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39章 真不纯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9章 真不纯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村口这边,程敏之他们几个及翠翘早就在燕湳的呼唤下出来了,正翘首往高梁地里张望。

    看到戚缭缭哼着小曲儿走出来,几个人立刻刷刷地迎了上去。上上下下把她看完口,确定只有些许泥污而没有被揍,才又问她:“我们现在就走还是?”

    “等会儿,等王爷出来再说。”

    戚缭缭让燕湳把衣服给他哥送去,然后又让翠翘把阿丽塔带过来。

    远处侍卫们见到她一个人出来也是很惊奇,纷纷把她请到一边来询问:“姑娘我们王爷呢?”

    “穿衣服呢。”

    侍卫们险些仰倒。

    她又咧嘴道:“身上沾了那么大摊泥,难道不用换个衣服?你们这些人内心怎么这么不纯洁!”

    侍卫们望天……

    程敏之也有些好奇,等她走回来之后问她:“这回你是怎么把他给制伏的?”

    “那还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她感慨道,光听他吼那一通都快把耳朵震聋了。

    “已经算很好了。”邢烁安慰她,“要不是怕你哥难缠,他早就把你给绑回坊去十回了!”

    程敏之深以为然。又道:“那还等他干什么?咱们不赶紧把那胡虏女人押回坊吗?”

    戚缭缭道:“别急,绑架阿丽塔不是小事,要想不担任何干系地脱身,只能把事情查到底,摊给皇上看。

    “而孙彭身份那么高,就凭咱们几个上,搞不好偷鸡不成还得蚀把米,但有王爷在就不同了。”

    既然牵扯到军政要务,没有个有份量的牵头怎么行?

    燕棠是掌兵的武将,又是皇帝近臣,有他在场,他们的行事就变得有底气多了。

    燕棠在正事上不会含糊,且一个能够在逆境之中将败势扭转的未来的大将,他必然得有几分当断则断的魄力。

    这也是刚才她怎么着都要把这事跟他坦述完的原因。

    程敏之他们俱都点头。

    站了有片刻,燕棠才把穿戴完整出了来,一张脸阴青阴青地,像马上要下雨的天。

    燕湳蔫头耷脑跟在他身后,看来还是被数落了几句。

    “人呢?”到了跟前,燕棠凝眉问。

    翠翘随即把阿丽塔给押过来。

    乍然看到了他,阿丽塔也忍不住狠狠扫了他一眼。

    戚缭缭笑嘻嘻凑近她:“再好好看看吧,这以后可就再也看不到了。”

    燕棠瞪她。

    戚缭缭熟视无睹地让阿丽塔把话再跟燕棠说一遍。

    等她说完又与燕棠道:“现在没有疑问了吧?

    “巴图他们揣着什么心思,我相信你和皇上心里都有数,但是不一定会想到他们具体怎么做。

    “我知道就算是这次真让他们得手了,朝廷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但是那样总会有些牺牲。”

    燕棠没吭声。

    他承认之前的确没怎么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贺楚在想什么,他或许不尽懂,皇帝显然懂。

    他们都知道要提防,不屈服,却没有想到他们临走了还要下个绊子。

    孙彭有把柄在他们手上,是无论如何不能摘干净了,不管他怎么选择,对乌剌都是有益的,于大殷,不过是这份利益如何损及罢了。

    他凝眉看了眼四下都等着他反应的小的们,说道:“敏之和阿烁先带着自己的人押着阿丽塔回城,在我回来之前,不得跟任何人透露消息,也不让她逃脱,可能做到?”

    程敏之和邢烁都揣着颗快蹦出胸膛来的心脏,就怕他一个不好也把他给绑起来送回坊!

    听到有任务给他们,立刻道:“能,保证能!”

    燕棠望着燕湳,脸色沉了沉:“你带着人回府,告诉各府里,就说他们几个随我办事去了,不许露马脚,能做到吗?”

    “……能!”燕湳随即也挺直了腰。但说完他又怂怂地指了指戚缭缭:“缭缭呢?”

    人是跟着他们一起出来的,尤其之前还出过杜若兰关押她的那件事,戚家见到他肯定会问起,他不能丢下她。

    燕棠脸色更沉:“你走你的,她还有别的事!”

    “还能有什么事?要去我们一起去,要走我们一起走!”燕湳不依不饶。

    燕棠望着他,脸色跟天色一样黑了。

    旁边侍卫们连忙将燕湳塞进了马车。

    ……

    根据阿丽塔交代,孙彭的女人就藏在栗子胡同,但具体是哪户却不知道。

    但这难不倒他镇北王。

    刚进城他就与侍卫道:“先派个人去周围打听,看看可有长相如孙彭的人在附近出没过。

    “同时抽两个人去把那条街所有住户人数查出来,两个人去找找附近所有的跌打大夫。

    “最再抽个人去问问附近卖米粮的,这胡同里哪户人家在绿豆小米薏仁之类的杂粮用得多。”

    侍卫们分别去了。

    南城这边住的人多是贩夫走卒,又因为靠近通往南边的南城门,乃是真正的市井。

    栗子胡同也不深,举目望了望,约摸十来户人家,且无大宅,多是两进小院儿,略有两三户阔绰些的,瞅着也不过三进的样子。

    戚缭缭想了下:“你打听孙彭我知道,去找跌打大夫我也知道,但你打听绿豆小米这些又是为什么?”

    燕棠将马缰扔给侍卫,漠然转进左首一家茶楼:“孙彭既然肯为这女人求医而背弃原则,那么必然其已病情极重。

    “病重之人十有**常年卧床。不能下地,自然胃肠不佳。而绿豆小米等杂粮有通便之能,可以同时作为线索加快速速查找。

    “——楼上包间。”

    走进店堂他与恰赶上来的小二道。

    戚缭缭有点佩服。

    前世里她也曾卧床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还真就是脾胃弱得几乎天天吃稀软杂粮。

    有了燕棠说的那些,找起来就快了,两杯茶后侍卫们就全都回了来。

    “经过查访,胡同里没有人见过孙彭模样的人出入。

    “不过胡同口进去左首第四户的三进院里,确实查到个长年卧床的女人,有仆从下人,最近的跌打大夫每月都要来诊一两次。

    “据大夫说,此女应是三四年前搬来此地的,自称姓许,叫许灵莺,没有家人,今年十九岁,此前住在通州。

    “家里开茶叶铺的,父母早年病逝,相依为命的祖母早前也过世了,现如今家里生意由表兄打理,来京是为求医。”

    燕棠听完站起来:“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