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34章 你是棋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4章 你是棋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燕湳余光瞥见阿丽塔座位上已空,便跟掌柜的发了通牢骚,然后气呼呼地撤下楼来。

    进了翠香楼,阿丽塔给了几个钱给小二:“方才进来的外头那匹汗血马的主人在哪里?”

    小二接了钱,哈腰道:“就在楼上,楼上总共只有一间房有人!”

    阿丽塔留了个心眼:“来的那人你可认识?”

    小二想了下:“不认识,但是是个锦衣绣服的少年公子,小的也不敢打听!”

    她满意了,撇下他上了楼。

    楼上果然只有一间包间虚掩着门,她轻快地走过去,到了门外倾听,只听得有杯盘挪动的声音,且还有年轻男子的低咳声。

    心下暗喜,再悄悄推门看了一眼,只见背朝门口坐着的这人,可不正就是穿着玄服束着金冠的燕棠?!

    她放心推了门,勾着唇走向燕棠对面。

    人才走到半路,突然桌上光影一闪,四面暗处猛地就蹿出几个人来!竟然瞬间就封住了她四面八方,将她团团围在了狭小的中间空地上!

    她大惊失色!

    连忙朝正面伸腿扫过来的“燕棠”看去,这哪里是什么燕棠?

    分明就是当日在会同馆跟戚缭缭一起闹过事的吴国公府二爷程敏之!

    “你们想干什么?!”

    惊慌之余她抬手应对,但她又岂是面前几个人的对手?

    当日程敏之他们三个在安达手下都未曾落败许多,更何况眼下还有他们各自的小厮相帮,而她自己的身手又哪里比不上安达?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中了他们的计!

    心慌意乱之下,她手脚更显无措,不出片刻,已经被刚好赶到的燕湳拦腰一截,打翻在地下!

    “把她绑起来!”

    这时候门外又闪进来两个人,为首的绯衣长发,缀着明珠的双丫髻下一张小脸却如寒霜:“阿烁开路!此处不宜久留,先带她离开这儿!”

    邢烁点头,随即推开后窗跳了下去。

    程敏之飞快将衣服一扒,塞进包袱里,燕湳往阿丽塔嘴里塞了破布,而后便与他押着她跳下了后窗!

    戚缭缭见他们都撤了,这才大摇大摆带着翠翘自店堂里结账出了门。

    这一片的人不见得认识他们几个,但是难保万一,自然要先转移方为安全!

    出到门外,程敏之和邢烁已经各驶了一辆马车过来,她上了第一辆,直接进了车厢,将阿丽塔嘴里的破布扯开。

    阿丽塔大口呼气,靠在车壁上怒瞪着她:“我是乌剌女使,你敢劫持我?!”

    “你算哪门子女使?你不过就是颗棋子!”戚缭缭斜睨她。

    阿丽塔大怒。

    戚缭缭却没搭理她,顺势坐在翠翘腾开的座位上,撑腰俯视她:“我之所以敢劫持你,当然是有把握你不敢说出去!

    “我让燕湳引你入瓮,难道不就是为了让你下落不明,就算是在外出了事,也是你未经通告私自出行引发的后果吗?”

    阿丽塔脸色一变,人也跟着微颤了一下。

    大殷皇帝明明派了侍卫护在他们左右,打的就是保护他们的幌子。

    刚才他们明明在对面吃茶,转眼她却在翠香楼受缚,这的确是说不清。

    就算是回头出了事情,也是她故意为之,就是要大殷赔罪,那也得扯上一番皮!

    她咕咚吞了口口水,睁大眼瞪着她。

    戚缭缭重新拿破布给她嘴塞上,然后交代马车加速。

    半刻钟后马车出了城门,一直驶到了南庄一座小院子前。

    程敏之进来绑住阿丽塔双眼,然后扭着她下了车。

    几个人鱼贯进入,到了内里,戚缭缭便扯开阿丽塔脸上的布,垂眼冷望着她:“问你几件事,答出来了我就放人,不答就押到你答为止。

    “耍花样我就卸了你胳膊腿,再把你丢回去给司礼监!老不老实,你自己选!”

    阿丽塔咬牙望着被程敏之他们簇拥的她:“什么事?!”

    戚缭缭道:“前日你们跟司礼监起冲突是怎么回事?”

    阿丽塔面色微变,咬牙望着她:“这是两国大使之间的事,我不负责政务,怎么会知道?!”

    “阿烁!”戚缭缭沉声。

    邢烁随即抽了把刀上来,刷一下对准她胳膊。

    “你们若敢伤我,仔细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可汗是不会许外人随意伤害我们的!”

    阿丽塔挣扎起来,并且咬牙狠瞪起了她。

    “我知道!”戚缭缭抬起左脚踏在她面前一摞砖块上,俯身道:“你是乌剌来使,哪怕你们部落再小,也是外邦。

    “按照两国交战也不斩来使的惯例,我若是伤了你,那就是伤了贺楚那个王八羔子的脸面!

    “他会觉得我们大殷恃强凌弱,是在瞧不起你们乌剌!

    “他一定会正式向大殷讨个说法,要是不满意,他就会发兵踏破长城打进雁门关,是不是?”

    阿丽塔瞬间色变!

    戚缭缭笑了下,露出森森白牙,又道:“说不定还不止如此。

    “因为你们乌剌如今兵力也未上十万,而大殷骑兵实力虽不如你们强,但我们有雄关猛将,以及还有胜于你们数倍的各种精兵。

    “你们这些年里四处征战,草原部落也不见得个个都与你们关系融洽罢?

    “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们单打独斗,就算在大殷手上讨得了便宜,也免不了会后院失火。

    “贺楚想挑事,他就得做好准备。

    “比如说他可以以我们今夜劫持使臣并且还伤了你作为由头,说服整个草原一起对付大殷。

    “有了共同目标,这样他至少不必担心后方遇险,我说的对不对?”

    她话说到这里,阿丽塔的脸色已经发白!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不告诉你。”戚缭缭笑,“而你必须告诉我,前日你们跟司礼监起冲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阿丽塔喉咙忽然有些干涸。

    原先还笃定他们不敢真动手伤她的想法,不知不觉已经磨灭!

    这些战事策略虽然凡是熟悉了解两邦交往内幕的人都差不多能想到,可那绝不会是一个在中原来说还未能称得上是成人的半大孩子!

    她既然能够镇定自若地阐述这些,必定有把握能伤了她且还不落把柄!

    “磨蹭什么?!还不快说!”

    邢烁刀子往下压了压,她已经觉得皮肉发痛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