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7章 马不停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章 马不停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27章 马不停蹄  清晨,省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我牵着女儿的手,把女儿的书包斜背在右肩上,送女儿上学。女儿很听妈妈的话,学习也很自觉,成绩也不错,这些许让我有些安慰。

    把女儿送到学校后,我拦了一辆“的士”,马上给省委组织部干部处副处长董向明打电话。我向他扼要介绍了我到任后的一些情况,然后问他月光县幕后的“沟沟拌拌”摸得怎么样了?他说正在留心观察、推理、分析,还没有理出头绪,一有消息马上告诉我。

    我笑着说:“我就像一个蛮汉无意中闯进了地雷阵,如果没有你拔刀相助、点明方向,我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董向明笑着说:“粉身碎骨好啊。”

    我纳闷:“好什么?”

    “你就可以成为英雄、成为烈士了,我就可以以照顾烈士家属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光明正大地接管你娇柔可爱、如花似玉、抚媚动人的老婆了。”

    “去你妈的,我说的是正经事。”

    “我没什么不正经啊,我告诉你,月光县情况十分复杂,你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要善于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要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要深埋在心里。千万要稳住神,不要急躁,锋芒不要太露,不要轻易动怒。说话办事就要像下棋一样,走一步,想三步。急事要缓办,缓事要急办。急事缓办,才能把问题考虑周全,才能不因一时激动、心血来潮办错事。缓事急办,是因为这事用不着急,可从容拍板,拍板后不仅不会出差错,而且还能显示你办事果断干练,能急他人之所急,想他人之所想,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知道了,谢谢你,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暖,充满了感激,真诚地问。

    “你现在有没有空?”

    “干什么?”

    “我想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躲着下盘棋。”

    “我也想啊,可实在是对不起,我的事是一个接一个,一点时间都没有了。我太累了,真想***想好好睡一觉……。”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我们以后要经常保持热线联系,你千万不要把我这个老弟扔到穷山沟不管啊!”

    “哪里话,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遇,尽管月光县情况复杂、形势严峻,但县委书记的舞台,毕竟还是一个宽广的舞台,你要争取多为当地百姓办点好事,争取创造奇迹。”董向明再次嘱咐道。

    “什么奇迹?难道在月光县可以创造奇迹吗?”我有些不解。

    “当然可以,省委派出的县委书记在月光县工作时间最长的奇迹;如果你不提出调走,任何人都休想把你赶走的奇迹;如果你不得不离开月光县,数十万百姓十里相送的奇迹……。”

    “老兄,愿望是好的。但所有的愿望是不可能说实现就实现的。”

    “所以,你要创造奇迹。你要紧握月光县的缰绳,开出一片新天地……。”

    “谢谢你,等我把月光县理顺后,我一定好好跟你下盘棋。”我有些歉意地说。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我挂断电话,让“的士”停到园中园,和等候我的老同学、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喝起了早茶。

    我问他财政厅的事办得怎么样了,他说没问题,拨款单已写好,只等报告过来后填金额,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我跟省财政厅打交道不多,跟财政厅的人不怎么熟。但梁刚就不一样了,他就是省财政厅出来的,财政厅自然有他的一些朋友,如今事业又有成,办起事来很顺畅。我很感谢他,是他告诉我省公安厅帐上有一笔装修办公楼的钱,并自告奋勇地帮我疏通财政厅这一关的。

    “新官上升,感觉如何?”梁刚笑着问我。

    我感慨万端:“老弟,真是一言难尽啊!”

    “怎么个一言难尽?”梁刚饶有兴趣地问我。

    “头疼的事太多,本来是有关部门和县政府的事,都推到我这里,要我处理。如果他们稍稍负责一点,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要见我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有那么多事需要我去做。弄得我连调查研究、慢慢熟悉情况、进入角色的时间都没有。把我一个新手,当成一个千锤百练的老手在使用。你说,如果有事都往我这里推,要那么多部门干什么?要县政府干什么?而我处理起来却十分棘手,因为我初来乍到,一下子弄不清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弯弯道道和复杂背景。从理论上说,你做的越多,出差错的可能性就越多。稍有不慎,就会出差错,一旦出错,除了一些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外,另外一些人,我是说在中国官场上,那些对工作不负责任,却善于走旁门左道、察言观色、阳奉阴违、翻云覆雨的那些人,为了达到自己和他人的种种目的,就会有意无意地把水搅混,泛起阵阵怪味,弄得机关政治空气混浊……,以前的几任县委书记,大概就是这么不明不白地离开月光县的。”

    “你真是有感而发啊!”梁刚喝了一口茶,继续问:“还有什么感想?”

    “除了头疼的事外,就是太累,饮食无规律,休息不好。最糟糕的是,没到月光县,我的左胳膊就受了伤,血流了很多,经常头晕。由于没有时间按时消炎换药,伤口已经化脓了。这严重地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老婆又不在身边,我不能洗衣服、不能洗澡,甚至连穿脱衣服都很困难,胳膊一动就疼,有时疼得受不了,真想躺倒不干了……。”

    “真难为你了,县里没有给你请一个服务员吗?”

    “他们请了,被我拒绝了。那样未免太奢侈了,月光县毕竟是一个穷县。”

    “我给你找个地方洗个澡吧,那儿的服务生背搓得非常好,你全身脏兮兮的,让服务生跟你好好搓一下吧。”

    “我也想啊,可我没时间了,现在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一会儿,我还要到高迎春、高大记者那里去,她写了那篇那么好的文章,我不能不亲自去道谢。我还要她找个地方,陪我把伤口消炎换药,重新包扎一下。包好后,我还要在十一点钟左右赶到省公安厅去,和市、县两个公安局长汇合,拿了支票就回月光县去,预计今晚十二时左右就可以回到县里去了。”

    “你这不是玩命吗?”

    “没法子啊,已经耽误了一天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你要是实在受不了了,或者被人赶下台,我还是欢迎你到我这里来的。”

    “谢谢,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是一场在中国复杂的人际关系背景下、在利益驱动机制背景下的没有硝烟的战争,我已作好了包括牺牲自己在内的全部准备,我要使出浑身解数,为我苦难的月光县百姓,撑起一片绿荫。如果我被打败,那说明中国的政治清明,说具体一点就是我们省、市、县的政治清明还没有到来,与其在缺乏政治清明的环境中苦斗、呼吸、消耗时光,不如辞别官场,到你这里来,背水一战。”

    “好啊,好啊,我欢迎你。”

    “一旦我被打败,我一定到你这里来混饭吃,你可千万要收留我啊,我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呢。”我诚心诚意地说。

    “行,那我现在就行使一下董事长对公司未来员工的一个权利吧。”

    “行使吧。”

    “你现在就跟我走,我带你去洗一个澡,你必须洗净污垢,干干净净地去面对你的月光县百姓。”

    “那……那高大记者那儿……?”

    “你就想着她,真是贼心不死啊。”

    我急忙申辩:“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放心,我会把她直接接到洗浴中心来等你。”

    我迟疑着。

    “犹豫什么,想早点见到她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必须清除污垢,干干净净地去见你的‘大"qing ren"’……。”

    “作为天行健公司未来的一名员工,我乐意听从董事长差遣。”我说。

    梁刚开着车把我带到洗浴中心,他叫上一个男服务生,并嘱咐服务生不要弄疼我的胳膊,不要让胳膊进水,然后由服务生帮我小心翼翼地脱去衣服,我赤条条地走进冒着气泡的水池里。服务生举着我的胳膊,我舒坦地泡在水池里,在咕嘟嘟的水声中,闭目养神。

    感到全身泡软泡胀之后,服务生把我扶起来,问我要不要进蒸房蒸一下,我怕把受伤的胳膊蒸出汗来,就说不要,服务生便把我扶到按摩床上躺下了。随后,他拿着一条白色毛巾,包住手掌,在我全身上下搓起来,我感到全身的脏东西在一片片地、一层层地脱落……。

    “好像一年没洗澡了吧?”服务生问我。

    “有好长时间了。”我回答。

    搓完后,我感到全身轻松了许多,服务生小声地问:“要不要上楼让小姐按摩一下?小姐很温柔很漂亮的。”

    “不要。”我说。

    “小姐的手法很到位,很舒服的,一定会让你满意。”

    “不要。”

    “小姐善解人意,挺大方的。”

    “不要。”

    “她们可都是精品啊!”服务生一脸羡慕地说。

    “不要。”我坚持说。

    服务生示意我抬起左胳膊,将我全身冲洗得干干净净,又帮我擦干身体,穿好衣服。我给他小费,他说外面的先生已经给过了。

    我像脱胎换骨似的,一身轻松,容光焕发地走了出来。

    梁刚和高迎春正在休息厅里边喝着茶边等着我。

    见我出来,高迎春就说:“梁总,你怎么能把堂堂**县委书记往这儿引?你知不知道,这是高档休闲娱乐场所,你这不是拉拢腐蚀**干部,引诱他误入岐途吗?”

    梁刚的嘴皮子也很利索:“难道只允许你跟他‘误入岐途’,就不允许别人跟他‘误入岐途’吗?”

    高迎春嗔怒:“滚一边去,乌鸦嘴。”

    梁刚开车把我们送到一家医疗中心后说:“你们聊吧,君子要有成人之美,我不打搅你们了。”没等高迎春说话,梁刚就一溜烟开着车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