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77章 是她熟悉的模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7章 是她熟悉的模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君轻夜闻言冷鸷的笑了笑,眼神轻蔑又不屑。

    王左小心察言观色,扫了眼君轻夜的脸色,随即对君轻离道:“二王爷说笑了,下官怎么敢殴打您?这里有谁看见下官殴打您了?”

    看着他小人猖狂的样子,苏青染微微缩了缩墨瞳。

    “啪!”长鞭再次袭来的时候,君轻离推动轮椅,抬手握住鞭尾,那人便再也动弹不得。

    他为难的看向牢房外,“三王爷,大人,这……”

    君轻夜眸光陡然一凛,示意另一人持鞭上前。

    “啪!”鞭子落下时,君轻离这才将刚才那人的鞭子松开了。

    苏青染跟在君轻离身边,她很快就发现君轻夜分明是利用王左对她用私刑的机会鞭打君轻离!

    牢房内持鞭的两个人的着重点全在那道单薄的身影上,尤其是他的腿。

    君轻夜果然心思歹毒,根本不愿意让君轻离的双腿恢复。

    苏青染眸光沉了沉,不动声色的从靴子里取出匕首,藏在衣袖中。

    君轻离因为幼年便伤了双腿,并没有什么功夫,尤其他现在还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她自己对付两个持鞭的衙役很是吃力。

    苏青染抓紧匕首,匆忙上前,将迎面挥过来的长鞭扯住,然后利索的切断。

    眼见着另一人手中的长鞭即将落在君轻离的双膝上,她眸光紧了紧,来不及反应,直接扑在他的双膝上,替他挡下。

    “唔……”

    鞭子落下,苏青染顿时感觉后背一阵皮开肉绽,火烧一般的疼,她忍不住闷哼一声,黛眉皱在了一起。

    这一刻,苏青染疼得身子发颤,心里却在庆幸。

    还好,这一鞭子落在了她身上,若是鞭打在君轻离双腿上,只怕他的双腿这辈子都治不好了!

    “寒青!”君轻离惊呼一声。

    苏青染后背上那道长长的血痕刺痛了他的眼睛。

    “我没事。”苏青染咬牙,转身看到那人再次挥鞭,忍着后背撕裂般的疼蓦然冲过去,斩断长鞭,然后将手中的匕首刺入他的肩胛。

    她没打算杀人,这一刀并不深,但足以染红众人的眼睛。

    此时,她脸色苍白,后背染血,眼底却泛出血色。

    一把拔出匕首,狠戾出声,“滚出去!”

    王左看到这一幕,顿时恼怒出声,“你竟然还敢动刀,真是反了你了!”

    “王大人,你若是再滥用私刑,我不介意将这把刀扎入你的心口,鱼死网破。”苏青染一字一句开口,眸色阴沉沉的,噙了丝杀意。

    王左看着她黑漆漆的双眸,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你,你敢,本官是朝廷命官,你动本官,是死罪!”

    “呵……”苏青染冷笑一声,垂眸看了眼刀尖上正在滚落的血珠。

    等她转身去看君轻离的时候,就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糟了,他的骨毒发作了!

    苏青染顿时眯了眯眼睛,她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勉力撑着身子走到他身边,轻轻拭去他额头的汗珠,“二王爷,你怎么样?”

    “我还好,没事……”

    “出了一身冷汗,还说没事。”苏青染眼底难掩担忧,忙对外唤着,“秋白,快来,二王爷骨毒发作了!”

    她说着站起来,对王左冷冷出声,“不知道王大人是否能够担得起谋害皇子的罪名!”

    王左看着脸色苍白的君轻离,身子一颤,眼底顿时划过恐惧,缓缓转眸看向身边那抹玄衣。

    虽说二王爷不受宠,但他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到底是皇子,不是他能打杀的。

    君轻夜沉了沉眸,立即吩咐,“来人,将二王爷送回去。”

    君轻离勉力撑着,看着身边的苏青染,“等我,我明天……”

    他的话没有说完,直接晕倒在了轮椅上,额头再次沁出冷汗。

    “主子!”秋白冲过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气红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将他推了出去。

    他不放心的看了眼苏青染,“寒公子多保重,秋白明日再来为你送饭。”

    君轻夜抬脚走到君轻离身边,抬手欲推轮椅,却被秋白警惕避开,“三王爷,你想做什么,你还嫌我家主子不够惨么?”

    “大牢阴暗潮湿,二哥自己跑来受罪,与本王何干,不识抬举!”君轻夜冷冷出声。

    “哼!”秋白冷冷一哼,立即推着君轻离离开。

    看着那道青色的身影渐远,君轻夜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想到他这么在乎这个小仵作!

    “三王爷……”王左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君轻夜眼尾的余光扫了下他,便抬脚离开。

    看着君轻离出了大牢,苏青染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坐在了草垛上,小脸煞白。

    王左原本正要离开,看见身子发颤的苏青染,阴狠的眯了眯眼睛,叫来衙役悄声吩咐了两句。

    一盏茶的功夫,两个衙役便端着两盆冷水过来,隔着牢门,一股脑的浇到了苏青染身上。

    苏青染还没有站起来,就被人浇了个透心凉。

    不过瞬间的功夫,后背的鞭伤急剧疼了起来,几乎要将她吞噬。

    苏青染咬咬牙,看着王左得意的脸,眼底涌出阴狠。

    竟然是盐水,卑鄙!

    “寒公子,你刚刚说要与本官鱼死网破?”王左阴测测的笑着,“可惜,你现在没这个机会了!”

    苏青染握了握袖中的匕首,却再没有力气握起来。

    这个王左,她记住了!

    “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寒公子,好好享受漫漫长夜吧。”王左说着,得意的撩步而去。

    苏青染冻得浑身发抖,在初夏的季节里,她却感觉自己仿若置身腊月寒冬,冷得整个人都在打颤,嘴唇冻得发紫。

    漫漫长夜,她总来没觉得这么难熬过……

    不知过了多久,她冻僵的身体开始发烧起来,整个人被烧得浑浑噩噩。

    她缩在草垛上,小脸通红,身子却还在发抖。

    “君轻寒……”苏青染小声喃喃,似乎在这个世界,只有这个男人能够给她安全感。

    她烧得糊涂,隐约听见又传来了脚步声,她吃力的睁开眼睛。

    在一片朦胧中,她看见来人身着绛紫,身形颀长,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模样。

    苏青染顿时眯了眯眼睛,是她在做梦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