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 第374章 把人弄死又如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4章 把人弄死又如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君初静换好衣服喷嚏打个不停,似乎真的染了风寒。

    她揉了揉鼻子,走出房门,看到男人正守在房外,忍不住开口,“恩人,快请进来。”

    男人走进房间后,君初静给他倒了杯茶,“多谢恩人两次出手相救。”

    看向茶盏,男人没有接,也没有回答。

    君初静微微愣了下,似乎这个男人话很少。

    正思忖间,男人冷涩的声音传来,“随我离开这里。”

    “恩人要送我回宫么?”君初静说着忍不住喃喃,“我失踪了这么久,父皇和母后一定急坏了。”

    提到“父皇”这个字眼,男人顿时敛了敛冷眸。

    “走!”男人一把抓了君初静的手,带着她出了客栈。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了。

    残月孤寂的挂在空中,照不见漆黑的脚下路。

    男人带着君初静上了马车,可是没多久,她就发现方向不对,皱眉看向身边人,“恩人,这好像不是回宫的方向。”

    “没打算送你回去。”男人声音冷冷的。

    君初静不急不慌问,“那你要带我去哪?”

    男人看着她平静的双眸,眼底划过幽深,没有开口。

    君初静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现在似乎更像是被劫持了。

    可是眼前的男人两次救她,虽然性子冷了些,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男人,君初静不再问,只淡淡道:“我有些难受,能睡一会么?”

    男人依旧脸色清冷,却给她挪了地方。

    他以为她会哭会闹,可是没有,她的安静出乎了他的意料。

    躺在软榻上,君初静睡不着,但是头却越来越晕了,喷嚏也接连打个不停。

    迷迷糊糊睡过去,再次醒来是被烧醒的,她浑身滚烫,难受得厉害。

    吃力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瞧见男人的身影,他正端着药走来。

    “药。”依旧惜字如金。

    君初静浑身无力,艰难的从榻上坐起身子,接过药碗一饮而尽,“谢谢。”

    “不必。”

    男人刚要走,君初静再次叫住他,“恩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总是恩人来恩人去的,有些不便。

    “小主子……”何叔提醒一句。

    “乌夜苍。”男人顿了顿,没有顾忌。

    “乌夜苍……你是北疆人?”君初静疑惑的蹙了蹙眉,“看你的相貌,好像并不像北疆人。”

    “你好好休息,明日一早赶路。”

    乌夜苍除了房间后,何叔忍不住叹了口气,“小主子,她是宁静公主,您不该告诉她的。”

    “无妨。”

    “可是她终究是那人的女儿。”

    “何叔放心,我有分寸。”

    再次出发的时候,君初静的风寒已经好了大半。

    坐在马车上,她对着身边的男人道谢,“这两天多亏你照顾我,谢谢。”

    “不必。”乌夜苍声音冷淡。

    “我能看出来,你是好人。”君初静轻声开口。

    乌夜苍闻言,黑瞳微微缩了下,眸光缓缓落在女子文静的脸颊上。

    据说九公主自小受尽宠爱,养成了单纯善良的性子果然不假。被人下药,没有防备,如今被他挟持,却还说他是好人。

    君初静抿唇,犹豫道:“我想知道,你带我去哪里,又有什么目的,能不能告诉我父皇母后一声,我很安全,让他们别担心。”

    乌夜苍敛眸,两天了,他还以为她不会问呢。

    “你的要求,我做不到。至于别的,你会知道的。”

    ……

    刺史府大牢。

    苏青染坐在草堆上,看着墙上明明灭灭的清油灯,忍不住皱眉。

    她虽然握有圣旨,但是在君轻夜面前根本没用,然后……她被扣押到了大牢。

    也许是荆州太穷的缘故,就连刺史府的大牢都比大理寺的差多了。

    因为刚下过雨不久,这里十分阴潮,就连她坐着的草堆都泛着湿意,一股子霉味。

    不止有霉味,还有各种难以描述的臭味……

    苏青染再次皱眉,她倒是不在乎这里条件简陋,就是担心她一进大牢,冯守时的尸体就被火葬了。

    届时,不管冯守时是不是猝死,都会被永远的定义为猝死了,而她的误验,也永远洗不清了。

    “吱吱……”

    看着老鼠从她脚边窜出来,她直接踢了踢脚,赶走。

    然而,她刚赶走,老鼠就从另一边窜了出来,像是饿极了,吱吱的叫个不停。

    苏青染不禁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她好像也饿了。

    正赶老鼠的时候,牢房外传来脚步声,她抬眸去看,是王左。

    那张油腻腻的大脸上眯着小眼睛,嘴角噙着几分得意的笑,他走到牢门处,站定,心情极好的看向苏青染,“寒公子,你在这里可还好?”

    “还不错,这里有两只老鼠陪着我,到不至于太闷。”苏青染说着抓住老鼠尾巴,直接朝王左身上扔去。

    王左正笑着,冷不丁的被老鼠砸在脸上,顿时恶心的擦了擦脸,狠狠甩了几下衣袖,恼怒道:“寒青,慕容澈不在,本官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最好安分点,不要惹怒本官,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王大人好大的口气。”苏青染冷冷出声,他什么时候对她客气过?

    “来人,寒青误验尸身,糟蹋冯大人尸身,如今还冒犯本官,以下犯上,你们去给他松松骨。”

    “是。”王左话音落,就从他身后走出两个握着沾了盐水的鞭子进了牢房。

    苏青染微微眯了眯眼睛,“你不就是因为我揍了你儿子,想要公报私仇么,何必给我戴那么多的帽子,我担不起。”

    “少废话,给本官教训教训他!”王左厉声吩咐。

    他想看到苏青染害怕,想看到她跪在他脚下求饶。

    所以,苏青染越是这样一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他就越生气,恨不得将眼前的少年撕碎。

    慕容澈不在,他又有三王爷撑腰,就是把人弄死又如何?

    这么想着,王左眼底就多了几分阴狠。

    “啪!”

    随着狠戾的鞭声响起,苏青染没有避,抬手握住鞭尾,顺手一拉,将人死死缠住,直接往身边一扔。

    王左看到这一幕,微微怔了怔,他没想到苏青染会有这样的身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