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50章 身边的视线十分灼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50章 身边的视线十分灼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非要缠着姐姐要看玉佩,也就没有玉佩失踪这件事了。”萧诗琪战战兢兢起了身,小心翼翼开口。

    话音一落,众人都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萧小姐为害怕被人发现自己把玉佩送人了,所以才会胡乱说被人偷走了。

    “那玉佩到底有没有被人偷走?”太后面露不悦。

    她不喜撒谎,更不喜欢心思深沉的女孩子。

    “太后娘娘,玉佩的确是被寒青偷走了,还请您相信臣女。”萧诗颖眼眶发红,看上去委屈极了。

    太后冷冷瞧了眼紫兰,“刚才是这婢子指正的寒青偷玉佩,现在还让她来说吧。”

    紫兰还没有开口,兴帝便阴鸷出声,“想好了再说。”

    “是。”紫兰身子一颤,直接吓得瘫软在大殿上。

    她小心翼翼瞧了眼萧夫人,又看了眼萧诗颖,顿时有些不确定了,毕竟当时她并没有亲眼看见寒青将玉佩偷走。

    犹豫半晌,颤着声音开口,“当时天黑,奴婢,奴婢没有看清……”她说的是实话。

    这一句话,相当于判了萧诗颖死刑!

    萧诗颖闻言,心口倏地一痛,脸色也变得苍白。

    “原来这块玉佩真的是萧小姐送给百里公子的……”

    “看不出来,萧小姐柔柔弱弱的,竟然会有这么歹毒的心思,还要冤枉寒公子,若是刚才信了她的话,寒公子就要遭殃了!”

    “难怪刚才这位萧小姐这么好说话,被偷走了这么重要的玉佩也不计较,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好一个歹毒的萧小姐,寒公子与她无冤无仇,她却要置人家于死地!”

    一时间,众人看向萧诗颖的眸光顿时变得鄙夷、不屑。

    流言猛于虎,舆论往往会把人逼死。

    更何况,萧诗颖的确只是一个柔弱女子。

    听到这一番话,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几欲昏厥。

    “皇上,现在没有微臣什么事了,微臣能否回去了?”

    兴帝不耐挥挥手,示意她下去。

    此时,他看向萧夫人和萧诗颖的眸光多了几抹厌恶。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她们也敢在大殿上胡闹。

    “萧鸣,还不将你妻女带下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听到兴帝冷厉声音里带出来的怒气,萧国公身子陡然僵硬。

    他直接冲到大殿内,赏给萧诗颖一巴掌,“混账东西,这里岂是你能胡闹的地方?”

    “爹……”萧诗颖顿时被打懵了。

    自从她回到萧家后,她的父亲便将她视作掌上明珠,还说不论她做错什么事情,都有他担着,让她不要怕。

    这才几天,他就……打了她?

    “别叫我爹,还不快滚回去!”萧国公看向萧诗颖的眼神中透着失望。

    这个女儿是从乡野中接回来的,行为举止根本没有办法跟萧诗琪相比。他念着她这些年在外面吃了苦,又是他的嫡女,所以千恩万宠,没想到她竟然一回来就让他丢了这个大的人。

    只怕从今晚之后,他萧鸣就要成为整个帝都的笑柄!

    想到这里,萧国公心中又多了几分怒气,扬手就要再次落下。

    萧夫人慌忙护住萧诗颖,“国公爷,别打颖儿,您要打就要妾身吧……”

    “滚回去!”萧国公动了怒。

    “娘……”萧诗颖心里委屈极了。

    “回去。”萧夫人看向萧诗颖的眼神,也未免多了几分失望。

    今晚,他们一家的确将人都丢尽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就连她都不禁要怀疑了,她到底喜欢的是谁?

    一旁的萧诗琪看着这一幕,嘴角不动声色的抿着,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她什么还都没有做,结果这个蠢货就上赶着自己出丑。

    不知羞耻的东西,竟然还私下给男人送玉佩,真不知道她有没有长脑子!

    这一次,她将国公府的脸都丢尽了,父亲对她也生出了失望,她倒要看看以后她还怎么跟她斗!

    好,真好!

    就算她是嫡女又如何,与她站在一起,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一个乡野丫头,给她提鞋都不配!

    直到苏青染坐下,苏敬远那颗蹦跶到嗓子眼的心,才重新落了回去。

    这个丫头,真是一晚上都不让他这老爹安生,想要吓死他么?

    整整一晚上,他什么都没做,心脏全跟着她跌宕起伏了。

    这一刻,苏敬远突然觉得很累,在军中打仗他都没有这么累过。

    刚一入座,苏青染就发现身边的视线十分灼人。

    男人眼底噙着温柔,宠溺的眸光里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赞扬。

    苏青染被这一道撩人的视线看的眸光一烫,慌忙别开了视线。

    不过片刻,百里赫也回到了座位上,依然是翩翩公子模样,仿佛没有因为萧诗颖的事情受到丝毫影响。

    他漫不经心的扫了眼瘫坐在大殿内的萧诗颖,对苏青染开口,“最近这一段时间,她估计是没工夫惦记着你了。”

    苏青染淡淡扫了一眼,嘴角轻轻勾起,根本不放在心上。

    她现在想知道的问题是萧诗颖是如何知道她是女儿身的?这是谁告诉她的?

    就在思索时,她突然察觉到一抹寡淡的视线朝她看来,她立即抬手看了过去。

    顾云芷似乎没有想到被她发现这一眼匆匆打量,二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她慌忙转开了视线,略略有些不自然。

    苏青染看着她那张温婉的脸颊,双眸微微眯起,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当初,云锦是知道她身份的。

    云清水榭的那一场算计,她至今还记忆犹新。

    她一直以为是云锦利用了顾云湘,将她推下了湖。

    现在,她突然发觉,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云锦若是真想给妹妹云珠报仇,给她下毒岂不是更简单,她为何要拆穿她的女儿身,还是在那种场合?

    她要做的,不仅是让她死,而要让她不得好死!

    一个婢女,仅仅是为了报仇,怎么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思静心谋划出这样一场算计?

    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炸开——云锦会不会……会不会是顾云芷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