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48章 她在慢慢的接受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48章 她在慢慢的接受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确定?”萧夫人狐疑的眯了眯眼睛。

    “奴婢肯定,当时路上没人,他却偏偏撞上了小姐,肯定是别有所图!”紫兰一脸笃定!

    听到这话,萧夫人心底信了几分。

    “娘,这可怎么办,那是太后娘娘赏给我的玉佩,现在被寒公子拿了去……”萧诗颖焦虑道。

    紫兰像是想到了什么,担忧出声,“听说寒公子去大理寺做仵作是为了钱,他要是将那块玉佩拿去当了,这可如何是好?”

    “娘,要不让紫兰过去,偷偷的跟寒公子说一声,让她把玉佩还过来?”

    萧夫人点点头,“也好,虽说是那位寒公子手脚不干净,偷了你的玉佩,但是到底是大理寺的人,我们不好撕破脸面。”

    “夫人,奴婢这就过去。”

    紫兰偷偷来到苏青染身边,说到玉佩的时候,她自然是一脸茫然的看过去,表示自己没有拿,什么都不知道。

    “寒公子,我劝你还是将玉佩交出来吧,我家夫人脾气很好,不会为难你的。”紫兰苦口婆心劝着。

    “我没拿。”苏青染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寒公子,你还是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人穷不可志短,偷拿人家的东西不是光彩的事情。更何况,那可是太后娘娘赏赐的。”

    君轻寒听到这里,对于这件事已经心知肚明,扫了眼紫兰,薄唇吐出不悦,“说够了么?”

    “小……小侯爷……”冷冽袭来,紫兰身子一颤。

    “下去!”

    “寒公子他拿了……”

    君轻寒幽幽扫去一眼,紫兰心底生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吓得慌忙离开。

    “你有危险么?”眸光一转,朝身侧看去。

    听到他的关心,苏青染微微愣了下,顿时反应过来他指得什么。

    摇摇头,“没有。”

    “不需要我出手?”君轻寒不确定开口。

    对于萧诗颖打的什么主意,他已经很清楚。

    苏青染的手还被这男人抓在手中,她不想理人,看着他关切的双眸,最终还是淡淡应了一声。

    虽然她有些不情不愿,爱答不理,但是这轻轻一声“嗯”却让君轻寒心中涌进了一抹暖流。

    她的态度在松动,她在慢慢的接受他。

    紫兰回到萧诗颖身边,一脸委屈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道最后眼眶都红了,“夫人,慕容小侯爷他太凶了,奴婢……奴婢无用……”

    “娘,有慕容小侯爷护着,这可怎么办?要不,这块玉佩我不要了。”萧诗颖说着眼底带了丝委屈。

    萧夫人看的心疼,她最见不得萧诗颖这样一副逆来顺受、万事妥协的模样,她的女儿,怎么能受委屈呢?

    “颖儿放心,这件事为娘为你做主!”她说着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既然小侯爷是这个态度,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坐在前面的萧国公看到这里,顿时一愣,不悦的看过去,“你这是做什么?”

    萧夫人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妾身一会跟你解释。”

    她说着走到大殿中央,直接跪了下来,“臣妇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有一件事,臣妇想请皇上和太后娘娘为臣妇做主。”

    “何事?”对于萧夫人贸然站出来,兴帝微微皱眉。

    “皇上,是这样的,刚才太后娘娘怜爱小女,赏下了一块玉佩。小女方才身体不适出去了一趟,路上被大理寺卿的寒公子撞了一下,然后玉佩便不翼而飞了……”

    “太后刚刚赏赐的玉佩不翼而飞了?”兴帝的声音中透出几分不悦。

    萧国公更是震惊的看向萧夫人,随即又看了下萧诗颖。

    看到女儿委屈的模样,他心中一软,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是。”萧夫人小心应着,“刚才小女只与寒公子接触过,是他偷拿走了小女的玉佩!”

    听着她说得笃定,兴帝冷鸷的眯了眯眼睛,“寒青偷了萧小姐的玉佩,可有证据?”

    “有,小女的贴身婢女可以作证!”

    “让她出来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太后威严出声。

    她不是生气萧诗颖把她赏赐的玉佩弄丢了,而是看不惯在宫中有偷窃的行为!

    紫兰胆颤心惊的走过来,将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众人听到苏青染故意撞到萧诗颖身上,对她偷玉佩一事便深信不疑了。

    “寒青,你可有话说?”兴帝冷声发问。

    苏青染嘴角忍不住勾起了讥讽,事情经过她们添油加醋说出来,就成了她故意去撞萧诗颖。

    这种胡诌瞎扯的本事,她都忍不住要竖大拇指了。

    苏青染站出来的那一瞬,苏敬远的心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满眼担忧。

    “回皇上,我没拿她的玉佩。”

    兴帝冷眸微敛,“你说你没拿,可有证据?”

    苏青染摇摇头,“没有。”

    “我看不是没有证据,是做贼心虚吧!”萧夫人冷声开口。

    苏青染漫不经心开口,“萧夫人不要冤枉好人,我可没拿什么玉佩,方才我出去也没有遇见萧小姐。”

    “口说无凭!”萧夫人说着看向兴帝,“皇上,臣妇恳请您为臣妇做主,搜寒青的身。”

    兴帝闻言,眉头深了几分。

    这时,萧诗颖跑出来,重重跪了下来,“皇上,太后娘娘,是臣女不好,丢失了太后娘娘的赏赐。虽然那块玉佩很有可能是在寒公子那里,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搜身,对寒公子而言,未免羞辱了。依臣女来看,只要她愿意将玉佩归还便可,搜身就不用了,我也不会和她计较。”

    温柔的声音听得人心底柔软,尤其是她大方不计较的胸襟更是让人称赞。

    就是这么柔柔弱弱的一番话,顿时让众人都站在了她这一边,纷纷怜惜她,而开始指责苏青染。

    “寒公子,你偷什么不好,偏偏要偷人家萧小姐的玉佩,那可是太后娘娘刚刚赏赐下来的。”

    “寒公子,人家萧小姐都说不计较了,你就把玉佩拿出来吧。”

    苏青染嘴角绽开讥笑,好一个萧诗颖,没想到来了帝都几天,手段都比以前高明了,还知道装小白花博取同情了。

    她这一句话,彻底给她扣上了偷玉佩的帽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