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93章 我想让你扶着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3章 我想让你扶着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一眼,乌夜苍狠狠缩了下墨瞳。

    一旁的何叔更是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盯着苏青染。

    直到苏青染朝他看来,他才匆匆收回了视线。

    苏青染扫了眼乌夜苍,顿时认了出来,这就是刚才和女子亲亲我我的男人吧。

    看着他肿起的脸,怎么瞧都像是女人打的。

    她想,这男人应该是强亲,霸王硬上弓!

    这种渣,没被打死,算他幸运。

    苏青染很快收回了视线,看着身边的君轻离,“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吧,免得你身体吃不消。”

    君轻离匆匆扫了眼冷峻的乌夜苍,便将视线落在苏青染身上,“好,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直到他们出了客栈,何叔才缓缓回过神来,“正面看倒是没有那么像,侧脸实在是太像了。”

    当年他们王妃跟随王爷在外面办案,不小心被刺客用暗器伤了脸,数年来一直戴着面纱示人,别人可能不记得她的长相,但是他这个王府的忠奴却记得清楚。毕竟,王妃在出嫁前,也算是帝都少有的美人。

    “也许,只是巧合。”乌夜苍喃喃。

    “是啊,当年王妃怀的是个女婴。”何叔长叹一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真有生得这么相似的人。”

    ……

    入夜,凉风轻拂,带来初夏的气息。

    乌夜苍提着食盒敲响君初静的房门,许久没有听见传来回应,皱了皱眉心,推门而入。

    看到房间内空无一人,他的心陡然一沉,下意识抬眸,看见窗户紧闭,这才放了心。

    将食盒放在桌上,抬脚朝里间走去。

    来到榻前,看着里面的人影,他停下了脚步,“用膳吧。”

    “你拿走,我不想吃。”许是哭过了,君初静的声音有些沙哑。

    乌夜苍犹豫了下,抬手将床幔撩开,“吃点东西。”

    “我不饿。”君初静坐在榻上,双手抱膝,将下巴垫在膝盖上,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

    尤其那双杏眸,又红又肿,惹人心疼。

    她将自己关在房间一下午,都在哭。

    乌夜苍看着她,眸光颤了颤,缓缓走开,到外间取了食盒,放在榻前的桌子上,将里面的饭菜取出。端着清粥,送到君初静面前。

    “我说了我不饿。”君初静不看他,声音里有些恼意。

    乌夜苍依然没有生气,坐在榻前,舀了一勺清粥,送到了她的嘴边。

    君初静心里烦躁,想抬手推开,却冷不丁的对上男人那双深邃的双眸,她的动作顿时滞了下。

    乌夜苍的脸还高高肿着,上面的巴掌印似乎更加明显了,显然他并没有任何处理。

    “我不吃。”君初静扫了一眼飞快收回了视线。

    “绝食?”

    “是,被人囚禁,没有自由,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君初静咬牙。

    乌夜苍将粥碗放下,身影冷寂而颀长,“这一招,没什么用。”

    君初静抬眸,怔怔看着他,“你劫走我的目的是什么?”

    看着男人沉默,她顿时冷冷出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抓走我,是为了我父皇吧?”

    乌夜苍黑瞳颤了颤,没有说话。

    “三十年前,安平王收复北疆,从此之后,北疆就成为我东临的城池。这么多年来,父皇对北疆恩泽丰厚,北疆百姓安居乐业,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不成你们现在过惯了安稳日子要兴兵造反么?”

    “私人恩怨而已。”许久,乌夜苍才吐出一句话。

    “私人恩怨……”君初静忍不住冷笑,“既然是私人恩怨,为何要牵扯到我?你两次救我,我以为你侠肝义胆,是男子汉大丈夫,却不想你只是利用弱小的小人罢了。”

    乌夜苍看着那双红肿的杏眸,许久都没有说话。

    君初静见此,收回视线,不愿再看他。

    乌夜苍临走前扫了眼桌上的晚膳,沉声道:“记得吃。”

    ……

    二王府。

    苏青染一路陪着君轻离到了静莲院,才发现池塘里的荷花又开了,在碧叶的映衬下,娇艳欲滴。

    君轻离下意识推着轮椅朝荷花池走去,嘴角带着点点笑意,“我坐着轮椅,你陪我赏荷也可以。”

    “我后来都听秋白说了,以后我再也不摘你的荷花了。”幸好君轻离脾气好,不然遇到暴脾气的人,她那么做,非得被打死。

    “没关系,你喜欢就好。”君轻离笑容温润,满是包容。

    “坐了一路马上,你累了么,不如进去躺躺?”

    君轻离摇头,“难得今日下午清凉,想多在外面待一会,赏赏荷。”

    他知道,一旦回了房间,她就离开了。

    “好。”苏青染安静的陪在君轻离身边。

    “青儿,你……以前跟北疆的人接触过么?”君轻离犹豫问。

    苏青染摇摇头,她才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除了待在帝都外,就是荆州了。

    至于原主,一直养在闺阁里,就更没有了。

    “怎么了?”

    君轻离摇摇头,“今天在酒楼,那两个人多看了你一眼,我便问一句。”

    苏青染突然想起那个脸被打肿的男人,狐疑问,“那根北疆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北疆人。”

    “你怎么知道?”苏青染惊讶,那两个人跟他们没有任何区别,他怎么能看出来?

    “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内,苏青染每天都来静莲院坐一坐,或陪君轻离赏荷,或陪他品茶。

    这一日,她刚进了院子,就见君轻离扶着轮椅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样子十分吓人,她心中一紧,慌忙跑过去,“莫离,你想做什么?”

    “白小姐说,我现在可以试着站起来,或者挪一挪双腿。”

    “现在可以走了么?”苏青染一脸惊喜。

    “不是走,她说我这两条腿废了这么多年,要让它们慢慢听使唤。”君轻离解释着。

    虽然站得很吃力,但他仍在坚持着。

    苏青染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眉心直跳,生怕他不小心摔在地上。

    抿了抿嘴角,她对他伸出手。

    君轻离愣了下,浅笑,“我自己可以。”

    “我知道你可以,但是我想让你扶着我,可以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