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5章 省城“讨赏”(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章 省城“讨赏”(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25章 省城“讨赏”(一)  两辆小车一前一后向省城疾驶。前面车上坐着我和月光县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长文胜天,后面车上坐的是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姚年。

    连日来,国家、省、市新闻媒体包括电子媒体都不停地报道我县抓捕歹徒的情况,当然也赞美我“英勇负伤,指挥若定”,尤其是由高迎春执笔、新华社向全国转发的通稿《一身正气英雄汉,两袖轻风月光人》如重磅炸弹一样投向全国媒体,浓墨重彩地反映生活还不富裕的月光人同仇敌忾、誓死如归、勇抓歹徒的英雄事迹,使过去总在负面消息笼罩之下的月光县扬眉吐气,声名大振。

    初步策划成功,我便叫来文局长,商量如何“讨赏”,又跟文局长一同找到姚年局长,要姚局长和我们一起到省城去。此行若无姚局长,份量明显不够,效果不仅会大打折扣,而且有可能无功而返。

    姚局长起先不仅不愿意,还对我们颇有微词,明明是他亲自指挥的抓捕行动,功劳和风头却被月光县抢占了。

    从事实上看,月光县的确抢先了一步,为抓捕行动赢得了先机。首先是我及时跳车指挥抓捕,赢得了时间,将歹徒堵在深山里,避免了歹徒继续流窜,后来又举全县之力围捕,才有市里的参入。从最终的结果上看,击毙一名持枪歹徒的武警是姚局长指挥调动的,击伤和抓住剩余歹徒都是月光县公安干警所为,功劳无疑最大。但完全忽视市里的领导和及时调动警力是不对的,这是在宣传上的一个重大偏差和失误。这也是我以后要认真吸取的一个教训。

    因此,我诚恳地对姚局长说:“我看了这几天的宣传报道,感觉对月光县的报道偏重了一些,对市里尤其是对您的果断指挥和武警、公安的及时出动偏少了一些。这一方面说明一些媒体没有全面地看问题,另一方面也说明市里当然包括姚局长您本人都很谦虚,谢绝媒体的采访报道,把功劳让给月光县了。好在月光县本身就是市里的一部分,宣传了月光县就等于宣传了市里,我想您不会见怪吧?”

    “不见怪,你接着说,接着说。”姚局长说。

    “但我们不一样,我们不能谦虚,我们需要一场真实秀,一来安慰表扬鼓励我们的参战人员,树立他们的荣誉感,二来我需要这种舆论环境,向上面要钱……。”

    我接着从工资兑现、装备配备、办案经费、人员素质、百姓看法等方面向姚局长详细汇报了我县公安战线面临的种种问题,然后诚恳地说:“出现这些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缺钱。当然,缺钱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您知道,我们月光县太穷,没有什么钱。因为缺钱,公安战线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有些有愧于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因此,我需要钱,月光县委、县政府需要钱,恢复公安干警的尊严,树立公安干警的荣耀,重塑公安干警的形象。而月光县一穷二白,没有这么多钱去支撑他们的荣誉和尊严……。”

    姚局长、文局长瞪大眼睛望着我,似乎感到有些吃惊。

    我想,他俩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这个刚刚到任的县委书记能把公安战线的情况摸得这么清楚,并且是这么坦诚。

    我最后说:“所以,我决心趁热打铁,劳您的大驾,陪我们到省城去一趟,目的只有一个,厚着脸皮要钱。”

    我的话好像深深地打动了姚局长,他狠劲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军人的果敢和豪情对我说:“难得你这么为我们公安战线着想。老弟,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陪你去了。”

    一路风尘,到省公安厅时,已经是晚上了。省公安厅张处长把我们领到酒店,边喝茶边等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长万勇同志。万厅长正在省委开会,他说会一散就来。

    可等到快九点钟了,万厅长仍没有来,我心中有些着急。月光县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我,我不能把时间空耗在这里,我得尽快回到月光县去。

    “难道省里的领导都不吃饭了?”我问张处长。

    “人是铁,饭是钢,哪有不吃饭的道理。”张处长回答。

    姚局长请张处长再跟万厅长联系一下,张处长联系后说:“会已经散了,万厅长正跟京城来的几个朋友在谈要事,要我们明天一早到他办公室去面谈,他说一定等我们,不见不散。”

    姚局长问我怎么办,我坚决不答应,就对张处长说:“你能不能再跟万厅长说一下,就说我们来自贫困地区的人渴望领导接见,渴望领导在亿忙之中接见我们这些基层的老百姓。否则,我们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张处长面有难色,我便对姚局长说:“反正我是乡里人,没有面子,看你的了。”

    “你总是给我出难题。”姚局长说着,拨通了万厅长的手机:“万厅长啊,我们月光县委书记为我们公安战线破了这么大的案子,抓获或击毙了这么重要的罪犯,立了这么大的功,差一点连命都搭进去了。人家带着伤,千里迢迢来看您,您就不能让他看您一眼、见您一面吗?您就不能亲切地接见他并表扬和鼓励一下他吗?”

    我清晰地听到了万厅长那里传来的声音:“姚局长啊,实在对不起,我本来一散会就来,可刚出会场就被京城来的几个朋友堵住了,我正在和他们一起谈事,事情真的很重要,我真的分不开身。你转告常书记,我明天早上一定在办公室等他,一定等他。”

    姚局长捂住手机,问我怎么办。我犹豫着,在省里,我与万厅长的地位实在相差太远。万厅长毕竟权倾一时,威震一方,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耍笔杆子的,平时根本就没什么机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交流、谈心。我与万厅长的几次接触,就是整理公安厅的材料,听他畅谈工作思路之类,我料定万厅长对我也没有什么印象。而我这次敢冒然前来,就是拿准了以下几点。省委众多领导为我送行,余味未散;县委书记为此事负伤,忠勇可嘉;抓获或击毙部督逃犯,省公安厅有光;奖励有功人员,乃当今惯例;改善干警生存状态,属公安战线迫在眉捷之举;恢复并捍卫公安干警的荣誉与尊严,治警之终极目标。任何有责任感的公安部门负责人不可能不重视这几点。

    我毅然拿过姚局长手机:“万领导,万常委,万书记,万厅长,我是月光县的常小刚,您是不是怕我找您要钱,躲着不见我啊?”

    “不是,不是。说哪里话,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我真的脱不开身啊。”

    “领导总是日理万机、夜以继日啊。”

    “要不,你告诉我你们住的房间,我等一会儿去找你们。”

    “万厅长,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好长时间没见到老婆了,晚上我还要回家会老婆去,您总不能去打搅我们小两口的美梦吧。”

    “嗯…嗯……。”

    “万厅长,说心里话,我的胳膊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血流得也很多,估计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您能不能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见我们一下,就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一到,我们就马上走,绝不耽误您一秒钟……。”

    “你怎么这么着急啊?”

    “月光县一大摊子麻烦事等着我,我得急着赶回去啊。”

    “好,你们等着我,我马上过来。”万厅长终于答应见我们了。

    我稍稍放下心来,肚子饿得咕咕叫,就要服务员把菜端上来。我首先舀了一碗汤,垫进肚子里提提神,等待着和万厅长的正面“较量”,“讨赏”的成败在此一举。

    万厅长到了,嘴上冒着酒气,使劲握着我的右手说:“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们立了一大功,要不是你们,我们还破不了这么大的案子,抓不了这么重要的逃犯,得不到公安部的通令嘉奖呢。”

    “不用谢,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说完,马上对文局长说:“从现在开始,你给记个时,厅长工作繁忙,时间宝贵,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后一定告诉厅长,我们一定不耽误万厅长的宝贵时间,说好了的时间一定要按说好了的办。”

    “算了吧,算了吧,我不走了好不好,别搞得那么紧张拘束,好像我不近人情、不好接近似的。”万厅长说。

    “太好了,太好了。”我高兴得叫起来。

    寒暄了几句,菜上齐了。厅长说:“你们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姚局长说:“那不行,我们等您一直饿到现在,您肯定要陪我们喝几杯酒。”

    “不能喝。”我装着一脸严肃地说。

    “为什么?”公安战线的头儿们几乎异口同声地问我。

    “公安部不是颁发了‘禁酒令’吗?”我笑了。

    公安战线的头儿们都笑起来。

    “工作时间不许喝,可休息时间还是可以喝的。”张处长立马打圆场。

    “好吧,好吧,陪你们这些功臣喝。丑话先说在前面啊,我手上没钱,别趁机敲我的‘竹杠’啊。”万厅长说。

    我忙说:“哪敢啊,哪敢啊。敲领导‘竹杠’,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先喝酒。”

    几杯酒下肚后,大家谈天说地,气氛有些融洽,我不失时机地掏出一个报告,请厅长过目。这是我代写的以省公安厅的名义向省委、省政府打的报告,要求重奖月光县有功人员。

    万厅长看了报告后,好像酒醒了一半:“好大的口气,要这么多。我省前前后后破获了不少部督大案要案,抓获了不少部督逃犯,牺牲了不少同志,可从来没有奖励这么多钱啊。你在省里工作过,这你不是都知道吗?”

    “是啊,是啊,可月光县实在是太穷了。”我说。

    “我知道,按理说,按惯例,我们的确应该嘉奖,重奖,可你们一下子要这么多,这不是变得为钱去抓捕歹徒了吗?这不是损害我们公安战线的形象吗?”

    “我县全体参战人员,没有一个人提到钱的事,姚局长、文局长可以作证。提到钱,并且主动跑到省里来要钱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月光县新任县委书记常小刚。姚局长、文局长都是我拉来的。”我直接了当地说。

    万厅长不解:“为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