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31章 悄咪咪到君轻寒身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31章 悄咪咪到君轻寒身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的葵水有两个月没来了。”君初静回答。

    皇后脸色一沉,“难道,难道真的是……”有孕了?

    “母后,这些事情,我都知道。”君初静坐起身子,轻轻抿了唇,“我都问过听雨了。”

    “你知道什么?”皇后敛眸。

    君初静不好意思,羞赧道:“听雨说,女人不来葵水,就是有孕了。还有,有孕了,就会孕吐,喜欢吃酸的,生儿子,喜欢吃辣的,生女儿……”

    皇后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更有一抹沉重,“这么说,你真的……”

    君初静摇头,羞得不敢抬头,“母后,听雨还告诉了我,只有跟男人那样……才会有孕,静儿没有。”

    听到这句话,皇后倏然松了口气,还是有些不确定问,“你真的没有?”

    “没有,静儿没有让男人碰过自己。”君初静向皇后保证。

    皇后闻言,彻底放下心来,她能看出来,君初静并没有说谎。

    只是,她的脉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转眸看向君初静,心底软了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静儿睡吧,母后信你。”

    ……

    八月初二,太后从皇觉寺回到东明宫。

    还没有入住永寿宫,就直接去了华清宫。

    兴帝刚刚下了早朝,看见太后过来,忙起身行礼,“儿子见过母后。”

    “皇帝不必多礼,寒儿怎么好端端就暴毙了?”太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回到帝都,听完寒王暴毙一事,她最初还不相信,之后去了寒王府,她这才相信了。

    “母后,你听儿子说,寒儿早些年在外征战,落下一身伤,体内还有余毒,所以才会……”

    太后一脸戚容,“体内有余毒……白玲呢,她医术高明,她也没有办法么?”

    兴帝摇头,“寒儿体内余毒发作太急,白玲没有赶过来,他就已经……”

    “怎么会这样,寒儿才二十五岁,还没有娶妃,怎么会暴毙……”太后红了眼眶,一脸悲怮。

    “母后,请节哀。”兴帝亦是一脸悲戚。

    太后热泪滚落,“你让我怎么节哀,他是瑾心的孩子,你让我怎么跟瑾心交代?”

    宁瑾心,原名乌岚,是当年的北疆公主,来到东临后,深受太后喜欢,被收为义女,赐了宁姓,取名瑾心。可惜,她生下君轻寒不久便去世了。

    “母后,寒儿去了,儿子心里也很难受,也自知愧对瑾心。寒儿头七,儿子便去瑾心牌位前向她道歉了,是我这个做父皇的没有保护好他。”

    太后摇头,依然无法接受,“道歉又有什么用,寒儿已经去了……”

    “母后……”兴帝上前想要搀扶,却被太后抬手拂开了。

    “许嬷嬷,带我去皇陵,我再去看一眼寒儿……”太后说着艰难转身,步履蹒跚。

    然而,她刚刚走了两步,眼前一黑,直接朝身后倒去。

    “母后!”兴帝心神一紧,慌忙上前扶住了她。

    “太后娘娘舟车劳顿,又突然知道寒王……受了这么大的打击,身子受不住,所以才会晕倒。”许嬷嬷扶着太后,亦是一脸戚容。

    兴帝吩咐贵明,“准备辇车,送太后娘娘回永寿宫。还有,快去叫太医!”

    “是。”贵明见此,半刻也不敢耽误。

    接下来几日,兴帝不顾自己风寒未愈,一直守在永寿宫,在榻前衣不解带的伺候着太后。

    喂饭喂药,端茶递水,事无巨细,全部亲力亲为。

    甚至为了更好的照顾太后,他还接连罢了两次早朝。

    一时间,帝都上下无不称赞兴帝孝动天下。

    许嬷嬷看着在榻前给太后擦脸的兴帝,忍不住上前道:“皇上,让奴婢来吧。”

    兴帝摆手,“身为儿子,照顾母亲是应该的,许嬷嬷下去吧。”

    兴帝和当年的文贤太子一母同胞,因为文贤太子优秀,所以他一直觉得太后更加疼爱文献太子,不认可自己。之后,文贤太子谋反一事后,母子二人的关系陷入僵局。兴帝每年逢年过节,都要亲自去皇觉寺,请太后回宫。太后越是不喜他,他就越是耐心。但凡在太后的事情上,事必躬亲,只为能够改善母子之间的关系。

    有些人,越是得不到认可,就越会做得更多,只为得到对方的承认。

    很明显,兴帝便是这种人。

    从永寿宫出来,兴帝扫了眼跟在身边的贵明道:“一会你去一趟静华宫,太后向来疼爱九公主,让九公主多陪陪太后,也许太后心情会好些。”

    “是,奴才记下了。”贵明颔首,“听说慕容蓄爷今日就要回到帝都了,到时候少不得要进宫向太后娘娘请安。”

    兴帝颔首,“你回头再去走一趟永安侯府,让澈儿进宫一趟。还有,叫上老八,他们这几个,都是太后最疼爱的小辈儿。”

    “是。”

    ……

    青蓬马车缓缓而行,穿过朱雀大街没多久便回到了永安侯府。

    苏青染看着发黄的树叶,眸光微敛。

    她记得,他们上次离开永安侯府去荆州的时候还是初夏,这一转眼,就是秋天了。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半年了。

    听到马蹄声,赵仲慌忙打开府门,上前迎接,“奴才给蓄爷请安,总算是回来了。”

    “府中一切可还安好?”

    “好着呢,一切都好。”赵铭吩咐人将马车牵回去。

    君轻寒扫了眼身后的苏青染,抬脚进府。

    苏青染和百里赫像往常一样,一左一右跟在他身边。

    再次迈入永安侯府,熟悉感扑面而来。

    在这里,她竟有一种家的感觉。

    刚到松竹院,赵仲就悄咪咪的到君轻寒身边,邀功一般开口,“寒王,奴才知道你们今日回来,所以一早就将房间收拾好了,奴才还亲自将寒王妃的东西从隔壁的耳旁搬到了上房。”

    苏青染:“……”

    赵仲他也太殷勤了!

    咬了咬唇,小声道:“我还是住耳房吧。”

    “为什么?”赵仲不解,他们不是夫妻么,为什么还要分开住?

    苏青染偷偷瞧了眼君轻寒,看见那双深邃的黑瞳敛了敛,慌忙避开,“反正我要住耳房,麻烦赵叔把我的东西重新搬回来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