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24章 向市领导报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向市领导报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24章 向市领导报到  一前一后两辆小车行驶在由月光县通往市里的道路上,前一辆车上坐着马志县长,后一辆车上坐着我和王庭主任,准备去拜访市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

    马县长是我硬拽来的,我说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熟,马县长是老领导,面子大,经验多,坚决要马县长带我去见见市领导,认个门。马县长起先不怎么乐意,趁他犹豫不决时,我一把拽住了他,是‘强’拉着他来的。

    我的赴任程序本来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是由市委派人到省委组织部去接,由省委组织部派人陪同到市里,再由县委到市里接人,由市委派人送到县里,市委派的人要向县里班子成员宣布任命决定,我便正式同县班子成员见面,开始走马上任。可是,由于我的“固执”,偏要一人独行,这一切就全乱了套,由自上而下的交接变成了自下而上的报到。按说,只有王庭主任陪同就够了,但我考虑到月光县面临的严峻形势,刚‘搅黄’了任免干部的紧急常委会,又“占”了应该属于他的“位置”,不想初来乍到就跟马县长把关系搞僵,便毫不客气地拉上了马县长。

    我们首先拜访了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王伯年同志,我发现马县长跟王副书记特别熟,双方像老朋友似的问寒问暖,好像我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成了‘局外人’。好在我只是礼节性拜访而已,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否则,会很‘尴尬’。而前几任县委书记都是在王副书记的亲切“召见”下,壮志未酬,灰溜溜地离开月光县的。王副书记带着我们来到市委书记翁敏杰办公室,翁书记关切地问我伤势怎么样,我说不碍事。他让我放心,说抓捕歹徒的包围圈正在缩小,歹徒插翅难逃。我说昨天刚到县里,今天特来向市委报到,希望市委能对月光县的工作多加支持,加强领导,离开市委的支持和领导,月光县的工作肯定搞不好。

    翁书记哈哈大笑:“没问题,没问题。”

    我也笑了,笑声中,我感到左胳膊一阵抽搐,很疼,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其实,我的胳膊一直在疼,头时不时有些昏眩,我真想好好休息一下,不想到市里来。可转念一想,我已违反了官场“游戏规则”,如果不立马到市里去报到,就有不尊重领导的嫌疑,恐怕对今后的工作不利,所以就只好硬撑着。

    上官书记看了看我说:“你回县里休息去吧,不要再拜访了,你的心意我替你转达吧。”

    “不。”我忍住疼痛,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拜访各位领导,初来乍到,不拜访说不过去。再说,我还要仰仗各位领导对我们县的工作多加支持呢。”

    “那这样吧,我让人通知所有在家的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市纪委的领导到市委会议室来,你集体拜访一下,怎么样?。”

    我大吃一惊,忙说:“不可以,不可以啊,翁书记。”

    “为什么不可以?你伤得不轻,集体拜访可以节约你的不少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使你能早点休息。还可以趁等人的时间,我们好好聊聊啊。”

    我心情复杂地望着翁书记,如果我不答应,辜负了翁书记的一片好心,肯定会让翁书记心中不快,初来乍到就让他心存芥蒂,对今后的工作不利。可答应吧,是万万不可以的。我还是十分明白自己的身份的。我算什么,一个在他们治下的小小的、贫穷落后的县的县委书记,又不是什么中央、省里的大领导,哪来那么大的排场?如果答应,就有官不大‘味’大的嫌疑,有可能给月光县的工作带来消极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影响。

    我迟疑着,心中犹豫不决。

    “你不要犹犹豫豫了,省委书记都亲率省委常委到车站为你送行了,我们这算不了什么啊。”翁书记说。

    “您这么一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上官书记他们到车站来时,就把我吓了个半死。您想想啊,我一个小小的穷地方的县委书记,哪有那么大的排场,哪需要那么大的阵势啊,真是让我无地自容啊。到现在,我心里都还没有安宁呢。”

    翁书记大笑起来,随后有些善解人意地说:“你是因为受了伤,不能逐个拜访,我才决定让你集体拜访的,你放心,我会跟各位领导说清楚的。”

    我仍觉得不妥,思考了一下,挺诚恳地说:“翁书记,我新来,对领导都不熟,让我逐个拜访,加深各位领导对我的印象吧。”

    “你吃得消吗?”翁书记摇了摇我吊在胸前的纱布。

    “吃得消。”

    “那好吧,我不勉强你。”翁书记说。

    “您有什么指示?”

    “没有啊。”

    “那……那您有什么要交办的?”我问。

    “嗯……,这样吧,不管怎么说,话还是要说几句的。你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向各位领导报到,我去看你的时候再跟你说吧。”

    “好。谢谢翁书记。”

    我心里一阵轻松,千恩万谢从翁书记那里出来,拜访了市委的其他一些领导。

    等我赶到市政府时,市长卢向阳同志和几位副市长正在会议室里等我,这架势,让我有些吃惊、有些惶恐。

    卢市长说:“刚才翁书记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说你的手臂伤得很重,脸色惨白,好像是流血过多,让我通知几个副市长和其他领导,集体跟你见一下,省得你逐个报到。怎么样,你的手臂还好吧?”

    我暗暗叫苦,这种集体见面,我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怎么经受得起?这不符合我的想法,不符合官场“游戏规则”。我宁愿忍痛一个个报到、拜访,也不要这样的集体见面。

    但我还是沉住了气,笑嘻嘻地说:“见到您们这些大领导,我的手臂好得差不多了。”

    卢市长向我一一介绍了各位市长和其他相关领导。

    “不好意思,惊动各位领导了,非常感谢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接见我。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还请各位领导多多关照,多多关照!”我十分感激地说。

    卢市长说:“我不耽误你和大家的时间了,我代表市政府向你表个态,大力支持月光县的工作,大力支持你的工作。你们月光县党政一把手都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提出来,只要市政府能解决的,一定解决。能支持的,一定支持。”

    “谢谢市长!谢谢各位领导!”

    告辞市政府,到人大、政协、纪委去时,也是集体亮相,都说是翁书记亲自安排的,我心里暗暗叫苦,只好硬着头皮寒喧。

    下午,我又到发改委、人力资源局、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财政局、国土资源规划局、建设局、国税局、地税局、民族宗教事务局和几家银行转了一圈。

    等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县里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这时,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围捕歹徒的战斗已经结束,一名歹徒持枪拒捕被武警战士击毙,一名歹徒持刀拒捕刺伤我县两名公安干警,被我县公安干警开枪击伤后抓住,另三名歹徒缴械投降。据说,这5名歹徒流窜全国各地,犯了多起抢劫案,并与数十起人命案有关,是国家公安部重点通揖督办的要犯要案。公安部、省公安厅还要通令嘉奖,并说要奖励有功人员。

    我大喜,脑子里迅速闪过一个念头,我要借助这个千载难得的机会,主动邀功请赏。我需要钱,我贫穷的月光县太需要钱了。

    我立即指示宣传部门,开动一切脑筋,动用一切资源,邀请各路编辑、记者,以最快的速度在全国、全省、全市新闻媒体上大张旗鼓地宣传我县参与围捕单位和个人的先进事迹。

    我原来的手机已经永远地丢在荒山野岭了,我用新手机给老同学、新华社省分社记者高迎春打了电话,请求为抓捕歹徒的事摇旗呐喊。幸亏我还记得她的手机号,又请她把一些同学和朋友的手机号、微信号、qq号发给我。

    “你耍什么把戏,这犯得着要我们新华社出头吗?再说了,这样的稿子很多,即便写了,也很难发出去啊?”高迎春不解地问我。

    “没耍什么把戏,就是要请你重点宣传我县参与围捕的单位和个人的英勇事迹,落脚点是在经济条件差、工资未兑现、装备落后的条件下,如何克服困难,反应迅速,服从指挥,不怕牺牲,最终制服歹徒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给你好好‘飘扬’一下?”

    “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高迎春问。

    “真的,目前的确不需要。你千万不要宣传我,刚到就宣传,只能起负作用,吃力不讨好。”

    “好吧,你的伤势怎么样?要不要我来看你?”高迎春关切地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受伤的?”

    “你以为记者是吃干饭的啊?”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啊。”

    “别兜圈子了,要不要我来看你?”

    “等我以后回去给你看吧,请你千万不要跟华莉说。”我说。

    我又给县公安局长文胜天打了电话,除了要他搞好事迹材料、方便新闻工作者外,重点是要开动脑筋,研究如何主动“请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