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41章 她很奇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1章 她很奇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程敏之和邢烁带着人在等他们俩回来。

    燕棠把阿丽塔交给侍卫,让先找地方关着她,然后看管起来。

    大伙到了坊门口,燕湳也迎出来了,粗略说了几句,戚缭缭便先回府。

    戚家这边,因为燕湳早就来传过话,说是她和程敏之邢烁帮着燕棠去办事,沈氏对燕棠的人品还是相信的,自然没说什么。

    戚子煜却不放心,与戚子卿一面下棋一面等门。

    见她进了门,二人便就同时丢了棋子走出来:“去干什么了?天黑了才回来!”

    戚缭缭因为不知道燕棠那边怎么打算的,况且还牵涉到程家邢家,因此暂时先没把有事情跟他们说。

    只含糊地说了句:“我也说不清楚。要不你们明儿去问王爷吧。”

    事关重大,还是让燕棠来做主比较好。

    戚子煜他们又何曾真会计较她去做了什么?上上下下将她打量完毕,见除了身上多了些许泥污,倒没见别的不妥,便也就罢了。

    只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要做,让子湛他们去做,你去能干成什么呀?看弄得这一身泥!”

    戚缭缭埋头喝茶,没吭声。

    两人便要回房去。

    走到门下戚子煜忽然又回头:“对了,下晌沛英来找过你。”

    苏沛英找她?

    她顿了下,抬头道:“什么事?”

    该不会是苏家那边又出什么事了?

    “没说。”戚子煜深深看了眼她,然后走了。

    戚缭缭下意识排除了苏沛英来找她,乃是因为苏家有了新的麻烦这个念头。

    除去苏家近来气象大变的原因之外,还因为苏沛英不会是那种会为家事而随便求助外人的人。

    但既然他没说什么事,那显然不要紧,过几天再去寻他也不迟。

    ……

    燕棠回到府里,粗粗用过晚膳,便坐在灯下想心思。

    黎容走进来,问起下晌的事:“二爷他们把阿丽塔抓了?”

    他嗯了一声,然后道:“现在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是奏明皇上,请他决断。

    “但我总觉得这么做有些莽撞。

    “皇上信任孙彭,知道后定然会火冒三丈,好歹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代替皇上行权的。

    “这要是突然曝出与外使勾结,朝中定然会有人想借机打压宦官权力。

    “如此一来,动静可就大了。”

    黎容点头:“这些年勋贵权势当道,朝中虽不乏胸襟广阔的士子,但也仍有那些只着眼于个人利益的文人。

    “一旦此事曝露,很难保证不会有人借机为自己谋利。”

    “谁不是这么说呢?”

    燕棠对着夜色吐气。“不过戚缭缭他们绑架了阿丽塔,虽然算得上是胆大妄为,但是却得到了极其重要的信息。

    “原先我们还只是猜测乌剌有不轨之心,现在经她招供,便坐实了贺楚的狼子野心。

    “这么一来,大殷就能有所准备了。”

    黎容点头:“倘若没有此番,大殷虽不见得会惧怕乌剌,终归一旦他们先动手,咱们便失了先机。”

    说完他沉吟着,又道:“只是这戚姑娘又是如何洞察得如此透彻的呢?”

    燕棠垂眼拿起桌上扇子,顿了片刻,说道:“我也不知道。

    “按理说任何阴谋都有迹可遁,可我们完全没看到什么确切的痕迹。

    “而说实话,就算我们能猜到乌剌不会老实,也不一定会想到会具体发生在哪个点,毕竟现在没有真到那个地步。

    “可是她都想到了。

    “有时候她让我觉得她很陌生,可有时候,她又让我觉得莫名熟悉。

    “她仿佛很容易就能抓住我的心思,知道我会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妥协而让步。”

    如果是第二个人,应该绝不会有胆子唆使燕湳偷他的衣服马匹假扮他。

    可她就是好像知道他在了解真相之后,最终不会跟她计较这些一样。

    不但做了,而且还在接着他的亲弟弟一同为之的情况下有恃无恐地面对他,一点点的担忧紧张都没有。

    那真是因为她的背后有强有力的戚家为后盾吗?

    他依稀不这么觉得。

    “如果不是确定她是戚家的人,那她还真有些可怕。”

    黎容凝眸看了他一会儿,道:“可是王爷近来对戚姑娘的态度还是有所转变了。”

    他顿了下,将扇子撇到一边:“没有。”

    黎容接着道:“我记得王爷自打小破屋里出来那段时间,对戚姑娘恨得牙痒痒。并且还说过再也不想看她之类的话。

    “但是最近却主动提出要教她骑马,然后又答应她教她擒拿。我隐约觉得,王爷没有那么讨厌戚姑娘了。”

    燕棠望了深黯的夜色一会儿,凝眉迎上他的目光:“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近来的她很奇怪。”

    黎容扯了下嘴角,说道:“是么。”

    ……

    不是么?

    燕棠并不觉得自己对戚缭缭的态度有什么不妥。

    他觉得自己仍然不喜欢看到她,并且仍然防备着她。

    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随时随地会对男人流口水的孽障转变态度呢?

    何况她还说过她一点也不喜欢他这样的人,纯粹只是为了戏弄他罢了。

    他绝不可能为她转变态度的。

    他可不是她能随意戏弄的对象。

    他刚正不阿,他守身如玉,他从一而终,他跟妖邪的她不是一路人。

    之所以会让黎容觉得有转变,那完全是因为她的举动太奇怪,引起了他的警惕。

    她对苏沛英不遗余力地帮忙,对苏慎慈突然而来的亲近,以及她同样突然而来的上进——

    虽然她还是那么乖张和不可理喻,但心细如发的他早就看了出来,她跟从前人们口耳相传的那个戚缭缭,不一样了。

    他不希望苏沛英也像他一样受她愚弄,因为她这样的纨绔小姐是不可能真正把别人的疾苦当一回事的。

    他想知道她究竟在玩什么花样,所以这才使得他不得不把一些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

    他教她骑马是因为觉得自己说话失礼而跟她致歉。

    答应教她擒拿是因为燕湳从前也受过戚子煜他们的指点,且她还答应带着燕湳一起。

    不这些都不是因为他莫名其妙而为之。

    哪怕昨晚上问她饿不饿,那也是因为看她为国效力的份上顺嘴说了那么一句。

    她不领情他正中下怀。

    ……难道不是这样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