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29章 这酒真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9章 这酒真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也不全是我做的。”戚缭缭说,“阿慈女红做的好,我最近天天跟她在一起,也学了些本事。

    “这鞋底是我纳的,花是她绣的,我从来没做过这些,忽然就纳了两双鞋底出来,很高兴,就请她帮着做了鞋面。”

    说完她马上又道:“我以后一定会亲自做双完整的鞋给你们的,说不定比这还要好。”

    为了把谎圆过去,她可是早就做过了准备。

    提前好些天就跟苏慎慈“请教”过针线上的事,后来又真的请她绣过两幅鞋面。

    然后她把苏慎慈绣的收了起来,而她自己重新做了完整的。

    这样,哪怕是将来沈氏他们跟苏慎慈闲聊说起,也不至于会露馅。

    变成戚缭缭这几个月,要做到完全不漏马脚不是件容易事儿。

    先前为了拿回燕棠的刀子得了个青批就已经够轰动了,她当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与可是其隐藏自己,还不如有计划地“暴露”。

    那天红缨提到沈氏特意让厨娘给她做饭的时候,她就想到可以先把针线活儿这项露一露。

    正好也可以让他们都知道知道,他们这儿成天呆在一起是相互往好的方向在影响彼此。

    果然沈氏听到这里就相信了。

    她笑道:“我就说嘛,你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突然这么能耐?

    “不过这鞋底也是纳得极好了,我瞧着,倒比这鞋面做的还要好的样子!”

    说着她就高兴地弯腰试了起来。

    靖宁侯见状,也喜滋滋地穿着下了地。

    ……戚缭缭会做鞋了这种事也能轰动了府里上下……

    很快,除了杨氏和戚南风,以及靳氏,其余剩下在家的可全都来了!

    一个个如同看镇宅之宝之似的激动地围着她转,拿着两双鞋传阅了好几轮,令戚缭缭觉得他们只差没拿去祠堂跟列祖列宗报喜了!

    不就是两双鞋嘛……

    她改天要是做身衣裳出来,他们不得把她给供起来?

    ……戚缭缭决定给他们每个人做双鞋。

    翌日沈氏穿着新鞋上永郡王府去串门。

    傍晚回来的时候,除了带来戚如烟对戚缭缭半嗔半喜的数落,还有萧少寰给她和戚子煜他们的各色特产。

    萧少寰前些日子去了云南成王府,昨儿刚回来,带了不少当地的新鲜玩意儿,正打算明儿过来拜见舅舅们,不想沈氏去,就请她先带回来。

    回府后大伙都在正院里说话谈云南,靳氏忽然想起来:“缭缭也挑两样用得上的给淮之和阿棠去。

    “他们尽心尽力教你本事,咱们可还没正经谢过的,不能这大咧咧地觉得人家该咱们的。”

    杨氏觉得有理:“咱们家自己有屯营,也不缺人教,他们肯答应,已很难得。

    “——你瞧瞧哪些用得上的,只管挑出来送过去,再好好谢谢人家。”

    戚子赫闻言,就把手里一柄尺来长弯刀送过来:“这个不错,可以拿去。”

    戚子湛也把手里一成套貂皮推过来。

    戚缭缭都看了一遍,然后便从其中挑了几样拿了,去完程家,又到了王府。

    燕棠刚刚回府沐浴完,衣衫都还没有系结实,看到戚缭缭他便例行皱起眉头。

    “我嫂子让我来答谢王爷,还让我多谢你近来这么耐心地指教我,一点小礼不成敬意。”

    戚缭缭看到他不高兴就乐!笑得眼弯弯地把手里一只盒子推过去。

    燕棠一点兴趣都没有。

    毕竟所谓的请吃饭就是一碗羊蹄子面,他还能指望她能送出别的什么好东西?!

    戚缭缭赶着吃晚饭,也就没多留。

    燕棠等她走了定坐半晌,才又扭头瞅了瞅那盒子,打开瞄了瞄。

    盒子里躺着柄象牙骨扇,上面刻纹繁复花哨。

    骚包得要死……

    他扫了两眼,丢在几上。

    半刻后拿起来又扫了两眼,然后把门外侍卫叫进来,说道:“去看看淮之在干什么?”

    程淮之正在房里看着手上的酒坛子。

    下人来报说王爷来了,他随即放了酒迎出去,笑着跟漫步走过来的燕棠招起手来:“来的正好!

    “缭缭刚才给我送来两坛好酒,咱们把子煜和阿烁他们叫过来聚聚!

    “这酒闻着挺香,听说自云南带回来,成王也爱喝酒,他的东西应该很不错!”

    燕棠抖开骨扇,慢摇道:“是么。”

    ……

    基于近来戚缭缭对于家里小动物的杀伤力,靖宁侯把廊下的宝贝鹦鹉暂且寄存到了永郡王府。

    而他听说她居然已经能跟戚子渝过招,高兴之余又不由有些忧虑:“你近来学这个学那个,一天到晚就没见有个消停的时候,身子吃得消?

    “没觉得心慌气短或者提气不上来什么的?”

    戚缭缭还真没有。

    刚回来练习扎马步那阵她就怀疑过随着换魂,自己的病症也消失了,毕竟只是猜测。

    如今几个月过去,还真就没有半点不适。

    初初还有些不大能协调,到如今为止,她的灵魂与身体早就完全融为了一体,没有半点生涩感了!

    当然她也暗暗称奇,按说这病该落在身体上才是,跟灵魂能有什么关系?

    她觉得要么是这还魂之事太过玄妙,要么,就是原身的病症另有什么说头。

    但不管怎么说,她不发病真是太好了。

    戚子湛最近又开始研制冰饮点心。

    趁她午歇刚醒时端来了可口的酸梅汁儿,还有清凉的薄荷云片糕,清香的马蹄糕,以及看上去就像肌肉一样恨不能伸手去摸一把的古铜色糯米小发糕。

    “这可不是平常做的发糕。除了把米浆磨得极细极稠,我还加了些羊奶,以及还有果肉粒,保证好吃。”

    戚子湛说到吃的总是像秀才做文章一样利索。

    戚缭缭尝了尝,又不免想到他们慕名去天机楼拜的那位厨子。

    天机楼已经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业。

    她前几日和程敏之他们外出时也曾去打听过,那江厨子没了生计,又不肯轻易去别的饭馆掌勺,如今倒是闲在家里。

    这当口去求师应是比起那会儿在天机楼来要机会大多了。

    “好哇!你们吃好吃的也不叫上我!”

    正说着,戚子泯忽然挥着汗进了门。

    戚缭缭把还没来得及喝的果汁儿推过去:“你上哪儿了?这么满头大汗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