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87章 小仵作真是招人喜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7章 小仵作真是招人喜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秋白慌忙解释,“主子,不是属下,属下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您的荷花。”

    府中的人谁都知道他们主子爱荷如命,每一朵荷花都亲自打理。

    苏青染看着君轻离顿时明白了什么,浅声道:“其实,我只是想把荷花插到花瓶里,让你每天都能看到荷花,你若是不喜欢,我向你道歉……”

    “我很喜欢。”君轻离打断她的话,嘴角重新攒出笑意。

    “你喜欢就好。”苏青染心里顿时没了担忧,忙走过上前去取花瓶。

    秋白看着这一幕,似乎头更晕了。

    他记得有一次他不小心折断了一朵荷花,被主子惩罚给院子里的所有花草浇水浇了一个月,谁知到了青儿姑娘这里,他却笑得那么开心。

    还能再偏心一点么!

    “二王爷,你的双腿现在感觉如何了?”苏青染一边插花一边问。

    “白小姐为我开了几次药浴,已经好了很多,就是这两天暂时不能出门,要在榻上静卧。”

    苏青染这才放心,“既然白小姐这么说,那你现在不要坐着了,我推你去榻上躺着。”

    自从进了房间,君轻寒就一直被忽略个彻底,看着为君轻离忙前忙后的女人,他脸色逐渐黑了下去,沉声打断了亲密的二人,“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慕容事情忙,快去吧。”

    苏青染目送君轻寒离开,突然发觉这个男人似乎不高兴了。

    思忖的功夫,她才发现君轻离已经来到了榻前,秋白将他扶上了榻。

    “青儿姑娘,你将荷花拿来吧,给主子放在榻前。”

    听到秋白的声音,苏青染愣了下,匆匆从门外那道绛紫的身影上收回视线。

    注意到她的神色,君轻离浅声道:“一定是案子的事情没有处理完,你别担心。”

    苏青染略略点头,她突然想到,君轻寒方才刚从刺史府回来,也不知道事情解决的如何了,她刚刚只顾着采荷,倒是忘了问。

    “二王爷,我给你按摩吧。”

    君轻离点头,拂退了秋白,然后道:“青儿莫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经过提醒,苏青染顿时想了起来,“莫离,我叫你莫离。”

    听着她清丽的声音,君轻离眼底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尽是满足。

    “这样的力道可以么?”苏青染一边按摩一边问。

    “很舒服。”君轻离看着认真的苏青染,忍不住一看再看。

    然而,苏青染为君轻离按摩时,却微微有些走神。

    刚才君轻寒一身冷冽离开的样子一直印在她的脑海中,不知为什么,她现在很想回去,看看那个男人是否真的不高兴了。

    “青儿,你在想什么,这么认真?”君轻离开口。

    苏青染愣了下,“你刚刚在跟我说话?”

    “我问你,你的身体如何了,听白小姐说你的身体很不好。”

    “我没事,你看我现在都能活蹦乱跳了,能有什么事。”苏青染嘴角攒出笑意。

    二人正说着话,秋白过来通禀,“主子,三王爷来了。”

    君轻夜?

    他来做什么?

    苏青染微微皱眉,她对这个三王爷可没有什么好感。

    “请他进来吧。”

    很快,一身玄衣的君轻夜便带着沉陌进了房间。

    “三弟今日怎么有空过来这里?”君轻离靠在榻上,不便起身。

    “我来到荆州有几日的时间了,只是事务繁忙,抽不开身,一直没有过来看望二哥,是我这个做三弟的不是。”君轻夜说着扫了眼身边的沉陌,“这些是我专门从帝都为二哥带来的补品。”

    秋白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些不悦,帝都带来的补品,好像在荆州就没有一样,三王爷是故意来寒碜他们家主子的吧!

    “多谢三弟。”君轻离嘴角勾起极浅的笑意,看了眼身边,“秋白。”

    秋白虽然心里不愿,依然恭敬的从沉陌手中接了过来。

    君轻夜看着靠在榻上脸色苍白的君轻离,嘴角扯了下,“原本都听说二哥的双腿有望恢复,偏偏二哥坐不住,大老远的跑去大牢受罪,不知道以后这双腿还能好得了么?”

    苏青染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君轻夜这一趟来二王府看望,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前两天在大牢时,若不是他故意让人鞭打君轻离,他的双腿能变成这样?

    然而,君轻离依旧是温和的笑着,“多谢三哥关心。常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这双腿究竟能不能好,全看天意。”

    “我家主子一向心善,做了那么多好事,上天一定会眷顾的。”秋白立即补充了一句。

    “既如此,那三弟先在这里恭喜二哥了。”君轻夜说着眸光一垂,落在苏青染身上,“咱们大理寺的小仵作还真是招人喜欢,慕容为他不惜冷落父皇赏赐的佳人,没想到现在二哥也和他如此亲密。”

    “我们是朋友。”君轻离声音清淡。

    “朋友?”君轻夜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

    “想必像三王爷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是不需要朋友的,所以也不懂何为知己。”苏青染笑眯眯开口。

    她不喜欢君轻夜,尤其是现在。

    君轻夜扫了眼她嘴角绽开的梨涡,微微眯了眯眼睛,轻笑出声,“知己?”他说着转眸将视线落在一旁的荷花上,“原来二哥和寒公子是在这里赏荷,倒是真有闲情雅致。本王听说,关于假币一案,慕容一筹莫展,没有任何线索。若是一直拖下去,惹得父皇生怒,只怕你们大理寺都会遭殃,届时再赏荷,只怕要在大牢里了。”

    苏青染闻言下意识皱了皱眉,她虽然从冯守时脑中发现了蛊虫,可是他们对于下蛊之人,却半点都没有头绪,正如君轻夜所说,线索断在了这里。

    “时辰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二哥和寒公子继续赏荷了,告辞。”君轻夜轻笑一声,淡淡瞥了眼苏青染转身离开。

    看着那抹玄色的身影消失在静莲院,秋白顿时生怒,“主子,三王爷实在是欺人太甚!”

    君轻离并不在意君轻夜,缓缓将眸光落在苏青染身上,“你若是担心案子,不妨回去跟慕容探讨探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