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97章 那你对寒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7章 那你对寒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日后,苏青染和君轻离到了江州,百里赫将他们接去了所在的荷园。

    因为惦记着君轻寒,一下了马车,苏青染就将百里赫拉到了一边,一脸关切,“百里,你在信中说君轻寒不见了,到底出什么事了,他现在在哪,你们找到了么?”

    百里赫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满脸的焦急,“你担心他?”

    “废话,我不担心能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么?”

    “这么担心,那你对寒王……”百里赫试探。

    “我对他能有什么,他是大理寺卿,你我身为下属,不应该关心他的安危么?”苏青染故作淡然,“你还没告诉我他现在他如何了?”

    “现在人还没有找到,不知道在哪。”百里赫说着叹了口气。

    “怎么还没有找到?”苏青染皱眉。

    看着她眼底的担忧,百里赫安慰,“皇上已经让禁军首领李越过来寻人了,你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都失踪一个月了,音讯全无……”苏青染说着小脸皱在了一起,“他是不是因为姜城的事情才不小心失踪的?”

    百里赫想了想点头,君轻寒的确是因为姜城而“失踪”的。

    “会不会遇到了刺客,是三王爷……”苏青染眉心顿时跳了下。

    他们都心知肚明,假币案与君轻夜脱不了干系,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因为上次党争名单一案,君轻寒狠狠打击了君轻夜的势力,如今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现在君轻寒又查到了假币案,他对君轻寒对手,有动机也有能力!

    “这个也不好说……”百里赫说着脸色凝重起来,他本想吓唬吓唬苏青染,但是看到她一脸的忐忑,害怕君轻寒回头找他算账,就软了语气道,“寒青,寒王可是我们东临的一代战神,经历过上百次战役,什么样的风浪没有遇到过,这次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肯定会平安回来的,你只需安心等待便好。”

    苏青染依旧忧心忡忡,丝毫没有将百里赫的安慰听进去,“他虽然是战神,但也是人,不是神,万一呢……”她说着魂不守舍的朝房间走去,眼底尽是忧虑。

    百里赫忍不住蹙眉,他刚刚说得是不是太过了?

    回到房间后,苏青染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如今君轻寒杳无音信,她就是想找都无从找起。

    苏青染没有出来用晚膳,君轻离再次做了鸡蛋羹送了进去。

    然而,这一次苏青染却没有吃多少,心被提着,她没有半点胃口。

    来了江州后,她更加担心了。

    君轻离见她实在吃不下,也没有勉强,安慰几句,就推着轮椅出了房间。

    秋白看着碗里剩了一半的鸡蛋羹,忍不住蹙眉,“青儿姑娘不是很喜欢吃主子做的鸡蛋羹么,今天怎么都没吃?”

    “她在担心慕容。”君轻离抿唇。

    秋白愣了下,从他手中接过鸡蛋羹,犹豫一下,“主子,秋白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

    “青儿姑娘对主子的好,是真的没话说,可是我怎么觉得她更在意小侯爷呢……”

    君轻离眸光微微颤了下,连秋白也发觉了,偏偏她自己却不自知。

    缓缓推动轮椅,朝房间而去,在摇曳的灯光下,那抹青色的身影显得孤寂而单薄。

    随君轻离回到卧室后,秋白扫了眼自己主子脸上的落寞,忍不住开口,“主子,属下知道您对青儿姑娘的情意,不如早点向她表明心意吧,免得青儿姑娘先喜欢上小侯爷……”

    君轻离苦涩的勾了下嘴角,没有开口,抬手轻拂,示意秋白退下。

    秋白没有动,“主子,秋白也想能有个姑娘陪在您身边,守着您……”

    君轻离微微皱眉,声音里有些严厉,“上次便告诫你了,这件事不得再提,你……”

    秋白委屈,“主子,您的腿能够恢复,现在只是时间问题,您还在担心什么?”

    君轻离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窗前摇曳的烛光。

    “主子,您不说,属下替您去说。”秋白着急。

    “站住!”君轻离冷声叫住了他,“这件事不可让她知道,记住了么?”

    “主子……”

    “这是我的事,你不可擅作主张,否则,以后就不必再跟着我了。”君轻离的声音很冷。

    秋白的眸光顿时颤了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君轻离,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头一次见他家温和的主子变了脸色。

    看着他眼底的苍凉,无奈点头,“是,主子。”

    秋白离开后,君轻离缓缓将眸光落在自己的双腿上,眸内敛尽苦涩。

    他除了自卑,还有不可跨越的东西,而且,他也给不了她未来。

    这份情意,他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

    只要能对她好,能默默地看着她,就足够了。

    ……

    西厢房。

    苏青染因为惦记君轻寒,在榻上翻来覆去没有睡意。

    他现在不知身在何处,哪怕让她知道他现在是安全的也好,免得她一直为他提心吊胆。

    想着君轻寒冷冰冰的眉眼,她的心口顿时有些发闷。

    他在身边的时候,她会嫌他烦,嫌他无端端的占她的便宜,如今没有他的消息,她又时刻惦念着。

    她从未想过那个被她定义为“坏水”,喊做“渣王爷”的男人会有一天让她这么牵肠挂肚。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灯影渐长,夜色漫漫,苏青染在翻来覆去中入睡,嘴里不断呓语。

    随着烛光摇曳,一抹颀长的身影陡然进了房间。

    男人一身绛紫,面容冷峻,轻轻走到榻前,拨开床幔,看着女子皱在一起的眉头,脚步微滞。

    撩起衣袍坐在榻上,听到苏青染嘴里低喃,下意识贴近了耳朵。

    等他听到睡着的女子一遍遍的浅呢着他的名字,冰冷的眼底顿时划过了一抹柔软。

    “君轻寒……”梦中的苏青染似乎察觉到了君轻寒身上的气息,下意识翻了身,呢喃一声

    樱唇擦过耳珠,君轻寒的耳畔顿时烧了起来。

    深邃的黑瞳微微敛了敛,匆匆抬头,眸光不经意落在苏青染白皙的胸前,顿时愣住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