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9章 省委书记召见(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章 省委书记召见(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19章 省委书记召见(二)  “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派你去?”上官书记问我。

    “是的,非常想。”我从刚才的悲愤和震惊中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地回答。

    “省里一连派了几个人下去,都站不住脚。说良心话,他们都是很不错的干部。作为省委书记,我脸上也无光啊。他们为什么站不住脚呢?这里面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一时很难说得清。当然,既有个人方面的原因,也有组织方面的原因。我一直在想,该派一个什么样的人去呢?或者说这个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呢?市委曾提出由市里派人去或月光县就地选拔两种方案,我们反复研究了一下,不倾向于就地选拔。市里派人,我们也认为不妥,这除了面子上的原因,省委威信上的考虑外,还有一个考虑,我们不想新的县委书记与市里、县里有太多的沟沟坎坎,藤藤蔓蔓,瓜瓜葛葛,枝枝节节。就是想让新的县委书记少一些羁绊,能客观对人对事,能轻装上阵。我们省委一班人不相信,堂堂省机关,就派不出一个能站得住脚的县委书记。我一直认为,省机关人才济济,有好多人由于得不到施展才干的机会,默默无闻,被埋没了。所以,我一直在默默寻找那些能胜任县委书记工作的人,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而使人才继续埋没。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个人认为,我们选的人应至少具备以下优点:沉得住气、不轻易动怒、高度理智、心胸开阔、有智慧、能吃苦、受得起委屈、身体健康、讲究领导策略和工作艺术、有工作热情和献身精神等等,我认为,通过对你的观察认为,你可能或者说应该具备这些优点。第三,中央一直强调,选拔一批德才兼备的年轻干部,让他们到基层去锻炼。因此,这个人除了具备上述优点外,还必须年轻,最好在三十五岁左右,而你恰恰在这个年龄范围内。第四,你的写作能力和思考问题的能力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整天穷忙,没时间写材料,你代我写的讲话材料,汇报材料,很有见地,质量很高,也很合我的胃口。你撰写的调查报告尤为出色,如农民负担调查、基层政权调查、十强县与十贫困县调查、我省宗教工作现状及思路等等,反映出你题材选得好,思维敏捷,逻辑性强,建议也符合实际,可行性强,每次看到你写的调查报告,我都觉得沉甸甸的,感到烫手,我不能不批示,你不能不引起我的重视。第五,你的个人历史证明你有潜能。你从小学到研究生,一直是班干部,特别是在大学,你的组织能力、社交能力、团结大家的能力、奉献自我与牺牲自我的能力,都给你当时的师生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你的档案和当时的部分师生都向我证明了这一点。现在派你去,就是想唤醒你的潜能,使你的潜能在沉睡这么多年后,能重放光彩。第六,为了能使派下去的同志心情舒畅地工作,我认为,这名同志最好是副处级,到月光县去,条件虽差一些,环境虽苦一些,担子虽重一些,但级别上来了,属提拔,也让本人及相关单位和个人容易接受些,而你恰恰是副处级。第七,你有很多同学,分布在全省、全国各地、有些还在国外,他们大都是所在单位的骨干,占据着比较关键的岗位,掌握着一定的权力,你过去是他们的班干部,对他们有一定的号召力,希望你能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为月光县人民带来福音。第八,出于对你及家庭和将来的考虑,出于对月光县严峻环境的考虑,我们决定让你把关系留在省委政研室,两年以后,如果你提出申请,可以考虑让你回来,这就是说你没有太大的后顾之忧。第九,你的弱点是显而易见的,主要是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没有担任过一个单位和地方的主要负责人,这么重的担子挑起来的难度很大。就这让我有些犹豫,我们在讨论时,也毫无避讳谈到了这一点,但这弱点不能怪你,是组织上没安排你嘛,你不是一直在服从组织安排勤勤恳恳工作吗?再说,在战争年代,那么严酷的环境下,我们一些没有经历经验的年轻人不都是干的很出色吗?你不让他们去实践中锻炼,他们哪来工作经历经验,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能胜任工作?而且,我们也不是随随便便派个人去,而是仔细考虑,精挑细选的。从以上九点考虑,我决定提名让你去……。”

    我的心里涌动着“知遇知恩”的暖流,并且猛然想起了“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然而,这只是一瞬间,身在官场这么多年,毕竟听到的、见到的太多了,用你就吹上天,不用你就一文不值。因此,我还是以下属对上级那种恭敬的态度望着上官书记,继续聆听他的教诲。

    “你有什么想法?”上官书记和蔼地问我。

    “我想,我既然是省委仔细研究、挑选的干部,在我没违反党纪国法的前提下,省委应该相信我,理解我,支持我,月光县目前形势十分严峻,有些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没有省委的坚定支持,我将寸步难行。”此时不说,该等何时?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我的担忧。

    “省委相信并且坚定支持每一个为党为人民利益工作的同志。”上官书记说。

    “第二,月光县的情况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无论我怎么做,都会陷于漩涡中,都会让一些人不舒服,从而得罪一些人。我希望省委能客观地看问题,如果有些问题涉及到我和月光县的干部群众,我希望省委能及时跟我通气,给我一个说明的机会。我还年轻,前面的路还很长,我不愿意无缘无故受冤屈,替人背黑锅……。”

    “嗯。”

    “第三,如果省委要调动我的工作,我希望能事先征求我的意见。因为,我除了是一名**员,无条件服从组织决定外,还是人,有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兴趣爱好,有做人的尊严和一定程度的个人自由意志……,不瞒书记说,我个人非常反感事前不沟通,就连夜开会,匆匆忙忙任命、调动干部的做法。”

    “将个人意愿与组织需要结合起来,是我们干部路线的重要原则之一,这一点你不必多虑。”上官书记显得很诚恳,很坦率,这让我些许感到安慰。

    上官书记嘱咐我说:“你到任后,要紧紧依靠干部群众,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尽可能地办几件让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特别是关系百姓切身利益的事。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三把火总要烧一下啊!”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读过《孙子兵法》这本书吗?”上官书记忽然问我。

    我点点头,从上初中起,我就被孙子的用兵思想和用兵谋略所征服,读了《孙子兵法》几遍不解馋,索性将它背了下来,即便是现在,我仍可以倒背如流。

    “建议你多看一看《孙子兵法》和古代一些谋略的书,要有韬略,并学会运用韬略!否则,你很难站住脚。你懂我的意思吗?”上官书记语重心长地问。

    “谢谢,我懂,我会记住您说的话的。”上官书记的话让我有些感动。

    “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要学会妥协。当然,是在不违背大的原则下。”上官书记提醒我说。

    “可妥协是和稀泥、拿原则做交易,违背初衷、昧着良心,丧失尊严,并且,容易挫伤方方面面的积极性,给工作带来消极和负面影响……。”我知道,人生之路不平坦,仕途之路多坎坷,需要种种妥协,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几句。

    “我知道,我知道,妥协很无奈、很痛苦,但你必须学会妥协。在月光县那样一种环境中,如果你不学会妥协,任由自己的性子来,可能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

    上官书记进一步说:“需要妥协时,尤其在公开场合,你不能让人看出你很不情愿,很难受。要学会控制自己,要不动声色,谈笑风生,举重若轻。在没人的时候,在夜深人静之时,你可以静静地哭,大声地哭,可以使劲地打自己,折磨自己,教训自己……,要记住,要牢牢地记住,妥协是在坚持总的原则下的临时性的让步,不是退缩,是一种战术上的撤退,不是战略总退却,是一种工作艺术。一旦条件许可,时机成熟,可以果断地纠正原来的‘妥协’,坚定地向既定目标前进!你不是学过哲学吗,任何事物都是螺旋式上升的嘛。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嘛?”

    “谢谢您,我会记住这些的。”我的心里充满了对上官书记的感激。

    “月光县不能没有县委书记,你去吧,好好干。”上官书记站了起来,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上官书记回到座位上,一直望着我,欲言又止。

    “书记想说什么?没关系,不管您说什么,我都听得进。”

    “我希望我没看错人,用错人啊!”上官书记说。

    一腔热血在心中激荡,我坚定地说:“我非常感谢省委及您给我的这个舞台,非常感谢省委及您对我的信任,我很珍惜这个舞台。我不想向您做空洞的表白,但我一定会好好干,干出名堂。我要让月光县的百姓对我们的党,对我们这个国家有信心。我要对得起那里的百姓,对得起省委,对得起您!”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请您看我行动吧,我想您没

    有看错人,没有用错人。”

    “那就好,那就好。”上官书记连声说。

    “谢谢书记!谢谢书记跟我说这么多!”我正要告辞,上官书记忽然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嗯……,明天组织部门要跟我谈活,后天,就后天吧。”我迟疑了一下,随后坚定地说。依月光县目前的状况,早去总比晚去好。

    “怎么去?”

    “坐到月光县的长途公共汽车去啊。”

    “不行。”上官书记说:“或由省委派车送你去,或由市委、县委派车来接你去。”

    “免了吧,谢谢您的好意!”

    “不行。”上官书记固执地说:“你是作为执政党的县委书记去赴任,无论如何要像个样子,像个样子。我想组织部门会安排的。”

    “非常感谢您,上官书记,我非常想独自一人坐长途汽车去。”我接着说:“我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不辜负省委期望的能力,所以,我不想兴师动众。”

    “你真的坐长途汽车去?难道你想出‘风头’?出省委派出的县委书记坐长途公汽赴任这个‘风头’?”

    我急忙申辩:“千万别那样说,我悄悄地去,以后被人赶回来时,就悄悄地回,自己跟自己留条后路。”

    “你这是什么话?我可要批评你了。”上官书记严肃地说。

    我低着头,一声不吭。

    沉默了一下,上官书记终于说,“你实在要坚持,那就算了。”

    上官书记也“妥协”了。

    他眼望窗外,背对着我,自嘲地说;“我位还没退,说话就没人听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