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32章 我要证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2章 我要证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缭缭两度铩羽,脚步也有些温吞。

    回府后便就自路过的丫鬟捧着的盘子里顺了爪葡萄,坐在门槛上吃起来。

    庭前清风习习,不知哪里飘来檀香的气息,让人联想到青灯古刹。

    她曾经与萧珩回过竹缘寺,去探望他的师父无音。

    无音还赠过她一串佛珠,以及一些赠语,她已经忘记了。

    那时候她跟他已经貌合神离,不过是奉旨而为。

    回京的时候他就带了个长得很漂亮的民间女子同行,后来成了他的侍妾之一。

    杜若兰在他的生涯里实在称不上什么要紧的人。

    至少后来那几个他就没再让她们来求她,而是他自己做主收了房。

    她自己都没把杜若兰太放在心上,没想到燕棠却还记在心里。

    他这是怀疑她来历可疑?

    看模样,那番话倒像是憋了很久了似的。

    不过他再怎么生疑都好,只要她不说,这种事情没有人会想得到。

    眼下倒是会同馆这事得想个主意出来。

    在靖宁侯那里被拒之后,她本就对燕棠的态度有了几分底。

    她再努力一把或许有可能将他说服,但显然他也无法去说服皇帝。

    谁知道她是自未来回来?谁又会相信?她告诉燕棠,燕棠必定更加把她当成妖孽,即便不,他又怎么跟皇帝解释?

    很显然,任何一个有主见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听凭她几句话摆布。

    但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她连这样的事情都无法扭转,那她还谈什么改变将来?

    朝上这边没辙,她就得往争执的两方上动动脑筋了。

    那爪葡萄吃完,她就找到了正在房里练飞刀的戚子泯:“你再找几个人去盯盯孙彭。”

    戚子泯想了下:“掌印太监孙公公孙彭?”

    戚缭缭点头,整个大殷名气大的姓姓的太监除了他孙彭也没有别人。

    自打永郡王府那里见过面,至今她仍不明白孙彭跟巴图他们有什么瓜葛。

    近来这些事情又是他一手负责,再加上前世他因此送了命,那么在说服身边人走捷径无果的情况下,她先盯盯他总没有坏处。

    她总有预感,孙彭的态度变化背后定还有原因。

    如果这番强硬态度来自于皇帝,那么以皇帝的立场,前世里文官要杀孙彭的时候,皇帝不可能一句话也不替他说。

    那个时候文官已经势大,对皇权也有了威胁,孙彭哪怕是有私心有错误,却是皇帝多年心腹,无论如何也应该保他一保。

    当然这些事情牵系利害太多太深,细究起来就复杂了。

    总之皇帝对北地众邦的态度是虽然不屈服,但面上向来做得圆滑,否则不会只在阿丽塔找过杜若筠之后,派了侍卫跟随,而不是直接捅破他们的心思前去质问。

    ……戚家有的是下人,这对戚子泯来说不是事儿。

    他立时踌蹰满志地去了。

    戚缭缭想了一晚上,翌日学堂里就跟程敏之他们道:“放完学上我家来,我有要紧事情跟你们商议。”

    大伙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燕棠近日已经卸下了

    指挥使的差事,皇帝听去过屯营的老将们说他练兵练的还不错,士气大振,干脆让他先在屯营里呆几个月再说。

    早朝时下了场雨,天气乍然凉快了些许。

    议完政,皇帝又过问起会同馆的事。

    孙彭上前道:“……正在如常进行,最多日,便可定局。”

    皇帝点头,接而又问了两句,便就唤孙彭退下了。

    燕棠凝眸立了半晌,眼看孙彭出了殿门,忽而也扭头冲上首道:“臣听说昨日乌剌那边对于马价之事反应有些激烈,还曾与司礼监争执起来。

    “贺楚诡计多端,是不是也该提防一下,省得回头被他们利用了?”

    皇帝垂眼看着手里奏章:“孙彭一直负责与巴图接洽,也不是什么新人了,朕放心让他去办。”

    又头也没抬地说道:“去忙你的事去吧。”

    燕棠也就没说什么了。

    本来他就觉得戚缭缭这话忒不太靠谱,可鬼使神差地他居然也还是说了……

    刚放了学,戚缭缭就跟翠翘道:“去送个信给黄隽,我今儿有事,让他别来。”

    程敏之他们家们都没进就直接到了戚家。

    喝了杯红缨递来的酸梅汁后感觉特别舒爽。

    燕湳道:“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

    戚缭缭拿了块点心吃着,先把前儿会同馆的事情说了,然后就道:“他们在京师前后都待了这么长时间,夭蛾子出个不断,还刚来就让咱们拿下个安达,回头还不知道怎么交差。

    “临了又出了这么一桩,我很难相信他们没有阴谋。可是你哥和我哥都觉得我是杞人忧天,我很忧虑。”

    大伙听到居然是这么正经的事情,都不由得把背脊也挺直了。

    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那我们要做什么?”燕湳摸摸头,“我倒是可以回头去气气我哥给你出气。

    “可你哥这边我下不了手啊……”

    就是下得了手他也打不过。

    戚缭缭无语:“谁让你给我出气了?”

    “那你这是——”

    “我是在担心巴图背后有阴谋!”她敲着桌子说。这帮熊孩子怎么就抓不到重点呢?

    大伙总算听懂,纷纷咳嗽起来。

    程敏之斟酌着用词道:“可你这……也没凭没据啊!”

    就凭他们起争执就猜测巴图有阴谋,别说靖宁侯和燕棠不信,他们也很难相信……

    “所以我就要找证据让他们相信!”她放下杯子说:“孙彭这边我们不好下手,弄不好要说不清。我们只能从会同馆这边寻找机会,刺探内幕了。”

    程敏之道:“怎么刺探?”打架他常打,这刺探的事他没做过啊!

    燕湳看看他们,喃喃道:“要不,抓巴图出来拷问拷问?”

    程敏之和邢烁都望着他:“抓巴图?你是傻了吧!他可是外邦使臣,敢抓他,咱们到时候回家不得被揍死?!”

    燕湳耷了肩膀。

    戚缭缭捧着杯子,环视着他们说道:“巴图不能抓,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说着她招手让他们靠近,压低声音细细的说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