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30章 像是……有孕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30章 像是……有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八月初,帝都。

    天气渐凉,浮热尽消。

    然而,君初静的胃口依然不好,尤其是近来这一月,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清瘦了不少。

    兴帝因为她的胃口问题几次大发雷霆,一时间,御膳房的御厨们各个人心惶惶。

    但凡他们做的膳食惹得九公主反胃,少不得挨上几板子。所以,给静华宫准备膳食,是个苦差事,御厨们谁也不愿意。

    每每看着君初静单薄的身影,皇后十分心疼,决意亲自去御膳房走一趟。

    然而,她还没有走近御膳房,就听见了里面的议论声。

    “你们说,九公主到底是怎么了,就算是胃口不好,也不能总是吃了就吐吧。”一个长舌的妇人开口。

    “是啊是啊,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总是胃口不好,我倒是觉得九公主不像是肠胃不好,反而像是……有孕了!”

    “听说前一段时间九公主在三王爷的生辰宴上被歹人掳走,不会是被……”

    “这件事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宫中的秘辛,你们哪能知道,我家小女儿在静华宫当差,她告诉我的。”妇人说着一脸自豪。

    她们正说着,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皇后一脸怒色而来,“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宫里乱嚼舌根?”

    几个妇人看见皇后,也顾不得手中的活计,陡然面如死灰,慌忙跪了下来,“皇后娘娘饶命,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敬姑姑!”皇后声音狠戾。

    “在宫里非议主子,当被打入掖庭局,杖毙!”

    “还愣着做什么,带下去!”

    几个妇人彻底慌了,吓得软在地上,“皇后娘娘饶命,饶命啊……”

    皇后眸光狠戾,看也未看,直接吩咐身边的敬姑姑将人带了下去。

    之后,她又将静华宫伺候的宫人都换上了自己的亲信,这才放了心。

    乘着夜色,皇后带着敬姑姑,端着熬好的燕窝粥缓步入殿,听雨过来行礼,“奴婢见过皇后娘娘,公主刚刚歇下了。”

    “她可睡着了?”

    听雨摇头,“晚膳一口没动。”

    皇后无奈叹了口气,“这孩子,不吃东西怎么行。”

    听雨随着皇后到了寝宫,唤了声君初静,便俯身告退了。

    “母后,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君初静懒洋洋的从榻上起身。

    “晚膳又没用?”皇后皱着眉。

    君初静轻轻应了一声,“不想吃。”

    “你看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不吃东西怎么行?”

    君初静懒洋洋垂眸,“最近胃里不舒服,只要吃了东西,就会反胃。”

    “多少吃一点,不然身子怎么能受得住?”皇后轻声劝着,然后从敬姑姑手中端来,“你看看,母后亲手给你熬得燕窝粥,你最爱吃的。”

    “母后,你不用亲自动手的,我没事的。”君初静从榻上坐起来。

    皇后看着她起身,嘴角勾起来,舀了一勺喂过去,“静儿,你尝尝如何?”

    “好吃。”君初静尝了一口,从皇后手中接过了粥碗,“母后,我自己来。”

    “好。”皇后眼底划过欣慰。

    君初静的确饿了,眉眼间透着满足,“还是母后做的好吃。”

    然而,她刚吃了两口,就忍不住反胃,吐了起来。

    皇后慌忙拿了帕子,为她擦嘴,“静儿……”

    君初静小脸发白,连连摆手,“母后,我……我没事。”

    她说着从一旁取来了梅干,放在嘴里,这才将呕吐感压了下去。

    皇后看到这一幕,手中的粥碗差点滑落。

    “母后,您怎么了?”君初静担忧问。

    “静儿,母后记得你以前吃不得酸,从来不吃梅干的。”

    君初静愣了下,小声道:“前些日子,我无意间吃了点梅干,发现很好吃。而且……而且,我每次吃了它,就没有那么想吐了。”

    皇后闻言顿时心沉谷底,看着君初静天真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勾不出来了。

    将粥碗递给敬姑姑,轻轻拍着君初静的后背,“静儿,天色不早了,睡吧。”

    “好。”君初静将梅干放下,看着皇后轻声问,“母后,这两天我发现静华宫里的人换了不少,是您做的?”

    皇后颔首,“我见你宫里的人笨手笨脚,就给你换了几个手脚勤快的。”

    君初静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母后,我困了,您也早点回去吧。”

    “母后不急,等你睡着了,母后再回去。”

    君初静很快睡着,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皇后看着她瘦削的脸颊,心底阵阵心疼,抬手拂去她额前的碎发,吩咐敬姑姑,“将人带进来吧。”

    不过片刻,敬姑姑便带着医女缓步入殿。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医女俯身行礼。

    “你过来给九公主诊诊脉,看看她是否……是否有孕。”这位医女是皇后从娘家叫过来的,所以她信得过。

    “是。”医女上前,搭上了君初静的脉搏,眉头略皱。

    “怎么了?”

    医女收了手,小心回答,“回皇后娘娘,九公主的脉象有些奇怪,像是有孕,却又有些不像。”

    “此话怎讲?”

    “九公主的脉象是滑脉,也就是常说的喜脉,但是脉象十分虚弱,所以有可能诊不准。”

    皇后下意识攥紧了衣袖,半晌都没有说话。

    医女小心翼翼瞧了眼皇后,小声道:“奴婢斗胆问一句,九公主的葵水正常么?”

    皇后微微一滞,淡道:“这个,本宫倒是不清楚。”

    “你们想问什么便问我吧。”就在这时,榻上的君初静突然睁开了眼睛。

    皇后愣了下,“静儿……”

    “我知道母后是关心我。”

    皇后拂手让敬姑姑带着医女下去,然后柔声问,“静儿,你的葵水……”

    这时,她心乱如麻,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将她保护的太好,现在看来,反而是害了她。

    虽然生在皇家,她却半点也没有让她接触宫中那些龌龊的事情。她以为,她可以庇护她一生,不需要去和别人勾心斗角,可以一直这么天真善良……

    尤其在男女之事上,她更是从未让她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她总觉得还早,等到她成亲时再教导她也不迟,谁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