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7章 客商“阶下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章 客商“阶下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7章 客商“阶下囚”  二任县委书记说:“我又吩咐秘书赶紧把宾馆经理找来,一会儿,宾馆经理跑过来了,睡眼惺忪,是秘书把他从床上拖起来的,想必又打了一通宵麻将。我问他是怎么接待克思曼先生的,他说是按县委要求接待的。我问他克思曼先生昨晚被人抓走了知不知道,他说绝对不可能,我让他回宾馆把事情搞清楚后马上告诉我。”

    二任书记继续说:“经理离开后,我来回踱步,心中焦躁不安。很快,宾馆经理跑过来了,全身大汗淋漓,一副惊恐万状的样子。‘怎么回事?’我问他,看那个样子,我就感到大事不妙。”

    “事情弄清楚了吧?”我问。

    “宾馆经理嘴唇发抖,战战兢兢地对我说,‘书……书记,人……人的确被抓了。我问是谁抓的?他说是城关派出所。我问为什么抓他?他吞吞吐吐地说,‘好像……好像是嫖……**。’”

    “**?干嘛**,在县委宾馆**,不知道深浅轻重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啊。”我分析道。

    “我肺都气炸了,直面文局长,目露凶光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快去,把原因搞清,把人接回来。不,你到派出所后,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亲自去接。我叫秘书先跟文局长一起去,弄清情况,做好安抚工作,我随后就到。”

    “情况搞清楚了吗?”

    “还没呢,我又对宾馆经理说,回到宾馆后,把详细情况搞清楚,马上告诉我。”

    “宾馆经理搞清楚了吗?”

    “听我慢慢说,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体会到什么叫心灵煎熬,什么叫度日如年。等待原因的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我受不了这种等待。”

    “我能理解。”

    “宾馆经理来了,他不敢隐瞒,把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了。”

    “这下应该搞清楚了吧?”

    “差不多吧。原来,克思曼先生晚餐后,就回房间休息了。到了深夜,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他。电话是小姐打来的。问他要不要‘服务’,克思曼先生毕竟在中国呆过很长时间,简单的中国话还是能听懂一点的。或许是趁着酒兴,或许是离家太久,或许是没把这当回事。总之,他同意接受‘服务’,与小姐‘缠绵’了一阵,就抱着小姐睡着了。宾馆服务员私下里与派出所有个‘君子协定’,谁提供线索抓获嫖客,罚了款后,派出所就给服务员‘信息费’。当班服务员看见小姐进去后,半天不出来,就想外国人有钱,可以罚更多的钱,得到更多的‘信息费’。于是,她把宾馆经理反复交待的事当成了耳边风,偷偷摸摸地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也许派出所也认为外国人有钱,得手容易,不敲白不敲。一个姓严的副所长马上带了几名干警到了宾馆,当班服务员悄悄打开房间,干警轻轻掀开被子,对着赤条条的两人拍照摄像后,就带走了克思曼先生和隔壁房间的翻译。”

    “事情是这样的啊?!”我有些哭笑不得。

    二任县委书记苦笑着说:“城关派出所内,秘书报告说,文局长大发雷霆,让正副所长和参与干警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克思曼先生带到派出所后,派出所告诉他违反了中国法律,让他交5万元罚款走人。他嗷嗷叫着,就是不交。干警用板凳打了他,打得他直告饶,他还是不交。后来降到2万元,他依然不交。气极了的干警用皮带猛抽他,他还是不交。最后降到5000元,他就是不交,不交又挨打。不管派出所怎么弄,他总是一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的样子。折腾了后半夜,派出所一分钱也没有弄到,倒是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正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文局长怒气冲冲地赶来了。文局长要我去接人,我立即驱车前往,走到半路,司机忽然把车停了下来,我正要发问,司机小心翼翼地跟我说了话。”

    “司机说了什么?”

    “他说,能不能听他说一句话,这句话本来不该他说。我让他快说,他说,我不能去接。”

    “为什么不能去?这时候就是要以最快速度赶过去,做好赔礼、解释、安慰工作啊?”我大惑不解。

    “司机很耐心地对我说,无论怎么说,克思曼先生的身份已经变了。他不再是客商,而是一个嫖客,我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亲自到公安部门去接一个玩弄中国女性的外国嫖客,实在有些不妥,影响恐怕不好。”

    “说得有道理啊,看来,你的司机是个明白人啊。”

    “是啊,司机的确说的不错。我大吃一惊,马上警醒过来,像是对司机又像是对自己说,这么一闹,克思曼先生肯定对我们不满。如果不亲自去接,做好解释工作,恐怕协议要泡汤。若协议泡汤,不仅我们所做的工作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而且市里方方面面肯定会来责怪我们,新闻媒体也会刨根问底,我们就会更被动,县委振兴经济的努力就会受到重挫,月光县脱贫致富就更难……。”

    “是啊,是啊。”我也深有同感。

    “司机听了我的话后,有些善解人意地说,我如果坚持要去,可以请马县长、陈局长(招商局局长)一起去,最好不要一个人去。司机说得有道理,我定好时间,分别给马县长、陈局长打了电话,让他俩立即赶到城关派出所。”

    “派出所那里怎么样?”

    “我们到了派出所,克思曼先生已经坐在了会议室里,周围的人对他‘谄媚’地笑。一夜之间,克思曼先生由原来的座上宾变成了阶下囚,又由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宾。我不知道他感觉怎样,我不知道他是否能通过这件事,对我们这个有悠久历史的古老而常新的国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克思曼先生有什么反应?”

    “克思曼先生哇哇叫着,他气愤地掀开衣服,露出上身,皮带抽打的痕迹清晰可见,板凳打的地方是青一块紫一块。干警下手实在狠了点。”

    “是不是应该狠狠处理一下?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啊!”我听不下去了。

    “是要狠狠处理,不过,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安抚好克思曼先生,完成签字‘大业’。我们一行将克思曼先生接到宾馆,不停地陪着小心,说这绝对是误会,我们一定严肃处理打人的事。我开始做善后工作,打电话让卫生局长带医务人员给他检查身体,上药服药。但他不为所动,说马上要离开月光县,离开中国,我们苦苦挽留未果。”

    “这么说,这件事黄了?”

    “是的,黄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只好请他做两件事。一是相信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回国后一定不要将此事讲出来,特别是不能对新闻媒体讲,否则,就会在西方掀起大波,酿成中德之间严重的外交事件,给我国带来极为严重的政治影响。二是中国人历来好讲面子,讲形象,讲虚荣心。今天的签字仪式已经安排好,无故取消就会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请他务必坚持出席一下,签下协议,为了不使协议生效,产生法律后果,可将原来的正式协议改为意向性协议。”

    “就这样处理了?克思曼先生能听你们的吗?”

    “不这样处理怎么办,你说,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克思曼先生也有难以启齿的地方,毕竟我们朝夕相处这么些日子,有些情面。他勉强同意了,意向性协议签定后,我们立即把克思曼先生一行送到机场。”

    “唉……。”我仰天长叹一声。

    “带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满腔热情,执着来华投资的克思曼先生,就这样带着满身的伤痕,带着遗憾,带着抹不掉的记忆,伤感地离开了月光县,离开了中国。我相信,克思曼先生身体痛,心里更痛。飞机从我头上呼啸而过,我眼望长空,极度失望,极度伤痛,极度愤怒。我咬牙切齿,开始行使县委书记的权利,清算一些人的‘罪行’。”

    “怎么清算啊?”

    “这次事前没做那么多工作,我提议召开了常委会,要求立即撤销城关派出所正副所长的职务,将姓严的副所长和殴打克思曼先生的干警一同清除公安队伍,由县纪委、政法委、监察局和审计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城关派出所乱罚款和私设小金库一事进行调查,如违法就移交司法机关依法严惩,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县公安局长文胜天同志给予警告处分,对分管副局长给予严重警告处分;要求撤销宾馆经理、当班经理的职务,辞退当班服务员,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给严重警告处分,并通报全县………。”

    “这次常委们反应如何?”

    “大多数常委表示赞同,只有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赵程大说,不管怎么说,克思曼先生是因为**才被抓的,卖淫**毕竟是社会丑恶现象,打击卖淫**毕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如果这么大张旗鼓地处分人,恐怕对精神文明建设不利,对‘扫黄打非’不利。如果他们对处理决定不服上告、伸冤,我们就很被动。要记住,抓嫖客的大方向还是对的。”

    “你怎么说?”

    “我解释说,我们当然不会因为抓嫖客而处分人,而是有其它的理由。比如随便打人、乱罚款、私设小金库,宾馆方面没有完成县委、县政府的重要接待任务等。退一步说,假若我们不先处理,掌握主动权,即使克思曼先生不说,万一他妻子或朋友将他被殴打的事传出去,经无孔不入的西方新闻媒体一渲染,我们就更被动了。那时,上面过问下来,不仅县委、县政府招架不住,恐怕市委、市政府,甚至省委、省政府也要受牵连。我们先处理就先掌握主动,万一上面问起来,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已经严肃处理了当事人……。当然,我们这么处理并不是说我们怕什么,是因为我们有些单位和当事人的确有错,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你们想想,好端端的一个项目,就这么没了,多可惜啊,我心痛啊,不这么处理能行吗?月光县总要进步,总得横下一条心往前走啊!总之,人是要坚决处理的,请各位常委按管理权限分头执行吧。”

    “处理得干净利落吗?”

    “可以这样说,基本上干净利落。这次反对的声音不大,阻力也不大,常委会的意见也得到了很好的落实,事情就这样告了一个段落。这次招商引资失败,是对踌躇满志的我的一次重大打击,是对我重振月光县经济努力的一次重大打击。我眼望苍天,欲哭无泪。我切身感受到,我贫穷的月光县经不起这种折腾!”

    说到这里,二任书记的眼睛湿润了,有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一直往下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