,听说省里派来了一个好书记,就等着书记来解决。您给拿个主意吧,我们听您的。”

    “谢谢!我记下来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概就这些,谢谢书记能在百忙之中见我们,请书记做主。”其他的代表说。

    由于事情过于突然,我还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理清思路,自然也来不及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但事在人为,我们肯定能做些什么,我们一定能做些什么。

    于是,我对代表们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本来是来看看,看我们能做一些什么的,您们这么信任我们,专门跑过来找我们,我们感到了肩上的责任,我们感谢您们的信任,我们不想辜负您们,让您们继续失望、伤心。您们稍稍休息一下,下去跟大家沟通一下吧,不要离开。给点时间,让我们商量一下,再回答您们,行吗?”

    “行啊。”

    我们离开大礼堂,在一间办公室里坐定,开始商量起来。

    我问郭主任:“你有什么想法?”

    “矿业公司是纵捭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严格来说,我们不可能管得太细。解铃还须系铃人,是不是从纵捭集团入手,抓紧与他们联系,尽快恢复生产?这是当务之急。”

    “钱县长的意见呢?”

    “我同意郭主任的意见,抓紧派人去北京跟纵捭集团联系,尽快恢复生产。目前,矿工们好长时间都没有领工资,生活肯定比较困难,能否通过民政这个口子,给点救济。实在不行,就通过财政这个口子垫一垫,等跟纵捭集团谈好了,恢复生产了,再找他们要回来。”

    我对王主任说:“你给民政局长打个电话,看他们那里能不能拿出钱来,或者尽快找市民政局要点钱回来。”

    又对钱县长说:“你也是管财经的,你跟胡长标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弄点钱?”

    电话打了,王主任回话说,民政局那边最多通过市县两级筹集50万元,7天内到位。钱县长说,财政局那边的意思是,县委挨船下篙,定一个数据,他们努力完成。

    我问钱县长:“7天之内,50万元到位有问题吗?”

    “应该没问题。”

    “你只需回答我,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没问题。”

    “没问题就好。你们看这样行不行?由钱县长代表县委县政府,和郭主任、矿工代表一起,到北京纵捭集团总部沟通,建议他们派出工作组,在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协助下,尽快恢复生产。再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给每名矿工垫支1000元生活费。财政局、民政局的各50万元,由王主任通知他们打到经贸委的账上,由经贸委郭主任负责分发给每名矿工。其他问题很复杂,有些超出了我们的职责范围,我们理清思路后再答复。”

    郭主任和王主任都说没问题,钱县长说:“我赞成常书记的意见,我也愿意牵头到北京去。只是有点疑虑,纵捭高层能接待我们吗?如果他们不接待我们,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能无功而返啊。我听说,这些高层们‘味儿’很大,眼高手低,狗子眼睛,只会往上看,不会往下看,根本不会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我说:“翻天了不成,难道他们不在**领导之下?再说,这是他们惹是生非,是他们捅的漏子,我们在跟他们做事,主动替他们分忧解难,他们有何理由拒绝我们?”

    我接着说:“当然,还是要防止那些‘老爷们’斜眼看人,为了以防万一,我请省委办公厅开个介绍信,你们以省委办公厅的名义去找他们,行不行?他们总不敢怠慢省委吧。”

    “行啊,这太好了。”钱县长显得很高兴。

    “请钱县长回去后,把我们商量的意见及前因后果跟马县长汇报一下。”

    “好。”钱县长回答。

    我站了起来:“走,到矿工们中间去。”

    在和矿工代表商议后,我站在大礼堂主席台中间,拿着话筒,大声说:“矿工同志们,父老乡亲们,让您们久等了。”

    掌声响起来。

    我深深地鞠了一躬,继续说:“我们认真听了您们的心声,您们提的一些问题,我们已经铭刻在心,有些问题,我们还一时半刻难以回答您们,但我将来一定会答复您们。现在,我就向您们报告两件事。1.县委县政府决定,组成以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钱一兵同志、经贸委主任郭杰龙同志和您们推荐的矿工代表组成的工作组,以省委办公厅的名义,主动到北京纵捭集团总部去,商量如何尽快恢复生产,我们要让矿业公司活起来,让您们有活干,让您们的生活好起来!2.我们知道您们生活有困难,县委县政府决定,给您们每位矿工发放1000元的生活费,从明天开始,最迟7天内,您们直接到县经贸委领取。我的话说完了,谢谢大家!”

    掌声,掌声淹没了我们。

    我继续深深地鞠躬:“对不起,对不起,让您们久等了!”

    长时间的掌声淹没了我们。

    多好的矿工啊,只要我们用心干事,肯作为,主动作为,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呢?

    这颗不定时炸弹总算初步排除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