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第五任县委书记 > 第6章 客商“座上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章 客商“座上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第6章 客商“座上宾”  二任县委书记继续说:“在月光县横龙山山洼,有一股清泉一年四季不断涌出。一小队德国考察小组碰巧路过山洼,碰巧口渴,用手捧起一喝,发觉清洌甘甜,又了解到山洼周边的村民很长寿,便将此水带回国化验,发觉此水含多种矿物质,常饮有返老还童、延年益寿之功效。经钻探分析,泉水储量丰富。办事挺认真的德国人就想开发此泉水,并以此泉水为母水,开发各种功能饮品。”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是啊,我大喜,不仅热情接待了以克思曼先生为首的德国客人,还指示有关部门全力配合,务必促成此事。并将此项目列为县里重点项目,实行重点项目跟踪服务责任制,由我负总责。”

    “情况怎么样?”

    “在翻译的帮助下,我们进行了几番交谈。我发觉我跟克思曼先生挺谈得来,我喜欢跟办事刻板、说话办事认真、认死理的克思曼先生打交道。”

    “你们签了投资协议吗?”

    “签协议要谈判,但谈判很艰难。开始,克思曼先生想先投资5亿元人民币,买下50年的泉水开采权,成立独资企业进行开发,并要求县里投资修建山洼连接国道30多公里的道路。”

    “据我初步了解,县里穷得叮当响,哪有钱修路呢?”

    “县里的确没钱,县委、县政府研究了这个问题,对于卖开采权,周围乡村及村民都赞成,水在那里流也是白流,不如卖点钱,大多数县委常委、政府县长们包括县长马志都赞成。但对于修路,大家面面相觑,心里很虚,县里实在拿不出这笔钱。”

    “你打算怎么办?”

    “我做事有个原则,除了考虑我这一任外,还要考虑下一任,考虑将来,尽量不投一时之利而留下后遗症,让后人骂娘。说大一点,就是要为子孙后代着想,要有历史责任感。对于引进德国人开发泉水一事,我有自己的想法。若出让开采权,可暂时有些钱,可这钱是死钱,用完了又怎么办呢?道路肯定是要修的,不修路这个项目就谈不下来。可谁出钱呢?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可这路除了沿途村民使用外,就是克思曼先生将来的公司和客户,向前者收费,村民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拿什么出?向后者收费,影响投资环境,明显给德国人设置障碍。争取上面拨款,可这又不是国道,上头能出吗?即便上头有心出力,估计也是蜻蜓点水,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看来,只有打克思曼先生的‘主意’了。”

    “克思曼先生能上你的‘钩’吗?”

    “在陪克思曼先生钓鱼、吃月光特产时,在陪他在山山水水中闲逛时,我时不时谈了双方如何合作的问题。政府投资修路,成立独资公司这两条他坚决不让步。我还是笑着建议克思曼先生成立合资公司,我方以泉水资源入股,占40%的股份,克思曼先生投资5亿元人民币,占60%的股份,注册资金还是5亿元,把节省下来的2亿元用于修路。”

    “克思曼先生同意吗?”

    “对于资源入股、成立合资公司他经过反复盘算、权衡,还是同意了。但最多只答应泉水资源占20%的股份,我认为太少,坚决不干,最后谈来谈去,克思曼先生同意按中国的吉祥数字28.88%入股,作价1.444亿元,这样,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为5亿元,克思曼先生占71.12%的股份,实际出资3.556亿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我想,只要公司正常运转起来,我们分红的收益就会源源不断,这比单纯的卖水资源强多了。再说了,要单独把水资源卖一个多亿,克思曼先生肯定不会答应。比较来比较去,我觉得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协议。”

    “万事开头难,旗开得胜啊。”我说。

    “哪有那么容易啊,我请克斯曼先生将节余下来的1.444亿元用于修路,克思曼先生死活不肯,坚决要政府出。无可奈何之下,我抛出了四条‘诱饵’,一是免费在县城工业园划出30亩地供其建厂房,在泉水处划出5亩地建开采基地;二是地方政府全面负责道路建设,保证在克思曼先生规定的时间内完工,绝不拖后腿;三是将路的冠名权交给克思曼先生,用于企业形象宣传;四是将修路当成克思曼先生在中国的公益事业,大张旗鼓地宣传,使克思曼先生及其公司给中国人民留下一个好印象,便于在中国的业务拓展。四管齐下,克思曼先生终于动了心。”

    我笑出声来:“你的脑子转得好快啊。”

    “还不是被逼出来的,环境又不好,又要干事创业,你说有什么办法?”二任县委书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县委、县政府研究了一下,一致同意我的想法。于是,成立合资企业、兴修公路的事紧锣密鼓地进行。另一方面,以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和建设局局长为主的争取省市下拨修路款的‘攻关’行动也在抓紧进行。”

    “合同签了吗?克思曼先生的钱打过来了吗?”

    “你别慌,听我慢慢说。我们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尾声,明天上午十时将在市内香格里大酒店举行隆重的签字仪式。向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请柬已发出。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答应出席签字仪式。我和县长马志等人同克思曼先生一行共进了工作晚餐,由于几乎所有的问题已经解决或者有了解决的方案。兴致极高的克思曼先生入乡随俗,跟我们一杯杯干,干了不少酒。我反复嘱咐宾馆经理,一定要接待好克思曼先生一行,派专人负责,注意每一个细节,尽量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是啊,好消息接踵而来,‘攻关’行动也取得成效,省市同意给我们至少3000余万元道路建设资金,支持我们贫困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以推动经济发展。”

    我想起了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对联,‘福无双至今朝至,祸不单行昨夜行’,就笑着说:“你这是‘福无双至今朝至’啊。”

    “是啊,招商工作毕竟实实在在地取得了成效。依我的看法,合资公司选的项目好,对环境也没有什么污染,加上克思曼先生财大气粗,很有经济头脑和战略眼光,一定会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月光县到处都是‘哇哇待哺的孩子’,有了钱,就可以力所能及地为老百姓办一些实事了。”

    “祝你好运连连啊。”

    二任县委书记继续说:“我很担心出现什么意外,因为在月光县,一切皆有可能。我彻夜未眠,一清早就往克思曼先生的房间打电话,电话没人接,我想克思曼先生可能是早锻练去了,就让秘书去找,找到后一起进早餐。”

    “找到了吗?”

    “宾馆就在县委大院附近,不一会儿,秘书气喘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脸色惨白,嘴唇直打哆嗦。我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他结结巴巴、吞吞吐吐地告诉我,克思曼先生被抓了。”

    “难道真有意外发生?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我脑袋一嗡,惊呆了。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不通过县委,在县委眼皮底下抓县委请来的客人?”

    “这应该不可能啊。”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简直是不可思议。就反复问秘书,秘书稍稍平静下来,肯定地对我说,千真万确。”

    “这是唱的哪一曲啊?”我问。

    “连我自己都弄糊涂了,忙问谁抓的,秘书说是县公安局,我让秘书赶紧跟公安局长文胜天打电话,要他一刻不要耽误地到我这里来。”

    “情况怎么样?”

    “文局长跑来后,我没好气地问:‘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县委打个招呼,就随随便便地抓人?’”

    “文局长怎么说?”

    “文局长一头雾水、一脸茫然地望着我,问怎么啦。我正在气头上,就很严厉地说,你还有脸来问我,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文局长仍是一脸的茫然,他对我说,您能不能说清楚一点,究竟怎么啦?”

    “文局长问得对,情况不明,你不能这么说他啊。”

    “是啊,我觉得有些过火,就尽量平静下来,和缓地问文局长,你知道那个德国来的克思曼先生吗?文局长回答说,知道啊,就是来我们县搞开发,市县都把他当爷供着的那位洋大人,他不是今天要到市里去签协议吗?我又来了气,说知道怎么抓他?文局长说,别吓我了,就是借我一百个脑袋也不敢啊。”

    “这么说,文局长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个屁,我问文局长,这么说,人不是你们抓的?文局长回答说,绝对不是,我们公安局是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起码的政治觉悟是有的,我们怎么能干这事?再说了,如果要抓一个外国人,起码要请示县委和市公安局,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胆量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慌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二任书记苦笑一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