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419章 君轻寒,我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19章 君轻寒,我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君轻寒沐浴后,身上穿着寝衣,叫来惊风吩咐,“你现在去一趟芙蓉园,看看百里在南风馆情况如何。”

    “是。”惊风颔首,不确定的问了句,“那属下一会回来还要禀告么?”

    他可不想在他家主子和王妃亲热的时候去做那个扫兴之人。

    “不必了,明天再说。”

    “是,属下告退。”惊风就知道他家主子会这么说。

    “嗯。”君轻寒应了一声,往榻前一靠,握起《治国策》,一边看,一边等着正在沐浴的苏青染。

    很快,惊风就乘着夜色消失在荷园中。

    孟雨晴躲在暗处,等到惊风离开,缓缓走出来。

    扫了眼苏青染的房间,看见亮着灯,顿时放下心来,迫不及待的朝君轻寒的房间而去。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在,是属于她的机会!

    “叩叩叩……”

    “我已经安歇了,孟姑娘请回吧。”孟雨晴刚刚敲门,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君轻寒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慕容小侯爷,关于诱君欢的事情,雨晴想告诉您。”孟雨晴有些着急。

    “这件事,明日百里会去找你问清楚情况。”君轻寒略略皱眉。

    再次被拒,孟雨晴忍不住轻咬唇瓣,“慕容小侯爷,您帮了雨晴这么多,雨晴不便打扰太久。所以我今晚打算将诱君欢的事情告诉您,明日一早就离开。”

    君轻寒眉头再次皱了下,冷冽出声,“进来。”

    孟雨晴闻言大喜,紧张的推开了房门,慌忙朝榻前走去。

    然而,她刚走了两步,冷冽声再次传来,“就在那,说吧。”

    孟雨晴神色一滞,抿住了嘴角,“慕容小侯爷,雨晴给您看看这盒诱君欢。”她说着走近,将手中的胭脂递了过去。

    君轻寒没有接,空气中陡然传来一抹若有若无的异香,一个劲儿的朝他鼻子下面钻去。

    没有看她,心底的厌恶便多了几分。

    “慕容小侯爷,这是诱君欢,您看看……”孟雨晴咬唇再次靠近,不动声色的对着榻上的男人抛了一记媚眼。

    君轻寒听着外面脚步声渐近,随即又远去,他知道苏青染已经沐浴好了。

    “慕容小侯爷,雨晴不求名分,真的只想跟在身边伺候您,您就收了雨晴吧。”孟雨晴向前去扯男人的衣袖,小声哀求。

    今晚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她必须要抓住,否则,就是韩大成,她也嫁不上了!

    “滚出去!”君轻寒心底的厌恶更盛,甩起衣袖,将人掀了出去。

    “啊!”孟雨晴猝不及防的向后跌去,重重摔在地上,黛眉狠狠皱了起来,脸上尽是委屈。

    她抬眸看向榻上的男人,楚楚可怜道:“慕容小侯爷……”

    “孟姑娘请自重。”君轻寒的声音很冷,仿佛结了冰一般,也冻僵了所有的希望。

    孟雨晴羞愧难当,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握住胭脂盒,咬牙跑出了房门。

    让她最难受的,不是羞耻,而是绝望,她没有机会了!

    孟雨晴离开后许久,苏青染才慢悠悠的迈着步子进了房间。

    闻着留在房间内的那抹异香,微微皱眉,“刚刚,孟雨晴来过了?”

    “过来。”君轻寒看见她,立即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对她招手。

    “房间里,有她身上的香味。”

    君轻寒见她走到榻前,一把将人捞到怀中,“吃醋了?”

    “谁吃醋了,你见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你要娶她,我也不在意……”

    苏青染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嘴就直接被人堵住了。

    君轻寒将人抱在怀中,吻住樱唇,似乎要惩罚她一般,这个吻比以前粗鲁了许多。

    “君轻寒,我疼……”苏青染将人推开,摸着被男人咬过的樱唇,不满出声。

    “知道疼就对了,以后不许瞎说。”君轻寒警告般的在她的小屁股拍了下,“拿来巾帕,我给你擦头发。”

    “好。”苏青染心里顿时甜蜜蜜的。

    取了巾帕甩给男人,舒服的躺在他的大腿上,等待着他的服侍。

    “一会你要按摩。”见她悠闲的样子,君轻寒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你的腿真的需要按摩?”苏青染嘴角轻撇。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在骗我!”苏青染抬眼瞪她,“你的腿是中毒,又不是真的断了,怎么要天天按摩?”

    “我想让你按。”

    “这么说,你真的是在骗我?”苏青染顿时坐了起来,怒视他,“是不是你坐轮椅也是假的?”

    “不是假的,但现在慢慢也能走。”君轻寒说的是实话。

    “君轻寒!”

    “为夫在。”

    “你这混蛋,就是个骗子!”

    君轻寒看着她炸毛的样子,将她拉到怀中,“别动,擦完头发再说。”

    将头发擦干,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苏青染摸着干爽的墨发,也懒得计较他装瘸的事情了。

    困意袭来,她倒在一旁就想睡觉。

    君轻寒取了小瓷瓶,将人拉起来,“上了药再睡。”

    “好。”苏青染懒洋洋应了一声,甩去身上的寝衣,安安分分的趴在一旁。

    君轻寒看着她一副女儿家娇憨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房门外,孟雨晴回到东厢房后,越想越不甘心,再次折了回来。

    她今晚已经把脸放下了,还怕什么?

    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有个好的将来,能够有所依靠。

    大理寺卿,那样优秀的男子,即便作妾,她也愿意!

    来到房门前,还没有来得及敲门,她透着窗子看到房间内两抹交叠在一起的身影,身子微微一颤。

    慕容小侯爷的房间内怎么会有女人?

    刹那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走到房门前,不由自主的用力推开房门。

    苏青染原本已经十分困倦,听到推门声,顿时一个机灵,下意识朝君轻寒怀中钻去。

    她现在身上可只穿了一件肚兜!

    “滚出去!”君轻寒看着出现在房门处的人,声音犹如灌了一冬的寒冰。

    “慕容小侯爷,我……我是来告诉您,诱君欢不见了。”孟雨晴结巴起来,胡乱扯了个借口。

    她刚刚看得清楚里,趴在他怀中的的确是个女人!

    “诱君欢不是已经被孟姑娘用了么,怎么还会有?出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