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25章 他的女人他也敢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25章 他的女人他也敢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君轻寒眸光微敛,抬手取过一旁的铜盆,对着慕容澈浇了过去。

    “哗啦……”

    慕容澈直接被浇懵,淋成了落汤鸡。

    与此同时,他眼底的迷离也被彻底浇灭。

    “醒了?”君轻寒声音冰冷。

    慕容澈吐了一口水,看了眼君轻寒,又看了眼他身后的苏青染,一脸迷茫,“四哥四嫂?我怎么在这里?”

    苏青染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

    慕容澈说着看了眼湿透的衣服,皱着眉闻了闻,“这什么味儿,刚刚盆里的是什么水?”

    “你觉得呢?”君轻寒声音里还透着不悦。

    他的女人他也敢亲!

    “洗脚水?”慕容澈心一凉,像是吃了苍蝇一般,不断的甩着身上的水,“四哥,你太过分了,你用洗脚水浇了我一身,太脏了,我现在浑身难受……”

    “脏死了脏死了,我现在要回去换衣服,不,要沐浴,还要撒上花瓣……”慕容澈碎碎念个不停。

    “他骗你的,那水是干净的。”苏青染忍不住提醒一句。

    “真的?”慕容澈疑惑出声,使劲嗅了嗅衣服。

    “染儿,去给他拿镜子。”君轻寒沉声吩咐。

    不过片刻,苏青染捧过来铜镜,放在慕容澈面前,提醒道:“慕容,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慕容澈犹豫着走上前,看到铜镜里的自己,顿时吓得后退两步,捂着脸惊恐道:“乖乖,里面的人是我?”

    “不是你是谁?”苏青染幽幽开口。

    “我怎么变成了这样?”慕容澈照着镜子,不停的擦着脸上的胭脂。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还记得?”君轻寒冷声问。

    “刚刚……”慕容澈回忆道,“我最近不是刚谈成了一笔生意,买了一批胭脂么,我想试试这胭脂好不好用,就取出了一盒给自己擦了点。别的不说,对于胭脂我还是很懂的。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擦着擦着身体内突然涌出来一抹很巧妙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擦了一整盒胭脂。然后我还看见了玲玲,就出门去找她……刚好那个时候,四嫂朝这边过来,还穿着女装,我以为是玲玲,所以我就跟过来了。再然后,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抱她,还想要亲她……”

    慕容澈说着,看着君轻寒脸色渐黑,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心底陡然一凉,“四哥,我……我不是有意冒犯四嫂的。而且,四嫂平时都是穿的男装,谁知道她今晚穿了女装,我没认出来……”

    想起自己做了什么,慕容澈出了一身冷汗,他真是胆子够大,刚刚四哥没有将他的腿打断,只是给他一盆洗脚水,实在是他走运!

    “嗯?”君轻寒皱眉,做了混账事还敢找借口?

    “四哥,天色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和四嫂歇息。”慕容澈说完,脚底抹油,慌忙逃窜出去。

    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背影,苏青染忍不住问身边的男人,“慕容澈刚刚是不是用了诱君欢,我闻着味道好像……”

    君轻寒颔首,带着她来到榻前,“你先睡,我去看看情况。”

    苏青染翻身上榻,看向君轻寒,“那你早点回来。”

    “好。”君轻寒说着在苏青染额头上落下一吻。

    嗅着萦绕在鼻翼清亮的梨花香,苏青染轻轻勾起嘴角,笑容里尽是甜蜜。

    这时,君轻寒转过身来,柔声吩咐,“快睡。”

    “嗯。”自己的小女儿之态被人看了个正着,苏青染飞快的钻进了被窝,有些羞涩。

    君轻寒轻轻笑了笑,眼底划过宠溺,抬脚去找慕容澈。

    刚出了房间,便迎面遇上乘着夜色而来的惊风。

    “主子。”

    “刺史府那边如何?”

    惊风在君轻寒耳边禀告几句,然后躬身告退。

    君轻寒微微敛眸,扫了眼慕容澈所在的房间,撩开了步子。

    “这是什么鬼胭脂,差点把我害死了!”房间内,慕容澈一边擦着脸上红红的“猴屁股”一边骂骂咧咧。

    足足擦了一刻钟,他将脸皮都搓掉了一层,总算是将脸上那两坨红晕擦干净了。

    “难怪寻香胭脂阁这么轻易把秘方胭脂卖给我,原来这些都是害人的东西!”慕容澈说着直接将桌上的胭脂盒扔了,“可惜了我的银子,肉疼!”

    他正难受时,房门被人推开,君轻寒走了进来。

    慕容澈转眸看了一眼,陡然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吞了口口水,“四……四哥,你,你怎么来了?”

    “你刚刚用的胭脂呢?”

    “那里。”慕容澈眼一垂,看向刚刚被他扔在脚边的胭脂盒。

    君轻寒扫了眼,抬手捡起,放在鼻翼下嗅了嗅,眉头狠狠拧起。

    慕容澈小心问,“四哥,你什么时候对胭脂感兴趣了?”

    “你可知这是什么胭脂?”

    “这是毒胭脂,害人!”慕容澈顿时愤愤。

    “这是诱君欢,的确是毒胭脂。”君轻寒沉眸。

    “什么,诱君欢?这东西是诱君欢?”慕容澈眼底划过震惊,不可置信出声,从君轻寒手中接过胭脂盒,细细打量。

    诱君欢是专门来迷惑男人的,对女人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却可以使得男人神魂颠倒。

    难怪他刚刚会产生幻觉!

    “不错,这就是当年被先帝严禁的诱君欢,你是哪来的?”

    “这是我进的货,准备运到帝都去卖呢。”慕容澈说着叹气,“现在全泡汤了!”

    “你在哪进的货,谁和你交易的?”

    “寻香胭脂阁。”慕容澈便将进货的事情跟君轻寒详述了一遍。

    君轻寒眼尾一垂,淡淡扫了他一眼,“原来,你就是那呆头呆脑的穆姓商人。”

    “外人都叫我穆老板。”

    “你是他们找的替罪羊。”君轻寒声音冷淡。

    慕容澈皱眉,指着自己惊讶道:“我是……替罪羊?”

    “嗯,明日我会让人封了你的铺子,然后将你抓捕。”

    “四哥,我是冤枉的,这不关我事,我就想做生意而已……”

    “我知道,除了做替罪羊,你可还有别的发现?”

    慕容澈想了想,忙道:“对了,我还知道他们的秘密,他们平时生产的这种胭脂是不卖的,而是全部运到泸州去!”

    “消息是否可靠?”

    “自然可靠,他们以为我呆头呆脑,我聪明着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