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31章 吼也没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1章 吼也没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杜若兰那事都过去多久了,戚缭缭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更没想到那天夜里他居然也在。

    不过她快速回想了一下,当时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可能对她的出现存什么疑惑。

    便就说道:“你真是想多了!

    “要说恩怨,我跟他恩怨多了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成天打架闯祸,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十几年里朝夕相见,怎么可能只有那么一桩恩怨?就好比我和王爷,自打小黑屋之后,不是也一直恩怨纠缠到现在?”

    说着她把脸凑到他面前,一本正经地望着他。

    燕棠寒脸:“戚缭缭!”

    戚缭缭笑起来,又说道:“我说实话你总是不信。那我不妨告诉你,我就是看那些满肚子阴险勾当的小人不顺眼。

    “除了杜家姐妹,还有姚氏母女,还有很多很多……

    “要不是因为我生性如此,我又怎么会去帮阿慈和她哥哥呢,你说是不是?”

    燕棠凝眉望着她,板脸道:“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既然有事后对付杜若兰的能耐,为什么当时还会上她的当?

    “她和荣望锁你的时候并没有别的帮手,从你那夜里自救脱身所具备的脑子来看,你完全有能力脱险。

    “你又为什么只会在那里急得大喊,然后发病?”

    戚缭缭觉得他是个硬茬儿。

    不过这难不倒她。

    她懒懒在他身旁椅子里坐下:“人总得吃堑长一智,可不正是因为我之前太笨,所以才差点送命么?

    “经过这个惨痛事件之后,我痛定思痛,决定再也不给任何人欺负的机会,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近来这么努力的原因。”

    她跟杜若兰的恩怨深了去了。

    打从看到她跪在她面前开始,有将近一两年的时间她看到男人靠近就想吐!

    这还真不是矫情。

    萧珩的出现,使得那会儿正孤独地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的她,感受到了比从苏沛英那里还要热烈和不同的依恋,她顺理成章把他当成了余生最信任可靠的人。

    但这个人却从根源处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他用他的多情与滥情,使她明白了这世间只有她最天真。

    哪里有什么忠贞不渝?

    哪里有什么非卿不娶?

    不光他可以在她之外同时与杜若兰苟合,杜若兰也同样可以忍受和她同享一个男人。

    她才知道,在许多人眼里,情和爱都是可以轻易产生和随意施与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是个笑话吧?

    世间大把的人不图天长地久,只争朝夕,只有她还在傻乎乎地盼着有人独守着她终老。

    她对白首共老的理解,成了她凭空构造出来的并不存在的华厦,杜若兰与萧珩合力摧毁了它,使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手筑上的一砖一瓦化为灰烬。

    她的受伤,是因为信念没了。

    她早就不再恨杜若兰,她只是鄙视她而已。从萧珩碰了除她以外的女人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在乎他了。

    她连他都不在乎,会在乎他身边的女人?

    如果不是他的那些侧妃侍妾们老来招惹她,恨不得她这个正妃早点死,她又怎么会让她们陪葬?

    她想象了一下她们死后萧珩面对着一屋子尸体的样子,禁不住跷起二郎腿。

    燕棠不知道她在得意什么,但从她的懒洋洋里也看到一丝让人心惊的沉静。

    午后的风扬起窗幔,飘飘浮浮的,略让人感到胸闷。

    他相信他在观音庙残墙后看到的那个戚缭缭,并不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个被困后只会哭闹呼喊的她。

    甚至也不是他每日里看到的那个成天嬉皮笑脸混蛋又恶劣的那个她。

    在这副表相之下,隐约还隐藏着一个会在杜若兰面前清冷决绝的她,在衙署里提醒他要如何栽培燕湳的她。

    同时在他杀完那么多鞑靼人之后,不但不曾惊呼喊叫,而且还幽幽地问他有没有杀过人的她。

    她还说有人活着,死的人才有价值……

    他想象不出来,经历过什么事情的她才会有这样的感悟?

    “话说了这么多,你满意了没有?”正神游间,她忽然又开口了,“我们来说说乌剌。”

    他静默片刻,凝眉睨着她:“这件事情我不可能答应你。我也做不到。

    “乌剌揣着什么心思皇上心知肚明。朝上有的是能臣贤臣,倘若能由你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家一句话左右了朝政,那偌大朝堂哪还有什么秩序可言?”

    就算他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终归无凭无据,朝官们各司其职,他们若无能,大殷不会有眼下这样的局面。

    戚缭缭停下二郎腿:“防备防备总没错——”

    “我看你还是先防备着哪天闯祸,会不会又被禁足吧!”

    燕棠被她的展露出来的陌生一面弄得心烦,端起杯子下起逐客令。

    戚缭缭顿了下,蓦然间起身撑住他身后条案逼向他:“万一他们得逞了朝廷就得打仗,打仗就得死人!

    “而且死的还不只是一两个!搞不好你也得上战场去送命,你就是去试着说说又怎么了?!”

    端着茶的燕棠冷不丁被她扑过来,纵是沉稳,也禁不住顷刻间身子绷得笔直!

    再被她凑过来这一质问,额头都已经快触到她刘海旁的小绒毛,便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冲压在咫尺上方的她怒吼:“戚缭缭!”

    “吼什么吼?吼破喉咙也没有用!”戚缭缭道:“天天这么吼我,侍卫们早都司空见惯了!难道还会来救你不成?!”

    燕棠面沉如水,目光如刀,被她绒毛触过的地方火辣辣……

    “滚!”他说道。

    戚缭缭定望着他笑起来,然后才慢吞吞地把身子收回。

    “凶什么凶,你们男人又没有什么《男训》《男诫》要遵守。——你就是不答应我,道理我也得跟你说明白是不是?”

    她笑着把自己的茶端起来喝了,然后又睨了一眼明显松了口气的他,抬步走了出去。

    燕棠保持着紧绷的姿势半日未动,直到她跨出院门后才阴沉着脸收回势来。

    余光瞧见门口几名侍卫正嘴角抽抽地拿眼角溜他,他又沉着脸喝道:“都抽风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