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89章 本王吻自己的王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9章 本王吻自己的王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刹那间,苏青染看着男人冷峻的面颊在眼前放大,顿时睁大了眼睛。

    唇上传来的柔软犹如触了电,酥酥麻麻,瞬间窜入她的心房。

    “唔……”

    身子刚想往后撤,男人的大手就直接揽住了她的纤腰,将她往膝上一抱,根本不允许她逃避。

    自始至终,他的唇都未离开她的,浅尝辄止,描摹、允吸,带着掩也掩不去的……占有!

    这样的君轻寒让苏青染感到陌生,也让她心弦颤颤。

    鼻息内猛烈的灌入男人身上清凉的梨花香,这是他的攻城略地。

    似乎是不满她的木然,君轻寒轻轻在她的樱唇上咬了下,趁机挤入她的唇舌。

    “唔……”苏青染微微皱眉,轻喃一声,却不料自己一出声便是让人羞耻的呢喃。

    她的小脸瞬间烧了起来。

    男人对她的反应似乎满意了,温柔的与她缠绵起来,每一寸都不放过。

    这样热烈而缱绻的吻,让苏青染有些透不过气,更让她羞得闭上眼睛,不敢去看男人的双眸。

    她第一次发觉君轻寒的霸道,这种霸道是她挣脱不开却也躲避不了的。

    然而,男人的霸道中又带了一抹温柔,令她心底泛起点点涟漪。

    这一刻,苏青染紧张的用双手撑着男人的胸膛,心口怦怦乱跳。

    他的霸道与温柔,她似乎怎么都走不出了……

    双颊越来越红,也越来越热,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君轻寒这个缠绵而漫长的吻并没有排斥,而是一点点接受,沉陷。

    君轻寒看着苏青染紧张的攥着他衣襟,靠在他怀中的模样,眼底噙出点点笑意。

    将眸光落在她紧闭的双眸,羞红的双颊上,心底陡然多了几分柔软。

    缓缓闭上眼睛,一点点采撷她的美好,握着纤腰的大手顿时情不自禁的向上攀去。

    “慕容,我跟你说……”

    就在这时,房门冷不丁的被人从外面推开,百里赫翩然而来。

    看着二人亲密缠绵,百里赫俏脸一红,顿时愣在原地,气氛一时间凝住,尴尬无比。

    听到他的声音,苏青染羞得不敢回头看,一把将揽着她的君轻寒推开。

    然而,君轻寒依旧将她抱在腿上,阴沉着一张脸瞪了眼百里赫,“出去!”

    总是坏他好事!

    “你们……可以继续,就当我没来过……”

    百里赫又尴尬又委屈,他大老远又跑过来还不是为了帮他,谁知道会打断他们……

    他以为君轻寒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没想到这男人比他想象的快准狠多了,简单粗暴!

    听到关门声,苏青染僵硬的身子这才放松了下来,直接从君轻寒身上跳了下来,脸上的绯色已经红到了耳根。

    “染……”君轻寒伸手,想去为她拢去额前的碎发,却直接被一只小手狠狠打开。

    “你想做什么?”苏青染红着脸,抬手擦了下被人吻得发红的樱唇,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君轻寒看着她眼底的怒意,动了动薄唇,却说不出话来。

    “君轻寒,你……谁让你吻我!”苏青染的声音里带了分薄怒。

    与上次他醉酒不同,这一次他的吻炙热而又热烈,仿佛要将她燃烧。

    而且,今天的他是清醒的!

    君轻寒看着她许久,才缓缓道:“本王吻自己的王妃,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大男子主义!虽然我是寒王妃,但只是挂名的而已,没有我的允许,你凭什么随便亲我。”一次又一次,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亲过来,把她当做什么?

    “若是我问你,你允么?”君轻寒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只有相互喜欢的人,才能这样,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让你亲?”苏青染咬唇。

    她在现代活了二十三年,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一方面是她工作的原因,另一方面她有着自己的坚持,她不喜欢随随便便,更不会随意将自己打发出去。在她的想法里,只有认定了一个人,才会交出自己的身心。

    “那你想让谁亲,君轻离么?”君轻寒黑瞳微敛。

    苏青染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心中涌出不悦,还有一抹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委屈。

    的确是委屈,这个男人又不喜欢她,为什么总是亲她,他这种行为,跟渣男有什么区别?

    君轻寒看着她的神色,幽深的黑瞳顿时缩了缩,眼底悄无声息划过一抹黯然。

    抬手取过铁面具,戴在脸上,君轻寒撩开步子出了房门。

    看着那抹绛紫消失在静心院,苏青染心口陡然发闷。

    偌大的房间内,如今只剩下她自己,显得十分空旷。

    苏青染摸了摸唇瓣,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一抹浅淡的梨花香。

    不知为何,此时她的心里微微涌出一抹怅然若失……

    一直到傍晚,君轻寒没有再回来。

    苏青染想去问,却又开不了口,简单的扒了几口饭,便躺在了榻上。

    转眸扫了眼宽敞的睡榻,眉心悄无声息的敛了优思。

    平常她都是和君轻寒一起睡的,每次有他睡在外面,她总是睡得十分安稳。

    穿越异世后,她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经常做恶梦,但是有他在,就不会。

    捏了捏眉心,微微叹了口气,她今天说的话是不是有些重了?

    她说不喜欢就不许亲她,可是她为什么还要跟他睡在一起呢?

    那她这样又算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君轻寒的感觉很特别,忍不住想向他靠近。

    这种感觉,超出了她的控制。

    看着烛影摇曳,她在榻上翻来覆去却了无睡意。

    第二日一早,苏青染顶着黑眼圈起床,用过早膳,借着散步的由头将整个二王府转悠了一圈,却始终没发现君轻寒的影子。

    这个男人回郦县县衙了?

    刚回到静心院,就见百里赫负手立在院内。

    “百里!”苏青染有些激动,询问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寒青,我今天是来向你道别的,我马上要去江州了。”

    “江州?”

    百里赫点点头,“我们发现冯守时和姜城是同乡,以往冯守时铸造的假币都是姜城借着送货送出去的,所以姜城对整个案子至关重要。今天天还不亮,寒王就发出了,我也要赶紧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