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9章 对话下岗职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章 对话下岗职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29章 对话下岗职工  这其实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果相关领导、相关部门秉公办事,勇于负责,就不会惹这么大的事。县奋进机械集团公司下岗职工接二连三地给中央、省、市写信,到省市上访,最后一连几天围堵县委、县政府,要不是有人出了“损”主意,说省里派出的县委书记专门来处理此事,要下岗职工耐心等待,县委、县政府不知道要围多久。

    县奋进机械集团公司的前身是县机械厂,县机械厂的前身是农具厂,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由一个小作坊发展起来的,主要生产农机具、钢门钢窗、小型起重机械等,上个世纪一度很红火,是县里的支柱产业和纳税大户。公司董事长周怀南还被评为省劳动模范,要不是数字掺假,差一点就评上了全国劳模了。由于效益好,县里方方面面的人都给公司打招呼,要求安排进公司工作,使这个公司成为安置人员最多的企业。可当市场经济的旋风刮到这里来的时候,这里的管理体制、人员素质、机械设备完全适应不了,很快就一蹶不振。公司没活干,工人只好下岗。可月光县是个穷地方,为工人提供的再就业岗位太少或者说几乎没有什么岗位可以提供,下岗工人的生活便成了问题,就闹事,刚开始县领导还想了一些办法,譬如请求银行贷款,公司欠银行贷款7.5亿多元,银行很不想贷,但耐不过县领导的面子,只好贷一点,可后来银行再也不愿意把钱往这个死窟窿里填了,县财政又拿不出钱来,但下岗职工每天是要吃饭的,问题就来了。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办法是现成的,将企业改制,说白了就是卖掉,让职工买断工龄回家,用卖企业的钱的一部分支付职工买断工龄的钱。可问题就出在这,公司一些负责人坚决反对改制,县长马志也不同意改制,美其名曰是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

    为什么不同意改制呢?是因为公司地处县黄金地段,临街有许多门面租了出去,再就是偶而能收回一些货款、卖一些公司值钱的东西,公司负责人就照旧用这些钱吃喝玩乐,逢年过节“孝敬领导”,县领导或主管部门也可以拿一些单据在这里报销冲帐,一些本不该由公司负担的吃喝招待费用也由公司承担。所以,公司负责人舒心、主管部门宽心、县领导安心,独剩下下岗职工伤心,正直人士寒心。

    公司露天场地上,应我的要求,临时搭起了一个台子,安装了话筒。我拒绝了县长马志要求找职工代表对话的要求,也拒绝了县公安局派人保护的建议,而是要面向全体职工,敞开心肺,公开对话。我曾要求马县长和我一起坦诚面对职工,但他推说工作忙没答应。我知道下岗职工憋了很久,需要发泄,因此,我只有首先充当“受气包”,等他们消了气之后,再对话。

    下岗职工越来越多,有些是拖家带口来的,小伢到处窜,大人无所顾忌地大喊大叫,对话现场简直成了一个赶集会。

    对话开始,我要求有什么说什么,想骂什么就骂什么。此话一出,现场开了锅,有发牢骚的,有要吃饭的,有要求发工资的,有要求卖公司分钱的,有要求报销医药费的,有要求困难补助的,有骂公司负责人的,有骂贪官的,有骂**的,骂天骂地骂这骂那,大家七嘴八舌,说来说去,骂来骂去。归结为一条,就是骂县领导和公司负责人的良心被狗吃了,心太狠太黑,只顾自己逍遥,不管职工死活。坐在我旁边的周怀南董事长坐立不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我泰然自若地坐着,极有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们发泄完后,平静下来。

    半个多小时后,吵吵嚷嚷的声音渐渐小了,后来,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现场出奇地安静,成百上千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等待着、期待着我这个将胳膊吊在胸前的县委书记“出招”。

    我开始说话了:“刚才大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不瞒您们说,把我的头都吵疼了,实在对不起大家,我没听清楚您们说什么。您们能不能推选几个代表,就在这里,把您们主要的想法和要求说一下。我初来乍到,情况不熟,又没什么本事,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离开了您们的支持,就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所以,我希望您们担负起自己解决自己问题的责任,认真地推选几个能够真正代表您们的、真正愿意为您们办事,说出您们心里话的代表,和我们一起共同来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您们是国有企业的职工,您们过去是为我们这个公司、为全县作过贡献的职工,您们是我们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我要代表县委、县政府感谢您们,同时,我要向您们道歉,因为,您们的事情拖得太久了,实在对不起您们。您们怎么说我骂我,我都听得进,但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现在是静下心来,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的时候,发牢骚,骂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请您们推荐几个代表上来,就在我这里,当着您们的面,把想法和要求说一下吧。”

    现场躁动起来,一片窃窃私语声。

    几名代表上来,报纸垫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坐在椅子上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不妥,我也挪开椅子,坐在地上。

    有代表说:“常书记,您伤还没好,就坐在椅子上吧,我们坐在地上已经习惯了。”

    我笑着说:“今天我们是平等地对话,平等地商量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我也要平等地坐着。”代表们也笑了,台下听见我说话的职工也笑了。

    代表们提出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就四条,一是要上班,二是要求发工资、发生活困难补助,三是公司门面出租透明化,四是清查公司账务,向全体职工报一个明白帐。

    无需讳言,这次对话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冒险举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因为,我除了空有一个县委书记的头衔外,几乎一无所有。没有岗位供职工们重新选择,没有钱给他们发工资、发补助。出于新来乍到,需要站住脚的考虑,还不能大刀阔斧地对公司出现的问题进行处理。我本来想推迟一段时间对话,等我同有关各方沟通,达成共识后,心中有底,再来对话的。无奈职工除了点名要与我对话外,不愿同县里任何人对话,否则就围堵市委、市政府,省、市也摧逼得紧,我也只好仓促上阵。

    针对职工代表提出的问题,我平心静气地说:“第一,要上班的问题,您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有活干,才能上班,可公司有活干吗?原来生产的产品早已淘汰,公司早已停产,怎么上班呢?还有一条路是安排到其它地方上班,可您们知道,公司原来是全县最好的单位,如今已经没活干了,其它的企业早已连影子都没有了,月光县就巴掌这么大的地方,哪有那么多地方供您们上班呢?您们可能听得不满意,可这是实情,明摆着的事,总不能捏着鼻子哄眼睛吧。第二,是要求发工资和生活困难补助,您们可能知道,月光县是一个穷县,是靠吃国家救济过日子的县,全县教师的工资有一半都不能按时兑现,县机关工作人员的工资也不能按时发放,您们说县里哪有钱呢?第三,门面出租透明化,这个要求是合理的,会后我会马上采取措施,满足您们的要求。第四,清查并公布公司帐务,您们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您们本身就是这个公司的主人,有权知道公司的状况,这是可以的。”

    我的答复还没结束,职工就像炸了锅,捅娘骂老子的声音此起彼伏。我知道他们此时的心情,我心中十分明白解决的办法——公司位于县黄金地段,临街门面灸手可热,整个厂区搞房地产开发兼仓储物流绝对物有所值。目前,临街门面大都被一些“有头有脸有背景”的人或他们的亲朋、关系户低租金占据着。门面公开招租,公司对外招商,必然损害“当权者”的既得利益,我刚来就捅这个“马蜂窝”,说不定“马蜂窝”没捅下来,就把自己蛰伤了,这绝对是下下之策。

    可眼下的情景怎么办呢?我的答复虽然是实情,但的确有些敷衍,不能解决他们提出的根本问题。我毕竟是**的县委书记,**的干部应该执政为民,成为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忠实代表……。

    面对着这黑压压的职工和职工家眷,我有些徬徨。我知道我损害了自己的形象,第一次在老百姓中亮相就亮不起来,这次对话无疑会以失败而告终。

    我需要时间,我需要时间去清理月光县这一大堆一大堆“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可时间呢?下岗职工给我们的时间够多的了,这大把大把的时间被我们毫不珍惜地扔掉了。等轮到我需要这大把大把的时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给我了……。

    我眼望苍天,苍天并不是乌云翻滚,而是一片睛朗,与我的沉重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常书记,您刚来,我们不怨您,我们明天就到市里去,实在对不起您。”一个职工代表说,其他几个代表都站了起来。

    到市里去?市里有什么法子?还不是要县里想法子解决?与其让他们再次闹到市里去,影响县里的形象,不如就在月光县里解决。与其久拖不决,不如快刀斩乱麻。我决定再冒一次险,便想站起来,可我能管用的只有一只手,这只管用的右手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还没站起来,就一屁股跌了下去,职工们哄地笑起来,有些代表要扶我,我一把推开他们,用右手撑地,站了起来,然后用这脏兮兮的手掌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灰尘四处飘飞。

    我用这只沾满灰尘的手拿起话筒:“请大家安静,安静。刚才我已经跟大家对了话,您们的想法和要求我已经知道了,而且知道得非常清楚。今天下午三时,我们将在县委开会,专门研究奋进集团的问题,您们可以到县委去,等待我们研究的结果。”

    我又对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下了一道我到月光县以来最严厉的命令:“立即通知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县纪委的正副职领导和其他县委常委下午三时准时到县委开会,研究奋进集团的问题,不准请假,只要有一口气的,死了爹娘老公老婆孩子的,都要参加。通知县经委、人力资源局、审计局、民政局、奋进集团负责人列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