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12章 与下海老同学聊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章 与下海老同学聊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 第12章 与下海老同学聊天  这是省城最繁华的商业街,纵横交错,绵延几十里。我找到了这条街上的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梁刚是我大学最好的同学之一,他原在省财政厅当副处长,本来有可能青云直上,终因对官场复杂的人际关系感到头疼,便毅然辞职,约了几个志同道合者杀向市场。当时,他曾找过我,苦口婆心要我下海,背水一战,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不成功便成仁。无奈我对官场太迷恋,或者说期盼有朝一日能有个舞台,能够施展一下自己的政治抱负,或者说过于求稳,看不准下海后的前景,总之是没答应。这家伙的确不是等闲之辈,日夜苦战,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成为我大学同学中最成功的儒商之一。他将手机往办公桌上一扔,对那个好像是从挂历上、从唐诗宋词中走出来的女秘书说:“我要洽谈一笔重要业务,公司的事你先处理一下。”便拉着我下楼,钻进那辆豪华小轿车,在街上乱窜。

    他边开车边说:“今天我们哥儿俩痛痛快快地喝一顿。”

    我们来到国际大洒店,他径直走向那个单厅,穿着旗袍的小姐挺殷勤地叫着梁总,问有什么吩咐。

    他望着我说:“你今天可以狮子大开口,好好敲我一顿。”

    走进这么富丽堂皇、高贵典雅的酒店,我就有点自惭形秽之感,经他这么一说,我真有点受宠苦惊,忙说:“随便。”

    他麻利地点完菜,问我喝什么酒,我犹豫起来,怕点贵了,浪费他的银子。他问:“喝洋酒还是和国酒?”

    “国酒吧。”

    “那好,茅台怎么样?”

    我说:“就五浪液吧,我不适应喝酱香型的酒。”

    他说行。

    几杯酒下去,我感到一团热球在我身上滚动。我告诉他,我已调到月光县,特来告辞,如果我到月光县有什么难处,我会来找他,希望他能大力支持。他说愿效犬马之劳。我又苦笑着说:“如果我被赶回来,就没脸面回省里去了,到你这里来打工,混口饭吃,行不行?”

    究竟同学情深,他挺豪爽地说:“怎么不行?我的公司就是你的自留地,你随时可以来。”

    “那我就借花献佛,敬你一杯。”我说。

    他干了这杯酒后说:“老兄,别在官场上混了。无论你干的再好,他们在开会前,根本不屑征求你的意见,会一开,你就得乖乖挪窝,就得滚蛋,一点尊严,一点面子都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当面阿弥陀佛,背地使绊子,还要整天看别人的脸色行事。稍微混个一官半职的,到哪儿去都要提前报告,即便法定休息日到祖国大好河山去看看,也要提前报告,不批准还不能随便外出,自费出国观光就更不可能了。还有每年填的繁琐的大事报告表,平时填的那些永远没完没了的各种各样的无聊的表格,烦都烦死了。活的多憋屈,活得多累。你看西方发达国家,第一流的人经商办企业,第二流的人搞科研,第三流的人才去当官。你想想看,你从我国现在的态势和发展的趋势上看,这官有什么当头?我现在没铁饭碗了,压力大,有危机感,很累。可我过得很真实,很充实,我依法经营,照章纳税,谁也管不着,想到哪就到哪,多自在。你看你,事前连意见都懒得向你征求一下,就被派到那个鬼地方去,这不明摆着坑人吗?唉……,我们国家的执政团队还有多少不完善的地方啊!你是不错,在大学,是我们公认的学生领袖,说不定可以露一手。可在那样一种环境,那样一种气氛中,你又有多大作为?说你不高兴,那是在泥泞中挣扎,在漩涡中苦撑,在官场恶斗中白白地耗费自己的时间、精力、智力甚至生命。你看你,一脸苦愁,老气横秋。你再看看我,满面春风,至少比你年轻许多。老兄,别迷恋官场了。‘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到我这里来,我们一起干吧。弃官从商其实是一件光荣的事,是美德,有了你的加盟,我们的公司一定会更加兴旺发达。”

    我苦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别犟了,到我这里来吧,俗话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完全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气,扬鞭催马,纵横驰骋。这不比那个远离省城,贫穷落后的县要强得多吗?你这是何苦呢?你不为自己着想,总得为老婆孩子着想啊。你想想,你一个县委书记,如果不贪腐,挣不了多少钱。如果贪腐,可能有牢狱之灾。你再想,省城交通方便,信息灵通,货物吞吐量大,人流众多,人们思想开朗,文体活动丰富多彩,是经商办企业难得的好地方。你来吧,我们一起干,让我们的公司不断发展壮大,成为省城一轮最辉煌的太阳。”

    “我不行,老弟,我对经商办企业一窍不通,来了只能当包袱。”

    “你能行。”他十分自信地说。我想起了“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顺口溜:“怎么,你说行我就行,不行也行?”

    “不,我可不是官场中人,简单武断,信口雌黄。”

    “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行呢?我可从来没下过海啊。”我问,事实上,我对自己的看法也看不准。

    “是的,你是没有下过海,但这并不能说你不行。首先,你是搞政策研究的,勤于学习,又是经济学研究生,你对我国的经济改革历程、发展方向、成就及存在的问题有比较透彻的了解。你想,在了解了我国的经济改革情况这个宏观背景之下,从容下海的人,能是等闲之辈吗?其次,你在官场混了十几年,积累了与各种人打交道的丰富经验,你对国民心态和各种人的心理有比较深刻地了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财富。第三、你头脑冷静,思维敏捷,张弛有度,讲求效率,能适应变幻莫测的市场对人的心理素质提出的要求,而且,你身体健康,是个运动能手,能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对身体提出的要求。第四、你曾经是我们的学生领袖,你对同学的感召力、影响力、号召力比我强,而这些同学如今遍布各行各业,并占有一定的地位,掌握着一定的权力,这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矿产,需要我们去开采。第五、你看起来质朴、面善,待人真诚,很容易赢得人们的信任,在不知不觉中,能从容不迫地走进别人的心中,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会拥有许多坚定可靠、牢不可破的朋友和客户,这些朋友和客户无疑会给我们带来巨大利益,从而使我们立于不败之地。第六、就是更重要的是,你始终认准一个朴素的真理,那就是,不管做什么事,一旦去做,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竭尽全力去做,去做好……。”

    “老弟,你太抬举我了。”我大笑,故意试探性地问:“我来后,你安排我干什么?”

    “由你根据本公司的情况,自行决定。”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我来后,你怎么指挥我?怎么对我发号施令?要知道,我年龄比你大,曾是你的班干部,而且,我也是你请来的。还有,如果我来后,动摇了你的董事长地位或者说我无论怎么尊重你,都会对你的董事长宝座提出挑战或者说构成威胁,你怎么办?万一我掌握了你公司的情况和客户资源,另起炉灶,分道扬镳,你怎么办?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养虎为患吗?”

    他大笑,笑得坦然而从容:“老兄,那都不是主要的。说老实话,你我都不是等闲之辈,不是平庸无能者。你我都是我们这个年龄的杰出代表者,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佼佼者。时代因为有了我们才热情奔放,绚丽多姿;我们因为有了这个时代才青春焕发,活力四射。因此,我们是这个时代的骄傲。我相信,只要我们走到一起,就一定会找到一条以个人心情最舒畅、个人能力得到最大限度发挥为基础的高度和谐之路,从而使我们的事业得到最大限度的扩张。天行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你说呢?”

    “谢谢你,老弟!”我快要被他的真诚、磊落、热情和豪迈气概融化了。

    “离开官场,到我这里来吧。”或许认为已经打动了我,梁刚再次伸出了热情之手。

    我虽然口口声声不想当官,却这么不愿意离开官场,并且勤奋学习,努力工作,难道没有一点想法?没有一点“企图”?没有一点梦想?!难道不是在冥冥之中企盼有朝一日能被“上头”看中,给我一个舞台,使我能大显身手?难道不是企盼“上头”给我一片天空,让我尽情飞翔?!我静静地、一脸真诚地望着梁刚,沉默着、深思着,思绪之轮在脑海中飞快地旋转着。

    只是现在,只是现在给我的舞台过于僻远了,给我的天空过于灰暗了。

    所以,所以我心事重重,心绪难宁?!

    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这不是我真实的内心世界吗?!

    我靠着柔软的椅背,迷茫地、清醒地望着梁刚微笑着。

    “怎么样,想好了吗?”梁刚真诚地笑着,热情相邀着。

    “没想好。”我回答。

    “那……那喝酒吧。”梁刚端起了酒杯。

    “干!”我响应着。

    还是像过去一样,一瓶酒对撇,瓶底朝了天。

    “还喝不喝?”梁刚问我。

    “喝啊,估计再开一瓶喝不完。”我回答说。

    “喝多少算多少吧?”梁刚让服务员跟我们到了酒。向我举起了酒杯。

    “喝,喝它个一醉方休。”我碰了杯,豪情万丈地说着,将酒倒入口中。

    很久没有这么开心敞亮的喝酒了,我内心对梁刚充满了感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